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门口的小商小贩们


01

几年前的夏天,租住的房子到期,需要搬家。

新家离原来的住处不远,只隔了两个街道。那时又是单身,东西不多。于是找了楼下的一个手推车拉货的大爷,讲好了价钱,70元,帮搬。

新家在6楼。我的东西虽不多,但好几个箱子都是书。楼上楼下,大爷跑了好长时间,累得汗流浃背。到最后,上楼的时候感觉他的腿都软了,心里不禁有些难过,而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劲,又帮不上太多。

临走的时候,我给了大爷100元,说:“不用找了,辛苦你了。”

大爷先是一惊,而后变成了惊喜,连连道谢之后,下楼了。

那多出的30元,是我主动给的,之后我也很开心,因为看大爷那么辛苦却没有怪我的书太多太沉,我挺感动的。

有些东西,人都看在眼里。


02

又过了几年,我要从6楼的房子搬到另一个地方,新家距离这个房子也很近,只有不到500米。

我看到小区门口有小推车拉货,是个阿姨,于是我问她要了电话,讲好了价钱,200元,约好了搬家时间。

到了搬家那天,已经到了约定时间,她还没有来。过了半个小时,才姗姗来迟。

上了楼,还没开始搬,就嫌我们东西太多、太重,要加钱。

我很不喜欢说话不算数的人,明明定好了价钱,我也跟她说清楚我都有什么东西,她也同意了,现在却坐地起价,让人觉得很讨厌。

平哥一直不同意我找三轮车拉货的,他说直接找搬家公司,别人帮搬,省事省心。而我想的是距离那么近,又没有家具,几个人帮一把就搬完了,搬家公司起价就好几百,不划算。

现在东西堆在那,她又罢工了。平哥见状,说加钱就加钱吧,于是又多加了50元。

开始搬东西。她很滑头,专门拿最轻的,平哥拿的都是装书的重箱子。我收拾出很多不要的书和包、鞋子,她全要了,还最先把她的东西拿下去。

平哥上楼说,她在楼下说还得加钱,楼层太高了。平哥几句话就把她怼回去了。

在路上,她又念叨了一路我们的东西太多,她太累了,等等,我们都没有任何回应,也不想再跟她说这些。

她一直在小区门口,搬完家,还告诉我有活再找她,她还收废品,让我有扔的东西给她打电话。我只有呵呵哒了。除非我脑袋进水!

后来每次看见她,我都能想起搬家时她那副嘴脸,甚觉恶心。


03

就像平哥说的,直接找搬家公司,省时省心。我找小区里的三轮车,一是觉得价格便宜,本来路途也不远,都是在附近晃悠,又没什么家具,二是我对家附近的小商小贩们有种天然的亲近感,把他们当成在老家时那种流动商贩,卖豆腐脑的、卖雪糕的、卖冷面的,都是这样沿街叫卖,而且品质都很有保证。

对于他们,我是有种留恋的情绪在里面。

另外一点,就是我心里对在京城的这些流动商贩有一种同情,可能因为自己也在漂泊吧,特别能理解漂泊的苦,总想着他们不容易,能干上点活,他们就能挣点钱。

尤其想到他们的孩子,在老家成为留守儿童,他们在这里又大多住着地下室,心里更是想着如果他们能做,就尽量让他们做,做利人利己的事,自己也开心。

然而,现实是骨感的。

在那些商贩中,像我第一次遇到的那个大爷那样的,少之又少,更多的,是那个阿姨一样不讲诚信、漫天要价的无良商家。

但我总是愿意相信,那些每天守在小区门口,经受日晒雨淋的人,是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出来找活的。

就像小区门口那家不到10平方米的做装修生意的小店,从山东过来,带着一个不到一岁的男孩,老大是个女孩,在老家上学。

每天,他们就在那不到10平方米的门脸房里用电磁炉炒菜、吃饭,有时搭地铺在里面睡觉,有时回到他们租的地下室里。男孩永远流着鼻涕,穿着脏兮兮的围兜,脸从来没有干干净净过。

