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就是一场梦

我搬离了武汉,离开我住了近两年的虎泉。

在虎泉夜市拆掉之后,虎泉站D出口附近慢慢地建好了一个生活圈。我一直很期待的,可还没建好我们就分手了,结果我一次都没去逛过。

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坐着深蓝色的地铁2号线,远离了华师,远离了你。

从此和武汉再无瓜葛了,才发现它就像刻在我的生命里挥之不去。这边的地铁出口是阿拉伯数字,我到现在都不能适应,还是觉得A/B/C/D好。

武汉那两年,就像一个流光溢彩的梦境。我们相识,相知,相爱,你带着我玩,由着我任性。我要去北京,你说去!我要回学校,你重感冒也熬夜坐车来看我。我们去南京,去上海,去欢乐谷,去打别人家打小朋友,还笑说我俩的小孩一定是长得最好的。

太轻松愉快一定会受到惩罚,于是欢乐时光结束了。说好的敦煌,说好的迪士尼,说好的德云社相声,说好的一双子女、一辈子,统统成了泡影。

分手我问你有什么遗憾。你说:“除了你走了,没把我带走,其他都挺好的。”

你那些逗我笑的聪明机智,这一次让我哭了。想起一次哭一次,都不敢让人看到。

因为一切都结束了。

或许最好的爱,就是一场梦。当时梦着,梦里惊险,梦里刺激,梦里肾上腺素因为你的一句话就飙升置顶。

后来醒了,过得踏实,过得平淡,开始一点点计划着,想要抓住一些看起来可靠的东西。

梦的颜色慢慢淡去,梦的味道也慢慢散去。


来自摄影师Andi Singer


也许等满脸皱纹的时候再想起,只记得当时睡得香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