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手机的控诉:救救女孩!

【九洲芳文】

我是一部手机,我现在躺在小区绿篱旁漆黑的排水沟里,污水已经淹没了我的半个身体,我的屏幕已经破碎。随着污水的继续渗透漫延,我随时都有死机的危险。虽然我是没感情的蠢物,我此时却忍不住想控诉——我将通过文字陈述我今天的所见所闻,并将随机发布在网上的某个平台,我已经无暇顾及是什么平台了——毕竟在我即将毁灭之前,我得抓紧时间陈述我所看到的事实:

今天下午五时,我历经长途跋涉,来到她(我的主人)手上。我是她丈夫前几天在网上下单购买的新款手机,我成了她35岁生日的礼物。她将我捧在手心的那一刻,我明显感受到她的喜悦,尽管她始终绷着脸,不苟言笑。

她迫不及待地将旧手机的号码卡移到我的卡槽里。然后自言自语说:“给小康下载几个学习软件。”说着就捣鼓起我来,当我以为她该喜形于色时,她却突然歇斯底里地冲房间门厉声喊了一声:“小安,你出来!”着实吓我一跳。

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女孩战战兢兢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女孩的眼神纯净却惶恐不安。

她冷冰冰地问:“你作业写完吗?”女孩的身子紧挨着墙壁,无声地点头。

她命令道:“快去楼下把你弟弟找回来,别想着玩,听到了吗?快去!”

女孩无声地出了门。

她站起身来,看着满屋子的凌乱,骂道:“像什么样子?”随即踢开一只躺在客厅中央的拖鞋,向阳台走去。她点开我的通话功能,拨通了她丈夫的号码。

“喂,手机收到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结婚那么多年,这是你第一次给我买生日礼物!”她语气带着嘲讽,嘴角却微微上扬。

电话那边的语气明显不太耐烦,“有新手机你用就是了。我没空回去,今天你生日,小安和小康陪你一起过吧……”

“说起你女儿我就一肚子火,昨天写作文,题目竟然是《妈妈,别打我》,害得我被老师叫去谈话。丢人现眼的东西!”她音调拔高几分。

“我说,你能不能对小安好点,听邻居说你老是宠溺小康,却经常对小安又打又骂,连邻居都看不下去了。邻居们没有谁不说小安乖的,又有礼貌,学习成绩也…..”

她急眼了,“邻居说,邻居说,你还有当父亲的样子吗?怎么什么都是邻居说,你干嘛去了?你要真的有责任心,你来带孩子啊,我带着孩子还操持家里的事,我为了谁,你女儿跟你一个样,只会油嘴滑舌只会演戏。”

电话那头也急了,“我没责任心?我没责任心我至于漂泊在一百公里外熬生熬死地赚钱吗?说话要有良心!”

“你说得好听,你背着我还不知道干吗呢,别以为我不知道!赚点钱就叫有责任心了?好几个月不回家就叫有责任心了?小孩的功课你问过吗?我呢,你又关心过吗……”她几近咆哮。对面楼的住户已经有几个人疑惑地把头伸了出来。

显然,电话那头的男人也已怒气冲天,“陈姚娣,你就是有病,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这边工程还没做完,你要我回去看你发神经吗?你要是还这样,三天两头打电话跟我无理取闹,我不回去揍你我跟你姓!”

她恶狠狠地抛出四个字:“你给我滚!”并甩手将我扔在阳台角落的一盆芦荟上,芦荟被我折断压垮,而我得以保全。哦,原来她叫陈姚娣……我心有余悸地在心里默念。

大概十分钟后,我又重新被她拾起,她用纸巾胡乱地拭去我身上的污秽。夕阳渐弱,客厅渐渐黯淡,她起身开了灯。我这才得以仔细打量这套房子:四室两厅,装修考究,却凌乱不堪。

她呆望着我,沉吟片刻,拨通了一个备注为“大姨”的手机号码。

“喂,大姨,吃饭了吗?”她竟然一改刚才的愤怒,声音变得温柔可人。

“哦,阿娣啊,刚吃啦,你知道的,我们乡下吃饭早。孩子们都好吗?”电话那头的声音不紧不慢,透着欢愉。

“都挺好!大姨……”她小心翼翼地问。

“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什么要跟大姨说,别憋在心里。以前你妈在的时候她一有不开心就爱跟我说。”

“没事,大姨……”她用手捂着嘴,却差点没把眼泪挤出来。

“没事就好,对了,前几天你爸来跟你姨丈喝酒哩,喝到后面还哭了,说对不起你妈,要不是他当年花天酒地,你妈也不至于喝药。你爸还说对不起你呢,说当年不应该对你和你姐不好。阿娣啊,你爸再怎么坏也还是你爸,你抽空就回来看看他吧……”电话那头言语中带着哽咽。

她连忙扯开话题说道:“大姨,你和姨丈保重身体。”

“好,我跟你姨丈都挺好。反倒是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很操心啊。前些日子,我听你表姐说,你在吃那个……阿米什么林来着,说是治疗心情不好的药,是吗?”

“我没事,放心吧大姨。拜拜!”

