留白留空

留白留空

火山

逐渐到了联合国提到的中年界限“44周岁”,这一年发现了改变。改变了生日的态度,开始在家小范围过起了生日,于我来说,生日宴是种奢侈,一直都是拒绝的。既然讲究点仪式感,那就加点权数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将近中年,我也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航行轨迹,心中留空增强了,以前以为实有为“幸福”之源,其实正如杨绛先生所提,心里的蔓妙只于个人心境有关,其他都是暂时无关的,虽然暂且有点关联。而我的留白之思,最早在入学期间,虽然喜欢听课学习,但是总是学不进去,贪恋着大自然的无限张力,甚至贪图口水之福,偷人家的三华李、早李,以致于二年级时,连乘法口诀都背不下。那时父亲是位数学老师,他也因此受到他同事的笑话,父亲严厉地告诉我,你年龄太小,二年级留级吧;留多了半年,终于背过了乘法口诀。

图片发自简书App

虽然喜欢学习,但是心目中还是对生命的原力及张狂,有点渴望的;喜欢无边探索事物的边界,也喜欢谨慎了解各种人情世故,虽然最终显得不太世故,只是不太愿意世故吧,因此好一段时间,我都是“白痴”的状态,甚至在课堂上也是“留白”的。其实留白过多,也是不行的,因为谁愿意往来有“白丁”呢?在我的认知中,“白丁”是一种薄薄的一层,它时刻具有分裂或分化的能力,在树干中,它往外分化出韧皮部,里面可以输送有机物,往内它分裂出年轮成为木质部,里面可以输送无机物。这种衍生复原的能力就仅仅是这个薄层能诞生,虽然这个薄层是寄存于这个相对成熟的结构中,其实它的维护能力也是有限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木工把树干刨下来时,树皮和这个“白丁”层(形成层),最快削除——只剩下刚硬的梁木(木质部),里面的无机部分也无法流动了,因为都砍断了。人作为栋梁之才,也是如此待遇的吗?看到远处的巴别塔,看到景仰处的高山仰止,我不禁逐渐沉默,因为表面的热闹与繁华,往往掩饰了人性深处的设计。我们来到了,就以为得到了,其实无所谓得到,继续留存着精进之心、好奇之意,不断无声留白、留空,给人家以更多的余地去施展,我相信经得起考验的,才是真金。虽然金子可以融于“王水”,若它懂得适当止行,与王水保持着距离,我相信它还是能够发光而渐渐绽放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人羞于见识此种光芒,缔造一个巨大的保险箱,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那个矗立于眼前的箱子;若有衍射射线般的穿透,我估计不少人会发现另外的“真金”的。只是可惜,我们就看到见到的“事实”,真金蒙尘或蒙箱,最好使用移形换影之术,重新焕发它的光芒。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倒不如出去游历一下,在不太计较的情形下,游历之地处处是春天,因为您的到来,让那片土地开“华”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您看起来孑然一身,其实就是您的“留空留白”,让无数的人得益又得利啊。祝福那些一起互相搭建、搭架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