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神掉进了少年天才圈,要办天才少年团,还想给天才改名字

《天医殿》第36章:少年天才竟然这么多

  财神掉进了少年天才圈,要办天才少年团,还想给天才改名字

       财神说他代表的是椰子岛研究院,他是研究院的投资人,撒旦达就让他回去了,说是财神没有资格跟他合作,也没有解释任何原因。财神意外地被打击了,感觉应该是自己某个地方没有安排好,哪有不接受送上门的生意的,就问老师和希瑞师,旁观者清,想要知道原因。

  碧玺本来正在听他们说话,却突然贱兮兮地爆了个料,埃米尔把面试官锁喉的事情。几个人都觉得碧玺有点无厘头,财神甚至都想要对着她的脑袋敲脆梨了,碧玺却突然一本正经地给大家做了一个分析。

  “我觉得这事情跟埃米尔有关系,相信我吧,一准没有错。当时,面试官被埃米尔锁喉之后,脖子上留下的血手印,好多人都在猜测是谁干的,他们都没有猜对,只有我猜对了,是埃米尔干的,后来是埃米尔自己承认的,确实是她干的。这件事情,我认为,也是跟埃米尔有关系的,应该从埃米尔入手。”

  “你们觉得呢?”财神沉默了几秒之后,问老师和希瑞师。

  “我认为肯定是跟埃米尔有关,我们不就是因为看了埃米尔让艾玛调查撒旦达的信息,才来米国找他的吗?”

  老师提醒了一下他们来米国的一手信息获得渠道。

  “撒旦达不知道椰子岛研究院是埃米尔的,如果你说是代表埃米尔的研究院,估计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希瑞师也不明白埃米尔为什么让艾玛去撒旦达,但是,这里面肯定是有关系的,反正现在也没有地方问,埃米尔昏迷着,撒旦达肯定不会说,与其乱猜测,不如直接报埃米尔的名字,他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案。

  听了他们三个人的分析,财神觉得应该是自己的一个失误,立即更正,再次联系撒旦达,说是代表埃米尔来跟他谈合作的,连椰子岛研究院都省略了。

  出乎意料地顺利,撒旦达说已经安排好,让他们直接过去参观他的研发部门和科技产品,连财神代表的到底是哪个埃米尔都不问,似乎财神他们的一切都被撒旦达窥视了一样。虽然感觉有些诡异,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这是财神看中的一个潜力股,就勇往直前了。

  “你上次代表的椰子岛研究院是谁的?”

  撒旦达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财神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埃米尔的。”

  财神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他,既然确实是因为埃米尔,那就直接告诉他是埃米尔的,而且有点趾高气扬的,刻意加大气场的感觉。

  撒旦达完全不介意,热情地陪着他们参观,似乎是随意地问了一句,也可能装的随意,“埃米尔为什么不来?是疫情还不够严重么?”

  “埃米在昏迷中,好几天了。”财神这次不打算跟他打太极转圈圈了,而是直接对他告知埃米尔的客观真实状态,也想看看他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那真是太遗憾了,她会醒过来的,你不用担心。还过,还有人在等着她去拯救呢,如果她醒来的太晚,这个世界就会因为她的昏迷,而失去太多的生命,人类也会失去最优秀的一批科学家,医学发展会倒退上百年,昏迷的罪孽深重啊。”

  财神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鬼,埃米尔昏迷,跟世界,跟人类,跟生命,跟医学发展,有个鸟的关系啊,埃米尔就是一个小姑娘,碰巧是椰子岛研究院的创办者而已,而他还是研究院的投资人呢,现在是资本管理者了,离了他财神阿华,研究院玩不转才是真的,财神在心里暗自腹诽。

  撒旦达的公司很大,除去路上的时间,仅仅是实验基地,他们就参观了整整一天,却被告知那只是冰山一角,四个人无不吃惊,感觉椰子岛研究院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撒旦达似乎懂一些华亚人做生意的风格习惯,晚上竟然还安排了晚宴,而且是华亚餐,还有华亚人喜欢的四酒,白酒,黄酒,青酒,红酒,四人对撒旦达好感顿生。四个颜色的酒轮过了一遍,就跟撒旦达称兄道弟,直接口头拟定合约了,撒旦达说,这一单,至少会让埃米尔赚上百亿米刀。

  酒精作用下的财神,听到百亿米刀,大脑直接跳闸到了万亿米刀,百亿米刀,只是第一单啊,第二单,第三单,第四单呢,千亿米刀,万亿米刀,都会实现哒,财神飘飘然,感觉研究院已拥有了亿万米刀。

  正做着亿万米刀的财富梦呢,埃米尔的信息就来了,他不想让撒旦达知道埃米尔已经醒了,就赶快假装去洗手间,给埃米尔回复信息了。埃米尔只是一个小姑娘,说万亿米刀,担心吓着她,就按撒旦达说的第一单,百亿米刀,回复了埃米尔。

