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想记05(姜清)

距离上次的聚会,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期间,我没有在记录我和林逸之间的事。

林逸此人,待人温柔,气质和煦,长相也是极为清秀,仰慕者自然也是不少的。拒绝的词自然也是说了不下数十遍,他若是拒绝谁,必然是毫无挽回余地的。可他这人,偏生在他拒绝你以后,还是恨不起来他的。

说他好相与,那是与我之间才有的好相与。旁人如何,无非是不疏不远,不热不燥的。说到底,与他亲近的人也只有我罢了。意识到这点的我常常是无比暗喜的,但是,那天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悄然改变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