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本你等着!(奇思妙想15)

-1-

晴空万里,鸟蝉齐鸣,紫金山深处曲径通幽的一处小院。

我一身宽大灰白的长袍,蓝色布带,盘腿,直颈,收颌。收心求静、安炉立鼎、开经通脉、周天炼精......这十三句打坐口诀本来已经是烂熟于心,可今天偏偏气也喘不匀,眼皮一直乱跳。

“阿正!"师傅就在旁边,明明一字禅眉丝毫未动,却早已发现我的躁动。“耳观眼,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师傅的每个字就像撞钟的回声,让我不由得入定。

这是我跟随师傅的第三个夏天。师傅非僧非道,却有着极高的悟性,没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岁,要不是一次机缘师傅救我于水火,我也没有福分能跟着他老人家修行。

“师傅,弟子刚才一直无法平静,是因为昨日看了80年前南京大屠杀的一些资料,总是想起30万被日寇蹂躏残杀的军民,就......”乘着午休,想解释一下。“世事无常,各有天命,先做好自己的事吧。”师傅没有任何表情,小口咀嚼着青团。

“师傅,恕弟子冒昧,您平日里教育徒儿要惩恶扬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这样的惊天血案,您就没想过要阻止吗?“凭着七尺男儿的一腔热血和师傅争辩。

“唉,早料到你修正果必经此劫,也罢。”师傅掸掸身上的饭屑,起身背对着我垂手而立。“当年为师也在南京,因为有些道行,不为贼兵所困,但也实在救不了其他人。目睹尸横遍野冤魂四处,身为华夏儿女哪个不肝胆尽碎。可国运已定,无人能改啊。”没想到师傅也有些动容。

“为师其实不该再动凡心,但这也是你我命中注定,今天就了了这桩心愿吧。”不等我搭话,师傅身形闪动,划了几个太极,居然在院中破出一个大洞,黑乎乎的往里灌风。“阿正,你有四次机会改变历史,不能人言但可尽力,切勿贪恋妄境。”

一切发生太快,我其实没想干啥,就被师傅一把推进了黑洞。

-2-

一片沉寂,四周隐隐水光波动,大群淡黄色小鱼和迁徙的候鸟一样排列整齐忽左忽右。我怎么在水里?我可不会游泳!

一着急就张嘴,四周悠闲自得的鱼儿们顿时四散奔逃一只不剩,好在没有被涌进来的海水咸死,反而很适应似得。才发现自己嘴好大,眼睛好小,乌黑宽厚的皮肤,身体越往后越窄,居然还有一对鳍!

我是一条鱼!确切的说好像是条鲸鱼!

什么情况,师傅说让我改变历史,可这眼看就成为餐桌上的生鱼片料理了,还如何拯救中华?

试着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第一次感受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样子,下定决心有机会再回人身,一定要学会游泳。尽管自己是鱼,但还是哺乳动物,过一会儿就需要浮上水面换气呼吸的。正被自己鼻子的喷泉感动,远处仿佛出现了一大片黑压压的船队。

为首的大船上高高飘扬着一面旗帜,绣着一个”秦“字。船头伫立一位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长袍方巾炼丹术士的装扮。身后太师椅,一几方桌,一把帅旗立于一旁,竟是个“徐”字。

“徐福?”我又差点张嘴。居然到了秦朝!

-3-

徐福东渡!我的鲸鱼脑袋飞速运转,好在记忆都在,相传他携三千童男童女登陆日本,自己成为日本第一代天皇。如果我能成功阻止他东渡,也就没有了1937年的日本!师傅真有你的,瞧好吧。我晃动身体,如离弦的箭脱缰的马放学的孩子一样,冲向徐福的旗舰。

“有海兽!有海兽啊!”我还没有接近船队,就已经听到此起彼伏预警的呼声。时间就是金钱,我加速扇动肥厚的尾鳍准备奋力一击!却感觉后背一凉。

“快快禀报陛下,我之前说的大鱼出现了!“徐福不但没有惊恐,反而很欣喜的样子,船头迅疾站满了手持巨弓连弩的力士,刚才就是他们射中了我。出师未捷啊,我偏过身子狠狠撞了一下左侧的大船,几个士兵哀嚎入水,然后又是右侧的大船。

