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愿我们都是明玉,且活出自己的原生家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近,受多位好友的推荐,看了当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随着剧情的深入,心里隐隐的很不是滋味,有几次甚至心有戚戚而留下眼泪。

微博女王姚晨饰演的苏明玉固然是年薪百万的职场精英,可是谁也不曾想到她在原生家庭中的凄苦和格外不易,我反复想了好多细节,瞬间看见、理解和懂得她所有的呈现。

我父母的一生养育了五个孩子:大姐,三个哥哥,还有我。由于父亲远在兰州工作,母亲独自带着我们滞留农村,挣公分已然辛苦,还得照顾祖母,爷爷,奶奶,而我父亲的工资每每探亲归来,例行探望长辈后回到母亲屋里,几乎所剩无几。

应该说母亲也有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怨言,也曾试着抗争过。可是屡屡不奏效。加之她心性要强,嘴上不说,骨子里却倔强的硬撑着,所以她除了在公社挣公分,照顾老小外,还养猪、养鸡,纺花织布,甚至在村里首批盖起了砖瓦房。

当村里人羡慕她找了一个颇有实力的工人做男人的时候,我们心里知道,其实我的母亲也很能干,她有的是毅力、坚韧和努力。在我爸面前,我妈总是不卑不亢。但是如果触了她的底限,或者把她惹毛了,他们也会吵架或者打架,虽然我母亲每每处于劣势或者下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亲眼所见,母亲和父亲打架之后,依然带我出席亲戚家孩子的婚礼,然后在水席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这让我旁边吃饭的我诚惶诚恐,不知所措。

印象里母亲总是精力旺盛,一刻也停不下来的样子。性格也总是火爆,以致于兄弟姐妹闹矛盾,吵嘴,打架的时候原本激烈,可是一见到母亲,顿时鸦雀无声,因为但凡被她看见,肯定有理没理各打五十大板,至于到她跟前撒娇或者无理取闹,那就更不可能了。即使我是最小的一个孩子,相对娇纵,也不例外。

手上不小心扎刺了,找母亲帮忙挑刺,她最爱说的是:没时间搭理你,要么自己解决要么索性剁了去。于是撅着小嘴怏怏不乐的离去,随后遇到困难,要么自行解决要么私下找人帮忙。反正任凭你怎么折腾,她自顾自的忙碌,根本无暇照顾子女们的情绪或者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母亲除了照顾好一大家外,还惦记姥姥家以及舅舅、姨妈们,给予力所能及的并不富裕的贴补和关照。当然我的外公以及舅舅、姨妈们农忙时候都会不约而同的前来帮忙,即便陆续成家后,也不丢弃这个习惯。

我父亲是一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封建的不能再封建的人,他胆小、老实、本分,不喜欢求人办事,也从来不违逆长辈,更不私藏工资,看见我舅舅姨妈放下自家田地前来帮忙时,总是心里犯嘀咕:觉得一定是母亲偷偷的周济人家,于是他更加小心小心翼翼。他不允许我们穿裙子,牛仔裤,蝙蝠衫,也不许学游泳,跳舞,更不许和姐夫说话。

而我母亲历来刚强和隐忍,她不解释,而且继续坚韧的该干嘛干嘛。长大以后,陡然理解了母亲,她在大事上从不含糊,尤其坚持深夜纺花织布,也要让家里所有的老老小小们均穿上粗布的内衣内裤,有效避免了一不小心就掉裤”光腚”的风险和尴尬,这关乎脸面和尊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那个挣扎温饱,缺吃少穿的乡下,应该是最大程度的体面吧?很可惜她的好,我父亲认为是理所应当或者是视而不见,而我们那几个熊孩子也想当然的认为母亲不够温柔,耐心或者智慧。

又因为怕她,总是时不时的偷偷制造些乱子,然后看她气急时候,提着擀面杖出来,我哥哥们跑得快,最后挨打的就是我大姐,可能挨打的次数多了,以致于只要看到我妈生气,她就不由自主的便溺。

而我二哥正值青春期叛逆,在村里自然有一众好友,他们不安于劳动和学习,经常搭过路的车辆到城里闲逛,于是我母亲的对策是:到学校安心读书作业以及到地里保质保量的干了农活,才可以安然在家吃饭,否则任凭他怎么虚张声势,都不肯施舍他一口。