她匆匆挂断手机,眼泪立马从两颊滑落。她把我丢在沙发上,双手抵着额头。

此时,她的家门被打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快速闪进门,鞋子来不及脱,便张手跑来。男孩边跑边喊:“妈……妈……姐姐追不上我。”

她胡乱地把泪水抹掉,抬起头,恢复面无表情的脸,淡淡地说:“别给我添乱,放学也不知道回家,快去写作业。”

男孩讨了没趣,遂将鞋子一蹬一甩,光着脚蹦蹦跳跳地跑进自己房间。

此时,女孩也进了家门,手里拎着书包。她瞥见后,命令道:“小安,把书包给你弟弟。你马上给我去冲凉,热水器已经开了。”

女孩乖巧地“哦”了一声,照做了。

她起身,把我揣进衣兜里,便走进厨房去摘菜。女孩从卧室抱出干净的衣服,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女孩唯唯诺诺的声音:“妈……我脱不了衣服。”

她不耐烦地说:“怎么就脱不了?”

“我疼!”浴室里发出的声音还是那么微弱可怜。

她甩掉手里的菜,骂骂咧咧地往浴室走去,“一天到晚装可怜,跟你爸一个死样,你不躲到邻居家我会打你?你还念不念我一点好?能不能不要在外面丢人现眼……”

她刚走到浴室门口,手机响了,她把我从衣兜里掏了出来。是她婆婆打来的电话。

“妈,怎么了?”她尽力平息着怒气。

“听你对门的张姨说,你今天又打小安了?你这样怎么行啊,孩子还那么小……”

“没有的事,妈,只是轻轻打了一下手臂……”她心虚地说。

“哦,我跟你爸现在过去你们那边,已经出门了,买了点新鲜的樱桃给孩子们,顺便拿一下前几天阿伟托人从香港带回来的药油,大概十分钟到。”电话那头说。

挂了电话,她愣了一会儿神。几秒后,她突然将我往盥洗盆一撂,所幸没积水,可我几乎要粉身碎骨。撇着嘴念念有词:“你们不是来看我,你们是来看你们孙女有没被我打,其实都不是,你们是来拿你们儿子买的药油,没有好事你们会来……”

女孩轻声细语地说:“妈,我……”女孩嘴里的“我”字还没说出口,她便厉声呵斥道:“妈什么妈?我不是你妈,打小报告都打到你爷爷奶奶那去了,就会说你爸辛苦,妈妈的苦你不知道吗?你个小白眼狼……”说这她推搡了女孩一把,又伸手扯住女孩外套的衣领,瘦弱的女孩几乎要便被她拎起来。

女孩大气都不敢出,唯有双眼布满了惊恐。她俯瞰着女孩的脸,越看越气,脸也越来越扭曲。她咬着牙说:“就你会装可怜,就你会装可怜,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说着双手抓住女孩的肩膀,一扒拉,女孩像布娃娃似的,一头便往墙上磕去,咚的一声闷响。一张小小的贺卡从女孩到衣兜里溜了出来,掉在湿漉漉的地板上,贺卡上写着:妈妈,您辛苦了,生日快乐!

女孩仰躺在地,双眼迷离,气若游丝。失去理智的她如梦惊醒,打了个冷颤,她赶紧蹲下身去轻轻拍打女孩的脸蛋,嘴唇颤抖着说:“小安,小安,妈妈不是故意的……”她又慌慌张张地拿起手机(我),手抖得厉害,好容易才拨通120。她却口齿不清了,颠三倒四哇哇说了好一通才说清楚情况和地址。

打完电话,她将我胡乱地往她的外套斜兜一插,抱起女孩就往外跑。此时,正赶上下班高峰期,电梯人满为患,她便抱着女孩在消防楼梯往楼下咚咚咚地跑——衣兜里的我,被颠得晕头转向。

下到一楼,她已经气喘吁吁,她已经不知疲倦,紧紧抱着女孩往小区门口飞奔,嘴里呐喊着:“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就在这时,因振幅太大,我从她的口袋里掉了出来,好巧不巧,我骨碌几下便从排水沟盖子的缝隙掉了下去……

此时,我正躺在漆黑的排水沟里,污水即将淹没我全身了,我的屏幕已经破碎,可我依然心急如焚:女孩子到底怎样了,但愿女孩只是晕了过去。

我已经明显感到我体内的电流声滋滋作响,我预感到我即将要死机了,请看到我文字的好心人一定要揭发我的主人,揭发她的家庭,她的地址是……


文/若安山

九洲芳文投稿一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凌晨一点多,辛雨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给我,当然,都没有打通,因为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忘了把静音调回振动。 三点的...
    98Tina缇娜阅读 59评论 0 3
  • 【青·故事优选】[https://www.jianshu.com/c/11c8f8761ed1]专题推荐文章 在午...
    暖忆昔涩阅读 2,788评论 56 182
  • 这次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深远的。 身边不少朋友和同事的孩子在国外留学,新冠疫情以后,大多回国滞留家中,通...
    乐德乐阅读 2,092评论 40 144
  • “妇女被拐卖进来,先是强暴,殴打,囚禁来一遍,再逼迫其怀孕生孩子,利用孩子拴住她们,好让她们彻底死心留在村里,很多...
    lebenmilk阅读 2,491评论 12 87
  • 真是罪过,我不知道自己无意中,伤到了真念一思。 所以,有必要解释一下。 很多留言,都是诸如“写得真好,不错啊,”之...
    尉迟小隐阅读 3,586评论 85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