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的关系,从不曾长过一年

96
MissMatcha
2018.08.01 22:46 字数 2744

4

再热闹的人群,三人行也显得拥挤不堪,最坚固的也不过是心心相惜的精神伴侣。

3

那时,她就坐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坐在海滩上看日出,但从未感觉她离我如此遥远。在朝阳的第一束红光跃出海平线的时候,我欣喜地扭头看向她,而在她含情脉脉的眼神里却只有我的姐夫。在亲情这件事上,她总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独霸的心吊打无数次。当初,她出嫁时候,众人看到的是父母不舍的眼泪,和我贪玩的缺席,谁都不知道我躲在家里阁楼上一直目送着她的离开,我才是哭得最伤心的那个人。我讨厌这个把姐姐带走的男人,也讨厌姐姐心目中最宠爱的那个人不再是我的这一事实。

去海边看日出这件事是我提出来的,她说一定满足我的愿望,还每天与她视频商量着想去的地方,最后我们俩一起订好了这个海边度假村酒店,因为太喜欢里边蓝色城堡的浪漫设计。等到我早早赴约酒店等待汇合,想要重温昔日我们姐妹俩的欢乐时光,惊喜的是她也来得很早,意外的是她居然还带来了自己的老公,而她与姐夫全程的互动完全是行走撒糖,有时,他们甚至会忘记我的存在,让我在炎热的海滩心却如坠冰窖。

看到日出美景的时候,他们想要提醒或者分享的第一对象永远都是彼此,他们很自然地依偎在一起,在静谧的清晨,一起欣喜地欢叫着光影的细微变化,一起又照着亲密的合影。在发现我还在一旁配合着僵硬微笑的时候,也会勉强把手机镜头角度调到能把我刚刚框到画面角落的位置,把我吃醋而不太好看的表情暴露无疑。

走在海滩去酒店路上的时候,姐姐又怕姐夫被晒到,和他共撑着一把太阳伞;又怕姐夫热到,手中扇子也是冲着姐夫方向摇着的。然后我就自己一个人踩着他们的影子,在滚烫的地面上走着,无人关心。去吃海鲜,除了点菜时候会兼顾下我的口味,其它时候姐姐都是给姐夫剥着虾,盛着汤,夹着菜,两人时不时互喂。最重点的是眼神里永远装的都是对方,光一个甜蜜的眼神,就已经秒杀我任何去吸引姐姐注意的动作了。老是想着以前这样的待遇都是给我的,可现在全变成了一个我根本不太熟悉的人,于是有些闹脾气地去了趟洗手间,还以为姐姐会紧张着来找我。直到我自己饿到不行又回到位置上时,才发现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我有情绪,只是奇怪我怎么去了那么久的洗手间,菜都有些凉了。他们继续着自己的话题,我也干脆作罢,只负责默默地填饱自己的肚子。

真正换上泳衣去海边浴场游泳时候,她和姐夫也是在水里相互泼水,两人像小孩打水仗一样,放下平常很多的拘束和重担。而我就是那个给他们记录嬉戏片段的见证人,似乎他们的关系更亲密,有意无意地,我便成了那个“多余”的人。当姐夫偶尔走开去洗手间时,我才终于有了些许与姐姐独处的时间,便大倒苦水,希望姐姐全部的关注点可以回到我身上。但姐姐只是摸着我的头,笑笑说:下次你带个小男友一起过来玩吧,就不会再难过了。

@言芝

2

小孩子的世界可以说很单纯无邪,却又如此脆弱而柔软,往往被伤害的时候都显得特别无助。当人无法洞悉真正原因的时候,便总不能轻松放过自己。

玩泥巴总是一件进入门槛很低的事情吧,可那时小小的我,嘴不够甜,手不够巧。本来我们是住在一个小区里的邻居,有时周末,我们这几家住对门的三个小孩便会相互喊着一起去楼下一块空地堆泥巴玩。一起玩过几次,但渐渐的落寞感是从他们开始不带着我玩开始的。

