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母亲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不是所有人,不是所有的年纪都能够读懂母亲,读懂母爱。——题记

早上例行性跟老母亲问早辞别。

隔着长格木雕门,发现她正站在热气腾腾白茫茫一片的灶台前,整个人宛如处于仙境中一般。这大概是七十二岁的老娘每天固定时间的特写镜头。

推门,从后面悄悄地袭上去,轻轻抱住老母亲瘦骨嶙峋的身体,我的泪情不自禁盈满眼眶——什么时候已经瘦到不满我一只手臂环绕的圈了!宽大的大花短袖仿佛是挂在一根竹竿上似的……

“怎么了?要出去不回来啦?”老妈扭头笑着问我,看得出这笑容是比平时灿烂多了。“没有啊,就是想抱抱你,感觉天天看到你很幸福……”我俏皮地笑,难得地露出小女儿神态。

“快上班去吧,要迟到了!”老妈笑着拍拍我环住她的手臂。“好!”我转身离开,余光瞥见她是目送我离开的……

行车路上,不由想起五年前在中山萨提亚课后打给妈的第一个和解电话:“妈,我想你了……回来想要抱抱你……”电话那头的妈明显愣了一下,旋即狐疑地问我:“怎么突然发神经啦?” 当年那个敏感脆弱的我依然还是会为这表面的语言内容受害,但经过积极倾听练习环节的我已经能够听懂对方的语气语调背后的情绪与需求。老妈责怪我的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喜悦!

当时手握电话的我不停地擦泪,为自己四十年来流浪在外的心终于可以回家,更为这么多年来对她的误解流泪——我一直以为她是不爱我的,从小到大!

我几十年的记忆里鲜少有母亲:一年级有次没吃早饭还是小脚的奶奶送了份塌饼到我教室;我一直是老爸带大的,所以我外表言行举止很像男孩;我的所有影集里都是老爸都是儿子……

作为老大的我记忆里没有感受过母亲对我的温柔与软哝细语,看到听到的只是她对妹妹的偏爱,记忆中全是她俩在一起的身影……而我,承受的是严厉的父亲对我的呵斥与高要求。青春期的我也是非常自卑孤独,想要找个人倾吐下却总是遭遇漠然;被迫走上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岗位时母亲对我的不理解;每到农忙时对我的恶语相向,还有她经常的爆粗口……我对她鄙视嫌弃,经常出口顶撞,甚至数次和她吵得离家出走……

人真的会被记忆误导,更有自我实现的预言证实。我一直以为我是不被母亲爱的,所以我的记忆很是配合我,所有的印象脑图都是她不爱我的证据……

又记起五年前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遵照导师的话抱抱母亲,然后把自己这么多年内心的感受告诉她。记得那天我涕泪交加说完梗在心中所有的事件与感受,老娘是一脸惊讶:“你怎么会以为我不爱你啊?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我只是认为你比妹妹大,会自己照顾自己,再说不还有你爸一直照顾你吗?……”我大哭,哭得倒在她的怀里,妈啥话都没说,只是抚着我的头默默流泪……

第二次抱母亲还是我自己给学员做“爱的拥抱”练习,因为在课堂里和每个学员拥抱,回家后身体好像还是没抱够的样子,就深情抱着妈对她说了一堆情话,妈当时的笑啊,嘴巴都咧到耳根子了,我才知道木讷嘴笨的妈妈也是喜欢子女拥抱的……也是在那个时候,刚学完我这些课程的儿子每次回来都会深情拥抱她,甚至还要抱起来转几圈,妈只要看到我儿子就会主动迎上去伸开双臂了……

已经记不清多久会抱一次母亲了,但我的身上好像总残留着她的气息。她不再是我印象中那个默默垂泪、抑郁症中度的女人了;不再是那个隐忍着对生活诸多不满的弃妇模样了;不再是那个凡事总是依赖着老公的软弱女人了……自从我内心有爱有温柔,经常会和先生、儿子,甚至老爸联合起来欣赏她滋养她后,她不再木纳不再轻易“夹枪带棒”;也不再是那个经常生病消极哀怨的不愿意探索尝试的老女人了……

想起我每次给家长们做完课程回来,老妈总是会笑着主动走上来等待我的拥抱;想起我镇江的学员乘着高铁拿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来看我时,妈对我说:“你现在做的事情比烧香念佛都要积德,你想去做就做吧……”

光明进来黑暗便不存在了。停滞的爱一旦重新开始流动起来,在爱中行走的人就会变得鲜活明亮起来。当我把自己活成了一束光,我身边的人也都一个个明亮起来:家里不再压抑令人窒息,相反充满欢声笑语;很少笑的老父亲母亲也一天比一天活得舒展……

我忽然明白了:一个自己都活得不舒展的人是没法让身边人活出最好的自己的。婚前就已丧母的母亲根本不懂得怎样做母亲;母亲的整个原生态家庭都是木纳拙于表达爱的,她又怎么可能懂得去表达爱?一个人永远给不了别人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那么就先让我成为爱的源头吧……忽然好感谢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走在身心灵成长的路上,一直在不断和自己和解,才能和前半生无法在一起有心的链接的父母修复关系。“你与世界的关系就是跟父母的关系”……

抱抱母亲吧,也许拥抱恋人会是一种激情与心跳;拥抱子女会是一种骄傲和自豪……但是,深情拥抱母亲,那个已经被岁月侵蚀没有当年模样的老母亲,在拥抱的那一刹,你的心底会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与温顺……

那一刻,你会听见全世界花开的声音……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373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32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163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00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36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25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3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21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41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98评论 2 24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8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76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07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2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4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25评论 2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