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来来往往的灵魂

我们一辈子会遇到多少人?他们因何而来,又因何而去?有多少人在我们的生命里来过,然后消失不见了?又有多少人失而复得又复失。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又去向何方?谁会伴我孤单的旅程?

想象你站在车来车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辆辆车风驰而过,身边不断有人经过,天边的云从暗到明再到暗,路灯熄灭又亮起又熄灭,你就一直站在那里,仿佛从生站到了死。谁和你站到了最后呢?是你的爱人和儿女吗?是你最初的朋友吗?那些曾经在你身边来来往往的人都去了哪里?

我们的一生仿佛就是如此吧!遇见了很多人,又失去了很多人,然而每一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都带着他的使命和意义。

在演哭了所有观众和演员的喜剧小品《你好,李焕英》里,陈赫扮演的欧阳柱在穿越的贾玲撺掇下与李焕英约会,李焕英说:就我们两个人,多不好意思呀!欧阳柱说:那就叫上我的朋友,也是打更的,叫贾文田。贾玲恍然大悟:哇,我终于知道你存在的意义,原来是备胎啊!你看欧阳柱出现在李焕英生命中的意义便是让她体会单相思的甜蜜、并遇到那个一生的真爱。

当我们带着这样的视角审视,你会发现所有在你身边经过的人都弥足珍贵。

一个单元五楼的一家人都超级热情,每次一见到,还有三四米远就能看到弯弯的笑眼,然后伴随爽朗的笑声,问候的声音就飘了过来,每次都让我觉得踏实而温暖。他们出现在我生命中是做什么的呢?他们的意义在哪里?我想他们是在我的生活中扮演天使,告诉我要开放而热情。

早晨坐公交车被踩了一脚,很不开心。前排座有一个不足一岁的婴儿,还没有长牙,脸肉嘟嘟的,手指头在嘴里搅来搅去,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突然他盯着我不动了,连手也忘了动,好像在研究我那张不太开心的脸,忍不住逗了他一下,于是我看到眼前开了一朵肉肉的花,并且伴随着呵呵的笑声,于是我忍不住笑了。我想他也是个天使,提醒我要开心。

有一个学员加了我微信,我并不知道她对我的意义。那时候我读了一本书,没太读懂,心里有一大堆问号,正巧这个学员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原来关于这本书有一堂公益课,而且刚刚好在沈阳。我当时也感慨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想什么就会来什么!于是我又通过这个课堂开始接触另一个领域,又认识若干人......。这个只一面之缘的学员她也是我的天使,她递给我一把打开另一扇门的钥匙。我又是怎么认识这个学员的呢?是在朋友的咖啡馆讲的一堂沙龙课上见到的她。我又是怎么认识那个朋友的呢?在一个饭局上。我是怎么参加那个饭局的呢?......哇,这样想的话,我们的人生仿佛按了倒带健,往事如过电影般回放。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出现在你生命中的那些人构成了你生命的路标和拐点

当然也有让我们感觉不那么好的。比如我蹲在那儿买菜,正想着挑点嫩茄子做点蒜茄子,一双眼睛和心思都在那堆茄子上,皮包的拉链没有拉上,突然有个人倒在了我的脚边,正诧异间,卖菜的说:你快点走吧!很是狐疑的往家走,一摸兜,手机没有了。那个小偷也是天使吗?当然也是,因为从此之后我就会看住自己的包包,把手机放在拉链袋里。

......

就这样,在一个又一个经意不经意间,生命中遇到了太多的人,然而他们又像匆匆过客,来了又走,只有极少数会停留。

邻居已经搬走了;那个小男孩在我下车的一刻就终止了缘分;小偷,我连面孔都没看清楚就消失在了人海;那个学员和朋友至今还保持着联络。

但是,他们都是路过了我的灵魂的灵魂。有的人同路行走一段,有人去了不一样的方向,有人比你走的快,有人比你走的慢,有的人可能因为生命终止而永远停留在了那里,有的人拐个弯又相见了......

于是你一边失去旧的朋友,一边获得新的朋友。
有的时候,你断档了。既没看到旧朋友,也找不到新朋友,于是你很孤独。你在想,我是怎么弄丢了我的朋友?我该怎样找到新的灵魂陪伴呢?

学生和我说:老师,我想和亲朋回到过去的关系里,可是回不去。我做的事业他们不理解,我特别想和他们说现在的烦恼和快乐,没人懂我,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我知道他不想失去他们的陪伴,可是真的遗憾,他们看上去一路相伴,那不过是肉体的同行,灵魂已经越来越远了。

我说:这孤独只是暂时的,你一定会在行走中遇到陪伴你新一段旅程的灵魂。

果然,过几个月又见到这个学生,看上去神采飞扬,我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他说:现在非常好,我又遇到了很多新朋友,我们在一起很开心。

就是这样,我们一路失去、一路获得;一路寻找、一路遇到。在不同的时空里,与不同的人相伴。

那些不期而遇的灵魂构成了我们丰富的人生影像,就像照相的时候仅有你是不够的,虽然背景要虚化掉,却依然要有一样。我们是来来往往灵魂的背景,来来往往的灵魂又是我们的背景。

致敬经过我们生命的灵魂,无论那些灵魂现在、未来在哪里,我们都曾经同在!


文后无节操滴附个广告,本文作者杨帆老师的书持续热销,当当淘宝京东有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