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

一个姑娘坐在门口

一只脚在门里

一只脚在门外

门里鸡飞狗跳,一派尘世繁华

门外古木  溪流,一片宁静幽远

门里的妇人在叫:妮子,吃饭

门外的小孩在叫:来啊!来啊!

姑娘走进门里,从妇人手里

端起饭,穿过门槛来到门外

门外的小孩消失不见

古木依旧,溪流依旧

红衣的小孩去了哪儿?

去了哪儿?好吧,不见便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