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过的乌镇

我去过的乌镇

文/潇璞

其实,我去乌镇并不像去别的地方那么有计划有预谋的。去乌镇,就是一时兴起,说走就走的旅行。

现在已定记不清当时是怎么决定的,只记得亚荣偶然说起了,然后聊了几句,自己就查了查,感觉不错,于是周末就过去了。到了乌镇才发现,门票好贵,和查的、听到的差距较大。那时候就有点退缩的心理了。可一想,都已定到这里了,不进去转转,又有点心不甘。就这样,我们买了昂贵的门票,开启了乌镇之旅(还好,乌镇值那样的门票价)。

记得后来读到一篇文章,说:乌镇是有味道的。确实,乌镇的味道能让你流连忘返。那里的潺潺流水、小桥人家是那么真实、朴素,却又是那么温馨,让人说不出的忘怀。

乌镇是文学家矛盾的故乡。现在,走在乌镇的街角,你都能聆听到矛盾给这座古镇留下的声响。这声响,化成浓郁的书卷气、文化符号,渗透在乌镇的一砖一瓦。乌镇有一条街,叫观前街,那里竖立着林家铺子、茅盾故居、立志书院、矛公酒店等,观前街的每一处标记都和矛盾有关,每一处气息 ,都是矛盾精神的传递。乌镇养育了矛盾,矛盾也成就了乌镇。

乌镇是由一条河流怀抱着。那里的房子一律沿河而建,一律的白墙黛瓦。记得矛盾曾在《大地山河》里有这样一段记述:”人家的后门外就是河,站在后门口(那就是水阁的门)可以用吊桶打水,午夜梦回,可以听得撸声欸乃,飘然而过……“。没去乌镇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样的叙写只是作者的臆想而已。可到了乌镇你会发现,原来,诗意的写作来自现实的生活。

乌镇的河水是多情的,他亲吻着每一个来过乌镇的游人,他爱恋着生活在这里的祖祖辈辈,他把他们揉在骨髓里。他养育了乌镇人,乌镇人用每一首歌谣歌颂他的功绩。走在河边,微风轻轻吹起,柳枝风采多姿,像极了江南的女子。乌镇的河与柳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默契,这样的默契并不是一朝一夕的虔诚相遇,而是朝朝暮暮的相知相许。你看他们,多像一对情侣,男的是河,女的是柳。每每都是河怀抱着柳,柳亲吻着河。如果你停下脚步,他们会羞涩的分离,一个藏在乌篷船底,一个躲在房檐嘻嘻。

乌镇的的房子老旧的都快脱落了,可这里的人们依然舍不得离开。这里有世代相传的薪火,这里有割舍不去的情怀。尽管外面的世界缤纷多彩,可他们依然愿意守候这里的土地,守候这里的呼吸。这里的每一扇门里都住着一个精灵,如果运气好,你会听到他们“咯咯”的欢愉。 “咯吱”一声,老式的木门被打开,从里面跑出一只灰色的猫咪。它沿着台基一路奔跑,直到遇见被人丢弃的香肠,才停止自己的漫无目的。也许,说不定,他就是为了这根香肠,才舍弃自己安逸的小息。

乌镇的小桥精致如彩虹,他把每一处的相对无言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丝丝牵绊。桥下的河水忙忙碌碌,哪些船桨荡起的波纹使人们把日光装进自己的肤色里。古铜色的皮肤,是乌镇的另一个太阳,他们是乌镇生生不息的源泉,没有他们,乌镇不会有现在的诗意。后来,有一次和一位友人聊天说起乌镇,友人说,去乌镇,你得做两件事:一件是坐坐乌篷船,一件是在乌镇住一个晚上。可惜的是,当时去乌镇,这两件事我都没做。现在想想,不免有点惋惜。

我想乌篷船,肯定是乌镇人创造的,不然,怎么能叫乌篷船呢?早先的乌篷船是乌镇最基本的交通工具,乌镇人的出行、货运都离不开乌篷船。如今的乌篷船除了常规的运输功能外,还承担着游客旅游观光的重任。一艘艘乌篷船,载着满船的歌声,撑满不大不小的河渠。试想,如若,晨雾笼罩整个河面,浪漫的味道弥漫在柳树的叶尖,一不小心,邂逅就会不期而遇。

如果让我挑选一件乌镇的什么东西是自己最心仪的,我会选择乌镇的雨。比起江南其他地方的雨,乌镇的雨多了一丝沉稳,多了一缕清透。缠缠绵绵的丝雨沿着亭亭玉立的街灯流落,好似一古老的水墨,用自己的泼墨摄读这个城镇的往阙。如果要为戴望舒的《雨巷》确定一条街的话,我选择乌镇的每一条的街道。这里的每个女子都是油纸伞下的姑娘。她们“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等待着,哪一个自己的归宿。

刘若英说:“如果你想要让自己能够休息一下,然后希望去的那个地方会有浪漫跟奇迹发生,我觉得你可以去乌镇。”确实,乌镇是一个虚幻而真实的浪漫之都。那里沉淀着千年的厚重,那里飘散着现代的科技,那里真切的生活牵绊住你痴迷的神经,不愿抽离。平平仄仄的诗句是镶刻在青石板上的符曲,每一次的脚踏都是一曲婉转的歌曲。多少游客,在这里追忆似水的年华,多少行人,在这里等待相守的期遇。

找一个枕水的老屋住上一宿,聆听潺潺流水的声响,看看灯光里肆无忌惮的着迷。依水而眠,欸乃的前世今生,萦绕在梦里,千回百转,仿佛等待了别久的爱人回你怀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去过的乌镇 文/潇璞 其实,我去乌镇并不像去别的地方那么有计划有预谋的。去乌镇,就是一时兴起,说走就走的旅行。 ...
    潇璞阅读 166评论 0 0
  • 我去过的乌镇 文/潇璞 其实,我去乌镇并不像去别的地方那么有计划有预谋的。去乌镇,就是一时兴起,说走就走的旅行。 ...
    潇璞阅读 247评论 0 1
  • 其实,我去乌镇并不像去别的地方那么有计划有预谋的。去乌镇,就是一时兴起,说走就走的旅行。 现在已定记不清当时是怎么...
    潇璞阅读 100评论 0 1
  • 我去过的乌镇 文/潇璞 其实,我去乌镇并不像去别的地方那么有计划有预谋的。去乌镇,就是一时兴起,说走就走的旅行。 ...
    潇璞阅读 281评论 0 2
  • 我去过的乌镇 文/潇璞 其实,我去乌镇并不像去别的地方那么有计划有预谋的。去乌镇,就是一时兴起,说走就走的旅行。 ...
    潇璞阅读 160评论 0 0
  • 我说,我没有女朋友,没人信!我说,我有几个女朋友,也是没人信! 但是今天我想说我有好几个女朋友,她们不是我的同学,...
    田小田老师阅读 203评论 0 0
  • More Respect. Less Attack. 多了尊重,少了攻击。 多余尊重,少不了攻击。 ...
    樊辰阅读 231评论 3 4
  • 注:这是瓷心鱼的第20篇推荐。 一、关键词:专注力。 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带来了史无前例的信息大爆炸,每天充斥在网络...
    瓷心鱼阅读 253评论 1 3
  • 文:清蓝 1 最近金星又开了一档节目,叫《中国式相亲》。 我表示很好奇:什么叫中国式呢? 于是我点开节目一看,哦...
    作者清蓝阅读 487评论 6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