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蛇的人

文丨林下生风

夜微凉,马路上东遥西晃着一个醉汉,他刚从KTV出来,路两旁的路灯,车来车往闪烁着灯光,强弱于否,对于醉汉迷离的双眼,已是多余的。

醉汉叫王远,刚刚与老婆离了婚,孩子在老家跟着自己的父母,王远的父母也是黑发渐少,白发渐多的老年人了。

王远是某快递公司的业余员,老婆给他带了绿帽子不久就铁了心孩子也不要了。

左手提着酒瓶,王远摇晃着送快递,老板得知后,就把他给开除了。王远没了老婆,失了业,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

这一天,王远又喝了个醉醺醺,踏上了他的一脚踹摩托车,东摇西晃的蛇行在马路上,路遇无栏杆桥,王远嗖地就扎进了河里。

经河水一呛,王远酒醒了三分,他连滚带爬的上了岸,落汤鸡模样的王远托着浑身的泥水,回了家。

家是所谓租来的房子,除了房东的一张床,一个木板搭的桌子,别无其他。暖壶里也没有一点水喝,王远一天没有吃饭了,肚子里就是那几两白酒,胃一阵一阵的往上泛着酒气。王远躺在他和老婆曾经的双人床上,鼾声如雷。

第二日找工作回来,又是喝的个醉醺醺,摩托车掉到了河里已是粉身碎骨。他骑着个破自行车,晃晃悠悠走在回家的路上。在一个黑暗的僻静之处,突觉一个黑影,醉酒不醉心,王远从车上下来,走进一看是条小蛇,他把蛇捡起来就放到车筐里,又晃晃悠悠骑上了那辆破车。

到了家,他想把小蛇放到箱子里,改天去卖了。蛇没有他想想的咬人有毒,那蛇看上去似乎很友好,并无恶意,王远也就任着它去了,并不放到箱子里,而是散开了,王远心想,它要是想走就走吧,如果不走有空就给卖了。

蛇没有走的意思,王远吃饭时,他爬到他腿上,王远也没有害怕。蛇又继续到了他脖子上,王远边吃饭边想着,他曾经见过的耍蛇人,他脑筋一转,现在也没正经工作,不如练耍蛇。

收拾行囊后,王远带着小蛇回了老家。

在老家开始练习的王远,学着他记忆中曾经见过的耍蛇人,这样没日没夜的练,没想到蛇也如此的配合。

亲戚朋友听说王远捡了一条小蛇,还会耍两招,纷纷来看,他家的院子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远耍蛇,在四里八乡,乡里乡亲,街坊邻居间传开了。电视台听说了,也来采坊,王远成了远近闻名的耍蛇人。

小蛇在这过程中也开始渐渐长大成蟒蛇。

王远苦尽甘来不愁没有饭吃了。电视台,各个娱乐活动都请他表演,王远的女儿也有五六岁了,跟着他配合演出,在演出时女儿敲鼓,使得节目更加精彩纷呈。

耍起蛇来的王远,精神抖擞,霸气威武,蛇围着他的脖子,和着鼓点,点头弯腰,左右盘旋,翩翩起舞,十分有趣。王远与蛇如腾云驾雾,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如行云流水,别人模仿不得,且又让观众叹为观止。表演过程中,观众啧啧称赞,赞不绝口,掌声、喝彩声连绵不绝。

王远耍蛇已是实至名归,前妻听说后后悔不已,想来看孩子,又没有脸,只能托她妹妹前去探望。

前妻的妹妹即是孩子的小姨,来看孩子的同时,遇到王远忙不过来,也帮着打下手。小姨生的聪明伶俐,明眸酷齿。

曾经的那个醉汉一去不复返,王远与前妻离婚的阴影也渐渐模糊淡忘,工作前途一片光明。耍起蛇来的王远,风流潇洒,那娴熟的耍技,另人瞠目结舌。

小姨一次次来探望孩子的同时,忙时又打下手,王远的耍蛇技演出也越来越离不开小姨。一个未婚,一个未娶,一来二往两人生了情愫, 不久之后,两人了牵手喜结连理。

王远前妻叹息小妹、思念女儿、后悔移情别恋,五味杂陈整日围绕着她。

孩子改口小姨叫妈妈,三口共享天伦之乐,开始了幸福又忙碌的耍蛇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