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潇潇洒洒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话外音从空宇中的远方传来,一字字、一句句敲击着北江市古琴大赛主会场上的人心。坐在高台上的卓飞声、俞平、钟离、嵇子见惊讶得站了起来。

北江市的领导一个个大张着嘴,望着空中的景象。孙部长的心中更是汹涌澎湃,这是人能做到的吗?这只有神仙才能做到的啊!

昨天郑扬说的那些话,孙部长并没有相信,只是把他当作小孩子过家家的玩笑,他郑扬才多大的人,二十岁多一点,他还说他辞职不干以后保证自己能当上部长,怎么可能的呢!

孙部长是很佩服郑扬的工作能力的,孙部长的心里没有嫉妒,有本事,有能力的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一次的北江市古琴大赛,郑扬力排众议,否决了以往的继续在北江市公园里举办,改为在北江市天女河风景区举办。

孙部长开始的时候也是不同意的,毕竟在北江市公园里举办了许多次了,轻车路熟,他郑扬第一次接手举办北江市古琴大赛,就改弦异辙去一个完全不可能办得成功的地方举办。

由于郑扬的强势,孙部长也没有办法,许多人都在准备着看郑扬的笑话的时候,他郑扬办到了。这一次北江市的古琴大赛,比以往的任何一次古琴大赛都要好,恐怕从此以后,除非郑扬继续举办,否则不会再有这一次的空前盛况了。

李煜的的《春花秋月》余音袅袅,会场上的人激动的鼓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古琴还未弹起,就如此的热烈气氛,孙部长的心中默默点了点头,他相信了郑扬!郑扬是传奇,他说到就能做到。

站在高台前面的郑扬,嘴角扬起微微的笑容,飘然飞向空中的影幕上,就好似飞天的仙人一般。

哇!神仙!我们看到神仙了!

主会场上乱了,有双手合什念阿弥陀佛的,有作揖的,有趴在地上磕头的。坐在会场高台前的灵儿、晓彤、庄雅、小惠、李雪、小文激动得绞着双手,眼睛里无限的含情脉脉。

高台中间的北江市领导,还没有从刚才的《春花秋月》词中醒来,忽然看见郑扬飘飘荡荡飞向空中的影幕,他们知道,这主会场的空中没有什么投影设备的。

他是怎么办到的?神仙?领导的心动了,想起早上郑扬来北江市政府,将辞职报告随便地丢在自己的手上,便转身扬长而去,那辞职报告上仅写着几行字,不干了!

空中,郑扬脚踏祥云,一伸手向着空宇中抓去,一架古琴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古琴通体幽黑晶莹,琴身上古韵悠香,放着淡淡的温柔的白光。

这是怎么办到的?他难道真的是神仙?

高台上,依然是站在高台中间的卓飞声、俞平、钟离、嵇子见望着空中的郑扬伸手一抓,从空宇中抓出的古琴,四个人老泪纵横,伏羲琴!

孙部长也发现了郑扬手中的伏羲琴,他从小学琴,也钻研过古琴艺,对古老的名琴也有所了解!听四老激动地说出伏羲琴三个字,孙部长也震惊地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高台上乱了,会场上乱了!许多听说过伏羲琴的和知道伏羲琴的互相解释着伏羲琴的来历,不知道伏羲琴的便痴痴地听着。高台之上,北江市的领导听着孙部长在讲伏羲古琴。

伏羲玉琴。伏羲以玉石加以上天丝弦所制出的乐器,称之为琴。此琴泛着温柔的白色光芒,其琴音能使人的心灵感到宁静祥和,据说拥有能支配万物心灵之神秘力量。

伏羲制琴的时候,叫人把梧桐砍来,要选择三丈三尺高的,然后截成三段。这三段的意思表示天、地、人三才。选木料时,他先取来一段,敲一敲,如果声音太清,认为木质过轻了,不要;再取另一段,敲一敲,声音要是太浊了,认为木质过重了,又不要。

最后,再取来不轻不重的一段,用手指弹一弹,声音清浊相当,轻重也适宜,便把这木材送进流水中,泡浸七十二天,然后,取出来阴干,再请高级的匠人制成古琴。

琴棋书画四种艺术,一直为历代文人墨客所青睐,而琴乐则是在四种艺术中渊源最为久远,且流传了3000多年未曾断绝的艺术。

琴一直是古代文人自我陶冶的一种雅好,闲暇之余,烦闷之时,一曲歌,既可以娱情又可以发泄心中的愤懑。

传说在公元前三四千年的上古时代,伏羲在天地的正中央,借助神明之德,在东方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伏羲时时察看人间,履行天帝教诲民众的职责。他看到人们吃生食,就取来自然火种传给人们,让人们改变了茹毛饮血的饮食习惯。

他仰观天象,俯瞰地形,就发明八卦符号来帮助人们记载发生在生活中和自己身边的各种事情。伏羲看到人们吃鱼比较困难,就模仿蜘蛛结网的样子,编织成渔网,教会人们捕鱼,伏羲还想为人间的生活增添乐趣和欢乐,他总想创造出美妙的乐器来。

一天,伏羲来到西山桐林,看见朵朵祥云托着两只美丽的大鸟翩翩降落在一棵梧桐树上,其余的鸟纷纷飞到别的树上,朝着两只美丽的大鸟齐鸣。伏羲惊异道:“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吗?”

那两只大鸟“即足即足”地叫起来了,旁边的百鸟也都一齐叫了起来。那个叫声“即即即”的是雄鸟凤,那个叫声“足足足”的是雌鸟凰,因为凤凰能通天应地,协五音、合九德,非竹不食,非醴泉不饮,非梧桐不栖。

所以,伏羲认为,凤凰降临的这棵大树必是桐林中的神灵之物,于是,伏羲砍下那棵树制成了乐器, “伏羲见凤集于桐,乃象其形”,削桐“制以为琴”(《太古遗音》)。从此,就拥有了中华民族自己的标志性乐器——琴。

伏羲制琴十分讲究。他认为凤凰是百鸟之王,不是梧桐树就不会在树上栖落,于是认为梧桐是非常优良的木材。伏羲制作的古琴便是伏羲古琴。

正所谓:“凤栖于桐,结丝为弦,始祖伏羲,斫木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