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

摄于北京电子城废弃工厂

在简书的21th篇

文/冯近儿

“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这句话出自毛姆的一本随笔集的书名。因为非常有共鸣,被我用在文章的标题里了。

自认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内心极为孤独而不愿意合群的人,26载的时光里,唯一坚持的便是阅读、唯二坚持的就是写日记了,这两件事似乎成了我逃避俗世最好用的方法。小时候的叛逆、离家出走、与家人争执写在我的日记里,暑假一个人坐在房间看小说的场景也历历在目,似乎读和写成了这四分之一人生的主背景。

如果世界上出现一种叫做阅读家的职业,我会毫不犹豫选择这份职业,即便没有很多的钱。

常有人说,阅读是世上最廉价的高贵行为。我是极为认同的,毕竟没有哪一种爱好可以用极少的投入,而获得极大的满足感,但阅读是可以的,即便一个穷困潦倒的人,一样无需分文,便可在公共图书馆里找到愉悦的阅读体验。

阅读常常成为我们为自己建造的一个避难所,它能够帮助人们逃避这世界几乎所有的纷繁杂乱。

几年前,我酷爱独自旅行,我的同伴是一个叫做“近儿的小爱”的kindle。在异乡的街头逛吃,累了就停下来看周围的车水马龙,再累了就从背包里掏出kindle来,一边处身于喧嚣的闹市,一边沉浸在安静的书海,这强烈的反差似乎也为我减少了些许尴尬。我可以不顾周遭的存在,也不用在意由形单影只引来的异样感。

再比如,毕业的前几年,我每天乘坐地铁穿梭于帝都的大小角落,像肉夹馍里的肉一样被周围的人包围着,幸好我找到了对抗恶劣环境的方法—阅读。埋着头完全忽视周围的狰狞面孔,而不去想周围的拥挤,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平静。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足以证明阅读带给现代人多么大的影响力。

阅读并不需要带有很强的目的性,而心灵的愉悦才应该是最重要的目的。阅读让人的生活更加丰满了,本身就是阅读最有力的目的。

智者喜爱阅读,也并不会因未获得功利性的奖赏而苦恼。之于他们,获取知识带来的快乐最让人满意,也更为长久。这种快乐是区别于身体的愉悦,那种刺激性的感受,更令人温暖欣慰。

如果你想在喧闹、纷扰繁杂的都市里,找寻一隅属于自己的清净,那么请选择一本好书,静静的阅读吧,也许你的人生并不期待有一场征程,但依然可以在阅读中发现一片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