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顿醒当年梦

人是会一瞬间清醒的,而这个瞬间,好像是积累了很久,很久,五味陈杂,百感交织,呕心沥血,想做成一颗甜的糖,结果就是苦不堪言。

我裹紧大衣,走在十二月北方的街头,凌晨三点,北风凛冽。回想着刚刚他对另一个女孩的依恋和温柔,我好像突然顿悟了,眼泪一滴也没有流下,只是觉得解脱。

一、他真的很耀眼

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场讲座。

那是炎热的七月,讲座现场挤满了人,但是无聊的分享让每个人昏昏欲睡。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进来了,人群有了轻微了动静,但是很快,大家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这里没有人吧?”那个人悄悄问我。

“哦,没有。”我微微抬了一下眼皮,小声说道。

或许好看的人,总是会吸引人。

等他坐下后,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我心跳加快了。直到多年后我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对他有好感的,我想就是那一瞬间。

我承认是被他的颜值吸引了,不觉低头一笑,很快怕被发现,我用余光看了一眼,他正襟危坐,听得津津有味。

睫毛不长,眼睛并不大,但是鼻梁高挺,嘴角有好看的弧度,以及,特别的气质。

这时,我摸了摸自己素颜的脸,摸出放在包里的口红,去了卫生间。

我回来后,现场来了一场互动,他被叫上了台。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人群的骚动,以及,窃窃私语。

这是我正式的,正面的,看着他,笔直的身板,端正的五官,在人群中很耀眼。

然而我始终没有勇气去和他讲话,更不用提要联系方式。当讲座结束他被别人叫住要微信的时候,我悄悄走了。

二、他要我微信了

第二次和他相遇,是在闺蜜兮兮的聚会上。

一进门我就认出了他,我赶紧扯着闺蜜的袖子,偷偷告诉她:“他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过的那个人。”

“这是缘分呐,今晚加油哦。”闺蜜冲我坏笑说。

是啊,当时那场讲座结束后,我就拉着闺蜜对她讲我遇到了一个心动的人,一字一句中都是他,闺蜜还骂我废物,不知道要联系方式。

整个聚会我都很紧张,怕自己走路不好看,吃饭不好看,还因为怕自己说话不好听,总是沉默。

其实,他就坐在我的旁边,我却没有勇气和他说话,直到我玩游戏总是输,闺蜜起哄让他帮我带酒。

他端起酒杯连续帮我喝掉了两杯酒后,冲我一笑,眼神里有星星,而我的脸却红了。

“谢谢你。”我笑声对他说。

“都不是事儿。”他漫不经心的夹起一块豆腐,“莫名喜欢麻婆豆腐。”他笑着会说,很好看。

聚会结束后,他被安排送我回家,走在铺满树叶的路上,我们都是沉默,但是踩在深秋嘎吱嘎吱的树叶上,那是我的心跳。

“到家了给我发信息。”到楼底下的时候,他突然说。

“啊?”

“上楼给我发微信,我加你。”他拿出手机,我愣一会。

“怎么了?”

“哦,没事,没事。”我愣了一会,打开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

上楼后,我坐在沙发上按住自己的心跳,告诉他“我上来了,一切平安。”

他回复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握着手机,我开心了许久,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三、那是爱啊

如果说,我因为他的颜值一时心动,那么往后的三年时光,算什么?

“我对他是爱啊”我回复着闺蜜的微信。

“那你为什么不去表白?”闺蜜的疑问,让我沉默。

是啊,我为什么不敢表白?

也许是我觉得自己不够完美,也许是他太过耀眼,也许是我觉得自己没有本事,也许是他身边总是围绕着女生。男生从来都是有征服欲的,主动的,我去表白,也许会闹笑话吧。万一表白不成,我将彻底失去他。

是啊,我有多在乎他。

清楚的记得他每年的生日,提前半年就在挑选合适的生日礼物;他组的饭局,酒局,我来例假肚子痛到打滚也要吃止疼药去参加,需要喝酒的时候也义无反顾,只为能和他呆在一起;我时常为了见他叫一伙人来家里吃饭,饭桌上总有我精心学过的麻婆豆腐;听着他说自己在乎的女生已经离开他几年了,看着他家里放着的关于她的一切,我知道,他的心里,一直有个无法忘怀的人。