婆婆每天带孩子溜达,时间长就与他们熟悉了,偶尔也会聊会儿天。她说,老大寒暑假才能接过来,平时就他们三个在这里干活。家里的钱不好挣,又没有什么文凭,不出来干活、出苦力,生计没办法维持。

婆婆跟我说起他们生活的窘状,我也觉得这个社会上,确实有很多人活得很苦很累,尤其是那些在小区门口找活的人,可能一连十几天也找不到一个活干,中午就随便对付一口,晚上再回到地下室,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所以每当我有需要,我又总是第一个想起他们。没脸没皮。

这一次,是我们家要换纱窗和窗户。我到小区门口,问他们要了名片。

没过几天,他们来换纱窗。

纱窗要了200元。

下班回家,婆婆说,他们是两个人过来安的,男的穿的背心都是破洞,累得浑身都是汗。跟着一起来的是她老婆,他们都是河南的,她老婆也跟着一起干活,累得面黄肌瘦。

我的恻隐之心又冒出来了。

正好家里有个窗户要换,我就说,要不就找他们换吧。于是打电话,换窗户2600元,给他们交了400元定金,说啥时有时间再约他们来安。

然而,过了不到一周,纱窗四周就全开了,还不如原来没换的好。

我们仔细一看,原来,为了节省几厘米的纱窗,他们就正正好好地给料,多一点都没有余出来,现在已经全撑开了。

我到家后很生气,打电话给他们,说纱窗坏了,窗户不用来安了。

那个人一听就火了,说纱窗没问题,窗户想退没门儿!

我说,定金就是做这个的,不然要定金做什么,而且现在还没开始定做。

他说:“在我这就不好使!你要不做窗户,你得按原价赔我!你要不做,你等着瞧!”

其实,当时他的窗户根本没开始定做,因为我们还没有预约上门时间。即使这样,他也如无赖一般咆哮。

平哥见状,把电话接了过去。

挂完电话,平哥说:“对他们这样的人,你是没办法讲道理的。我们的住处他知道,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又没有营业执照,来报复一下,我们就得不偿失了。吃一堑长一智吧!以后你再不要找这种小商小贩就好了!”

我自觉理亏,嘴上嘟囔着:“不是觉得他们不容易么……”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平哥淡淡地说。

现在我才终于理解,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后来,来安窗户那天,那个男的和女的都拉着一张脸,好像欠他们几百万。我也不想再理这种烂人,所以干脆没有出屋,都是平哥在看着。

安完之后,我才发现,窗户根本不是断桥铝的,窗户缝竟然用白胶粘的,而不是一体的黑色胶条。窗户被他们弄得到处都是白胶,四周的墙都被他们抠破了,水泥块满地都是。简易工棚都不会做得这么烂。

我又火了,想找他们,又被平哥制止了。

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失望、无奈。

后来,婆婆在小区门口看见过那个女的好几次,还在那站着等活,不知道又有几个像我这样的傻子上钩。

小区里有几千户人家。如果一传十、十传百,慢慢的,他的生意就会陷入绝境,人的口碑传播是很有力量的。只能说这是他活该。

平哥说:“你记住,他们一直做着最低等的营生,不是没有道理。能骗就骗,能坑就坑,他们的日子永远不会好起来。你要做的,就是不再可怜、同情他们,有人同情你么?每个人的际遇,都是他应得的。”

而我也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更没有投机取巧。

人在做,天在看。

你今天靠骗赚了几百几千块,上天会在另一个人地方让你坑掉几千甚至几十万块。

做人不能太坏,到最后都是坏到自己身上。

现在,虽然有时看见小商小贩被城管撵着跑,心里还会有点难过,有时在路边看到卖花的、卖鞋垫的老奶奶,还是想买,但我心里,已经不再会像以前那样容易感动了。

但是我还是愿意选择相信,在小商小贩这个群体里,仍有很多人像我第一次遇到的大爷那样,诚实守信、任劳任怨,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勉强维持生计。

我也还是愿意选择相信,那些靠诚实而不是不义之财的人,最终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我遇到的后两个人还是少数,我相信善良的人更多,就像蓝天总比乌云多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