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倒数时光-2016.04.26

96
海佩
2016.04.26 00:44* 字数 627

抑郁, 我什么时候才能逃离这苦逼的抑郁找到我爱干的事情? 确切的说,是什么时候世界才允许我开开心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就想拿一大包裹着巧克力的小红莓干在图书馆看一天书, 看看大名鼎鼎的《谈艺录》,再看几遍《呼啸山庄》,使劲再看一遍《围城》,要仰天长笑地看,嚼着小红莓。

大学倒数时刻,这样的苦逼也不那么令人生厌了,就像一个永远不洗澡的室友明天就要永别,那么他今天的腌臜也不似以往那般难忍。倒也没什么留恋的心思。

我想做在图书馆的高桌子上潇洒的把电脑一关, 对着熙熙攘攘为作业来去的和我一样学生们发表一个《坏学生宣言》,宣言也简单,就一句话:人生苦短,想干什么干什么。 

但是这个宣言我有生之年是说不出口的,就像我无数说不出口的爱恋一样:我没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别人想干的事对我来说更重要。比如要是我不拿一等荣誉毕业,我可爱的爹会第一个不答应,脸会拉得很长,成为我剩下人生中随时令人郁闷的事。我得老老实实做个好学生。

以前,我觉得自己抑郁主要是因为自己傻逼,后来想说是别人傻逼,再后来觉的可能是天下大同世界都是傻逼,现在已经不能tell到底是谁的错了。或者干脆已经不知道是对是错了。成长是什么?是日渐模糊的“是非”。我希望自己哪天能力强些,能解决一些傻逼的事情。所以还要按着人类这套我自己瞎觉着荒诞的规矩走他一走,还要走得好,因为我毕竟还是得吃学校食堂日渐衰败的人间烟火的。我得老老实实做个好学生。

最后,我想说,学校食堂特别是岭南楼的饭,现在糟糕的很,承包商是脑子进水的猪么?

叮咚日志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