他若再行纠缠,势必擀面杖伺候,以致于我二哥和三哥经常睡在我家的麦脊剁里。据说需要自行掏出一个窝,可大可小,全凭心情。有一次,恰我路过,好奇的打量,发现我二哥蜷缩的就像是个小虾米,满头是汗,鼻子上也是汗。睡的踏实、香甜,甚至还打着鼾。头上和身上沾满了大大小小的麦杆和碎屑,那模样没有狼狈,反而有几分意趣和可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三哥鬼精鬼精,母亲嘱咐他去放羊,他会把羊栓在树旁,然后摁倒,脱下自己的外套或者鞋子盖在羊的眼睛上,嘴里开始煞有介事的念念有词:三三儿,三三儿,狼来了,狼来了……"于是羊儿很快安静下来,既不吃也不叫唤,直到他玩足玩够后,再牵回家去。

母亲问我三哥:羊肚子怎么这么瘪呀?我三哥一副无辜且理直气壮的说:它不吃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替它吃吧。于是我母亲半信半疑。直到有一天,有人找上门来,却原来我三哥的小褂可能意外掉落,于是他的”魔咒”因此失灵,而小羊饿极后,啃食了人家的树皮,于是树的主人牵着我家的羊找到母亲,我三哥因此遭到一顿胖揍。

即便如此,他也不知悔改继续撒谎。比如他和同学掏鸟蛋捅了马蜂窝,结果蛰了女生。被校长拉去谈话时,他灵机一动,说我爸是工人身份,可以帮忙代买飞鸽牌加重自行车,用于解决校长儿子的订婚标配。那位姓石的校长信以为真,最后搞的我父母格外被动和为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放学后,我大哥大姐组队一起去抬水,井沿很高,也够不着碌碌,所以碌碌绳是街坊邻居帮着系的,顺便也帮着摇上来,然后由我哥姐抬回家。我大哥实在,二哥心眼多,三哥偷奸耍滑。但是他们都无比期待我舅舅们的到来,这样他们就不用轮着抬水了,而我舅舅们每次来,都会打满所有的水缸。

三哥跟我相差4岁,许是年龄相仿,也最容易打架。比如放学后一起割猪草,我总是塞的满满,而他玩的差不多了,就把小石头码在篮子底,才开始象征性的割草,然后浮皮潦草的松松搭在表面。

随后我母亲发现,他就认为我向母亲打了小报告,于是吵架,他恼怒之下动手打我,被我大哥看见,很是心疼我,而我二哥趁机起哄,因为新修的院子还来不及清理,于是兄弟三人在大雨滂沱中的泥地里撕打,每每想来还是分不清泪水还是雨水?只记得我的惊恐和尖叫。

我出生的时候是1975年,恰逢计划生育年,我母亲不想结扎,于是我黑人黑户到九岁,直到父亲志愿支边青海,全家得以农转非为止。现如今我们兄妹五人各自身心健康,陆续的成家生子,却鲜有灰黑色的记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自己做了母亲之后,越来越理解和释怀自己父母表现之种种还有诸多的不容易,当然也包括兄弟姐妹之间的吵吵闹闹。可惜我父母过世多年,子欲养而亲不待。那就继续感恩父母给予我们生命,营养还有力量,也加倍珍惜和善待兄弟姐妹之间的情谊。

后来我有了女儿圆圈儿,也经历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变化,骨子里愈发感恩父亲当年支边青海而解决的全家的”农转非”等历史遗留问题,让我就此结束东躲西藏打游击似的生活,从此名正言顺的”翻身农奴”把歌唱。

更庆幸母亲带给我的榜样作用,让我后续的时光里,每当有困难、虚弱、无力、甚至绝望的时候,都能够努力做到与其生气不如争气,进而该干嘛就干嘛的再次深呼吸,认真出发、工作、生活、学习、成长还有进步。这是一种思维,更是一种传承。

同时我也知道即使自己做了母亲,其实也很粗糙,甚至不尽人意,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而且由衷的盼望女儿”圆圈儿”能随时活出"苏明玉"的坚韧、理性、独立还有生命的无限辽阔,最大程度的还原本自具足的生命的原生态!

那就一起努力,一起加油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