所以我看着他处处留情,风花雪月,无言以对。

只是心里在下雪,那种寒彻透骨的心酸,让我时常无法入睡,

我依稀记得那日他喝醉了酒,他拉着我,对我说:“我现在也不抗拒结婚的,只要对方人好就可以。”他摸着自己手腕的疤痕,又说:“只要她能接受我为宋薇留下的这道疤痕,我会坦白的,我不会隐瞒的。”

也许是酒精作怪,我竟主动去拥抱他,他没有拒绝,其实我在想,如果他愿意抱我更紧一些,我就什么也可以不在乎,宋薇给你的空白,我用一生来填补。

赵阳在我肩旁轻微哭泣,“我愿意。”我小声说这,我有种吻他的冲动,还未行动,他便推开了我,“回家吧。”

回到家我一夜未眠,为什么,他可以和别的刚认识的女人接吻,拥抱,玩闹,为什么,他不肯给我一个吻,哪怕是失态,我也有勇气跨出另一步。

四、我愿意陪伴他

纠纠结结这么多年,我想,主动这一步,由我来吧。

“是啊,你早该行动了,有时候,他也许是因为在乎你,而你又沉默冷静,他不敢。这也是在乎的一种表现。”闺蜜搂着我,鼓励着。

是吧?或许是因为他在乎我,觉得我好,所以不愿意伤害我呢?

所以在他生日那天,我请了假去他工作的城市找他。那时,他离开我们从前所在的城市半年了。

半年时间,我找各种理由找他12次。

我想,他会明白吧?

那么,这次生日,我就豁出去表白了。

去了他过生日的KTV,人不多,五六个人,大家聊天,喝酒,见我去,他热情的让我坐下,给我倒酒。我摸了摸肚子,今天是我例假,但是为了他生日开心,我无所谓,冰凉的酒入喉,对上他星星般的眼睛。

他从来不知道我随叫随到的日子,很多时候是例假,我也从未表现过,他也从未过问过。

看着他又瘦了,我很心疼,走过去劝他少喝酒,他笑笑,将酒杯递给了我,我一饮而尽,肚子翻江倒海,没关系,我贴了暖宝宝,我愿意陪着他。

酒过几巡,醉意朦胧。

我看着他对一个女生嘘寒问暖,叫服务员送来了开水。

五、可以离开了

我想等人散了对他表白。

在场的人都走了,剩下我和他,另外那个女生,以及另外一个男生。

“呐,你负责把余涵送回去哦。”赵阳对那个男生说。️余涵,就是我。

“可是,我女朋友在楼下等我。”那个男生说。

“那你走吧,这里我来解决。”赵阳挥挥手。

那个男生拿起衣服如释重负地离开了。赵阳突然对我说,“你出来一下。”

来到走廊,赵阳挠了挠头,“余涵……”他沉默了许久,我看着他,“要不,你打车回酒店吧,我得把杨瑶送回去。”

听到他说,我愣住了。忍住颤抖,我告诉他:“好。”

回到ktv,赵阳对我笑了笑,说了声“大家回吧。”

我抓着包的手在颤抖,包里有我精心准备的礼物。他拿起大衣,告诉杨瑶,别着凉,穿好衣服。

下楼后他带着杨瑶离开了,我等了许久的车,不见一辆,我选择步行前行。

十二月的北方,寒冷刺骨,我感觉不到。

凌晨三四点,我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觉得自己像个像话。

杨瑶需要人送,需要人照顾,我不需要吗?

她生活在这个城市,而我,只是陌生人住酒店啊。

我忘了自己怎么走回去的,躺在床上,看到闺蜜兮兮前三个小时发来的信息“怎么样啦?”,我没有回复。

终于没忍住,在卫生间淋浴下哭出了声。

赵阳啊赵阳,从前,你因为宋薇,怕害别人,为了逃避,风流一世,你说这些人你不在乎。所以我一直等着你看到我的真心,可是,对于杨瑶,你在做什么,你对我,️又在做什么?

一朝顿醒当年梦,赵阳对我,从来没有过心思,他口口声声的放荡与拒绝,只是不爱我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