堆城堡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复杂的事情,勉强堆个泥人还凑合。常常他们两个把城墙、宫殿都垒出雏形的时候,我一出动,护城河就又踩平了,城墙一角就又坍塌了。或者是我只按着他们的步骤,模仿着他们的手法,在他们的指挥下在指定范围内堆成指定形状的城堡“零件”,虽然形状有些歪歪扭扭,但还是基本形似,不影响整体。在最后城堡的塔尖成功立起来的时候,可能是太兴奋,他们蹦蹦跳跳地欢呼,我却蹦哒着不小心手挥到城堡,瞬间城堡最标志性的一角就被我毁了。

头一次还好,一起玩多几次后,三个孩子中,总有其中两个心智发育更接近,聊天更投契,在游戏中能配合得更好。他们两个就是这种情况,在动手能力和整体思维能力上,我比较逊色些。渐渐的,就占了下风,常常一起玩的时候,他们更多的是会向彼此交流想法,商量着怎么去闯关,我常常是被忽视的那个。我话少就算了,有时不懂的地方我只能问他们。一两个就算了,他们会特别骄傲地回答我,可当我问题多问些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不耐烦,变得敷衍、应付。当我越想要拼命追上他们的游戏水准融入这个三人行的小群体时,却发现他们已经开始不约我了。就算我试图主动先找其中一个小孩玩,也并不曾得到热情的回应。而在那时,追问被“开除”的原因总也是一件没有勇气去做的事,苦涩自始至终也只有自己消解。

好几次,我经过楼下空地,看着他们俩单独在那里玩,在他们身后停顿了好一会儿,希望他们可以喊我一起去。可当他们回头注意到我的存在时,也只是礼貌性地给个微笑,并没有叫住我,很快就又扭头回去继续自己的游戏了。那种强烈的落寞感,袭击了我好长一阵子,在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

@珍花

1

突然忆起小时候过暑假,总会去相熟的亲戚家住一阵,和亲戚家的表哥表妹在一块疯玩。

对亲戚家长宠爱的争夺也是相当敏感与剧烈。起初,是我初来乍到,亲戚格外的照料。吃饭呢,会先问过我喜欢吃什么再去买菜,放调料也会问过我吃辣还是喜欢吃咸再看着放,外出了也会给我带喜欢的手信礼品,或者喜欢吃的水果。甚至家里电视的遥控也从表哥手上转交到了我手上,表哥的玩具也是任由着我去玩的。当然,最开始,表哥也是很开心多了个我这样萌蠢的玩伴,很多需要多人玩的玩具也爱带着我一起,甚至也会悄悄把冰箱或抽屉里他自己私藏的零食分享给我,希望我也能喜欢他推荐的这个味道。

但渐渐地,当他发现他的母亲在这段日子第一时间想起的都是我这个别人的孩子,早上会先叫我起床,吃早餐会先给我递筷子,倒水切水果永远先给的是我,连自己电视的遥控平常都在看的动画片都得让步于我。便开始累积起小小的不满起来,每次他觉得收到了“不公平对待”而向母亲申诉要求的时候,总被母亲用一句“你是大哥哥,得谦让来作客的小妹”无情拒绝。

在表哥觉得备受母亲冷落而伤心不已的时候,剧情却开始逆转,我却逐渐意识到很多事情我反而才是被客气而生疏对待的那个人。同样是挑食,亲戚会很自然地教训表哥,让他最后服气地吃青菜,但不会拿重话说我,任我吃自己爱吃的菜。同样是看电视,时间久了亲戚会抓走表哥让他去户外运动下,休息眼睛,但不会强迫我离开电视机前面。同样是吹空调,亲戚会让表哥少吹,就算热,也要适当吹吹自然风、呆在自然的室温里,总呆在空调房里对身体也不好。可却从来不说我,任由我爱呆多久就呆多久。有时做错事了,亲戚会很严厉地批评表哥,可却是很象征性地说下我、这事就过了。

所以,到后来,我倒是变得很羡慕这样自在的母子关系,倒也很强烈意识到自己“不自在”的客人身份,内心有着隐隐的失落,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真实的“待遇”。

@大胖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