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可耻,那爱情呢?

孤独是孤独者的葬礼,爱情是爱情者的坟墓。


七年了,青玉始终没再踏进爱情半步。

多少次,他冲动,但总能快速把自己拉回来,因为直觉告诉他,那不是爱情,只是冲动,只是荷尔蒙发作带来的青春不淡定。

青玉是个理智、内心强大的人,这世间的万千打杀和重重诱惑,似乎都被他判了死刑。用朋友们的话来说就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

我认识青玉10年了,我们从高中起就一直在一个城市,所以关系很铁,他总会跟我说一些不会跟其他人提起的事情。在我这个十年革命战友看来,青玉真的是铜墙铁壁,强大到我看不到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到他。

我问他,你为什么总给人一种冷血、不可伤到的样子?感觉这世界有多难多易多好多坏,似乎跟你都毫无关系。

他说,你读过《基督山伯爵》吗?唐泰斯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聪慧而勇敢。他带给我最大的启发,是经历了15年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之后,却变成了一个就算黑夜里也能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的人。经历过这世上最黑的黑暗,那这世间的所有的事情对你来说都是光明。

青玉的话在我耳边回响了好久。要不是一个经历了太多故事的人,又怎么会在这个年纪就能与基督山伯爵产生这样的共鸣呢?后来我还专门到网上查了关于这本书的读后感,似乎从未有人提及这一点。

但青玉又说,内心再强大的人也都是有弱点的,只不过是没有遇到那个让他爆发的人。他说,自己的初恋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错误。那时候,太过年少,太过轻狂,怎知爱情是这世上最不能妥协的东西。可当初那么随随便便就恋爱了。

这一刻,我总算明白青玉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谈恋爱了。因为,从未遇到那个天然懂自己、那个对的人。而爱情,于他而言已是此生不可妥协的东西。

青玉说,如果遇不到那个对的人,我宁愿一个人一辈子,更何况我还是个极度向往自由的人,说不定一个人的一生才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状态呢!

上个月末,高中同学聚会。青玉喝多了,是我送他回酒店的。一路上,青玉跟我说起了他的近况。坦白讲,我从未见到过如此有落魄感的青玉,感觉世界在他面前都碎的一片片。

他说,他那股脆弱的洪荒之力终于爆发了,原本也以为自己真的刀枪不入,可没想到竟如此不堪一击。

我静静的听着。

他接着说,我一直坚信真爱的存在,也相信自己内心住着的那个人就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但我觉得自己此生几乎不可能遇到,因为自己从来都不是个太过幸运的人。可他还是始终坚持自己那句不妥协“如果遇不到那个对的人就宁愿一个人”。

我问青玉,你到底怎么了?从来没见到你这样,你的刀枪不入风呢?

他说,他遇到了自己内心深处一直住着的那个女孩,真的就是她。那个自己从不相信会遇到的人竟然出现了。

我说,既然这样,那就去追她啊!跟她在一起。所谓爱情,便是舍我其谁。

他却说,不可能了,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遇见对的人,那也是不对,终究是要错过的。无法给对方带来幸福的爱,宁愿灰飞烟灭……

听着青玉的诉说,内心万马奔腾跳出一大堆“草泥马”。

我没有办法站在青玉的位置去感受他的心路历程,我没有像他那样心里明明白白住着一个人,更没有像他那样遇到了一个释放自己洪荒之力的人。但从他的话语和情绪里,我却清晰的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可耻的东西,“孤独”。

人,生于孤独,也死于孤独。

很多人,为了显得自己并不那么可耻,随随便便就跟一个人在一起了,随随便便就许下了那遥不可及的“天荒地老的誓言”。

到最后,要么背弃了起初义正严词的话语,要么将就着葬送了自己原本可以灿烂绚丽的“时光笔墨”。勇敢者如青玉,始终坚持自己内心对爱情最美好的向往,我想,这世间总有人在为此唱着赞歌。那又怎样?勇者往往享受着这世间最大的孤独,而这正是爱情的赠予。

孤独是孤独者的葬礼,爱情是爱情者的坟墓。孤独可耻,那爱情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