  百亿米刀,也会吓着埃米尔的,但是,他实在想要跟埃米尔分享这个财富喜讯,吓完之后,应该就会高兴了,财神阿华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很想和埃米尔通一个语音或视讯什么的,又担心被人听到不安全,还是忍住了。

  更让财神开心的是,埃米尔竟然提供了一个什么金凤凰的信息,叫什么喜塔拉,这名字比埃米尔还奇怪,现在的父母真是大脑奇葩,给孩子起的这都是什么名字啊,财神阿华不能理解,像自己的名字多好,阿华,就是华亚的华,爱国写在名字里,一身的正气。无论是什么名字,让她加入就对了,他的团队有点小,看了撒旦达公司的规模,心理上有点弱弱的。

  财神一边摇头,一边开心,他不理解这些名字有什么好,这么优秀的孩子,起的全是混蛋一样的名字。什么,这个喜塔拉正在大闹米联储,财神吓了一跳,揉揉眼睛,认真看了看,没错,埃米尔信息上是这么写的,这孩子可真够胆大的啊,得赶快去把人弄出来,晚了该出事了。

  财神回去招呼了一声,急事!就带着自己的人,驾上小飞机,去赶场救喜塔拉去了,因为有外交官的介入,他赶到的时候已经没事了,接上喜塔拉就赶紧地让她吃太岁羊肉饺子,管她疑似还是真的是,他相信药王的太岁效力,应该就是预防针的效果,疫苗,财神这么理解。

  财神与撒旦达的第二轮谈判,被迫中断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经天亮,只能提前结束了。再赶回去,直接开展第三轮谈判,这次加上了喜塔拉,财神感觉说话都有拉风的感觉,他的小团队实力大增。

  喜塔拉虽然年轻,却是难得的资本界人才,在各国央行,投行之间转来转去,对资本运作熟悉得跟吃饭睡觉一样,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惊人的资本运作与管理预案。

  她的个人收入每年都有数亿,只是架不住家里的负担实在太大,要照顾三个没有像她一样成为金凤凰的乌鸡弟弟妹妹们,以及他们众多的小乌鸡孩子们,还有上一代,上上一代需要瞻养的老人们。

  为了把乌鸡全部变成彩凤凰,喜塔拉也只能做一个圣母,向孩子们投入大量的教育基金,不是仅仅管他们吃饭那么简单,东一笔,西一笔的开支,金凤凰也架不住啊,她也需要去赚更多的钱,才能让家里保持正常生活状态。

  在飞回去跟撒旦达进行第三轮谈判的途中,财神与喜塔拉一直在做撒旦达合作案的交流,喜塔拉从专业的角度,并不完全认同财神的做法。她认为如果没有资本的黑洞,这里面一定有其他的内幕,这项合作,表面看来是非常好的,稍微细想,就会感觉漏洞百出,需要再做实地考察之后,才能决定是否合作,不能因为百亿米刀,而打翻了船。

  财神并不怎么相信,但是,喜塔拉连米联储都敢闹,二十岁就取得了金融博士学位,应该是跟埃米尔一样,曾经也是一个少年天才,而且,她说得头头是道,专业知识比自己强多了,稍事犹豫,还是采纳了她的建议。

  先带喜塔拉去做第三轮谈判,然后,等那个叫梅优迪的心理学科学家来了,再做第四轮谈判,财神心里想着,虽然采纳了喜塔拉的建议,但是,并不一定要完全听她的去做决定,埃米尔昨天晚上,还同时把另一个叫梅优迪的资料也发给了他,他觉得懂心理学的人,尤其还是心理学专家,研究心理的科学家,更容易控制谈判的局面。

  梅优迪好像也是一个少年天才,也还是这种混蛋名字,财神有点期待,又有点不满,但是,这些少年天才又不是他的孩子,人家起什么名字,他也阻止不了啊,财神无奈。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少年天才啊,财神突然发现,自己短短的时间,竟然认识了好几个,以前可是只在新闻里才听到过的,难道自己掉进少年天才圈子里了吗,还是少年天才太多,让他没几天的功夫,就认识了这么多,感觉不值钱了似的。

  还有,这些少年天才,还都是女孩,都有奇怪的名字,混蛋一样的名字。接下来,会不会有男孩子啊,名字是不是刚好相反,就跟自己一样,名字是阿华,阿亚什么的。不知道李槟槟算不算是少年天才,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样子,都有自己的实验室了,听老师说,实验室是高科技的。李槟槟的名字还行,听起来比较像是正常人,如果男版的少年天才是这样的,来一打也不算,至少不用天天头痛他的名字问题。

  财神不知不觉地,竟然做起了组建一个少年天才团的梦想,小飞机都到撒旦达的公司了,他还在看着希瑞师的后脑勺在神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