我奋力折腾却收效甚微,徐福船队船体高大,分量重吃水深,我尽管也有30多米上百吨的重量,可速度上不来形成不了破坏性的损伤。反倒中箭越来越多,有些居然刺穿了我的黑皮,血泡翻滚。

更多大船围拢过来,我已经筋疲力竭困兽犹斗了,估计现在我和刺猬无异,身上一阵阵发冷。逐渐眼睛越发模糊,远处徐福的旗舰正驶离视线。

白光一闪,看来这次机会失败了。

-4-

人声鼎沸,却一下子听不清在说什么。眼前身形绰绰,每个人都仿佛在急匆匆赶路。

映入眼帘的是个帅气英俊的外国小伙子,头戴耳机,手里的钢笔不断在我身上写写画画,差点被他咯吱的笑出声来,我才发现自己这次是张纸!

小伙子穿着深绿色军装,肩章一个大大的白头老鹰,胸牌上清晰可见US的字样。美国大兵?!

不远处一沓手风琴样的日历钉在墙上,年份好像是1941,月份是12,日子最清楚是6号。这个日期感觉很熟悉的样子。能想象一张纸在思考的画面吗,好诡异。

“偷袭珍珠港!”我历史课没有白学,1941年12月7日,也就是明天日本将要袭击美国的珍珠港海军基地!!

我也是醉了,一张纸如何改变历史!门口一阵骚动,一把轮椅众星捧月般被人推了进来。

罗斯福!

-5-

从大家打招呼的称谓可以判断,他就是二战期间美国的传奇轮椅总统罗斯福。尽管离得有些距离,但能看得出本人比照片上要胖一些,但更严肃。深陷的眼窝,满脸的皱纹,只是强打精神和身边的人挥手致意,一句话都没有。

总统被推到旁边一个由宪兵把守的密室,小伙子需要整理刚刚截获的情报。我被一把抓起,匆匆塞到文件袋中,剧烈的颠簸,不一会又轻轻摆放在了桌上,被一只宽厚的大手压住。

应该是机密的军事会议,几位随行的将军介绍着各地的战况,总统只是简单的回应,不时拿指节敲打着我。有人提醒了文件袋中是最新的情报,我被缓缓抽出。

“明日,日本将突袭珍珠港,旨在摧毁我方停泊维修的各类船只,妄图一举消灭我方的海上主力......”我能做的就是把之前含糊不清猜疑推测的字眼,全部换成坚信肯定的措辞。只要能引起罗斯福的注意,一定可以把被动变主动,不等小日本来袭,就打回去了!

没想到总统根本没多看一眼,而是把我揉成一团放在桌上,让其他人都出去。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偷袭珍珠港的事情,千万不能暴露我们已经提前知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惊愕当场,还没有缓过劲,就闻到一股自己烧糊的味道,白光一闪。

-6-

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如小山高耸的海浪几乎与天混为一体,分不出上下高低。上千艘战舰密密匝匝的桅杆仿佛淘气孩子撒到池塘里的冰糕棒,一会儿就要被吞噬沉底。

我又回到海上了!不过既没看到鱼儿浑圆的身子,也没发现纸张飘逸的侧影,我好像是风。

仔细看相距海面不远的陆地上已是人间地狱,箭矢如雨四下飞射,蔓延十几里的岸边开阔地带数不清的士兵近身肉搏。一面4米多高的石墙把内陆隔开,背着箭囊的射手从上而下肆意射杀着对方。

海上的船只极力想靠岸增援,但已经无力对抗飓风自身难保,而岸上的一方凭借石墙的优势渐现主动。

我这才看清船上的旗号竟然是“蒙”,而即将获胜的一方就是手拿长柄弯刀的鬼子!

-7-

看架势,这应该是公元1281年忽必烈第二次征伐日本。史传因为海上神风的保佑才让日本幸免于难。这次可不能再错失良机了,我得收工啊!

第一次当神,效率很高,未用半刻,风平浪静。海上的船只如潮水般涌向岸边,大队的蒙古人、汉人、高丽人集结推进。出来厮杀的日本武士尽管武器精良,也架不住蒙古大军的人多势众。

忽然听到划破空气的声音,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原来是舰队装备了回回炮,一种和抛石机类似的攻城武器,威力巨大射程爆远。鬼子的石墙应声而倒,缺口处即刻混战一团。

这回小日本没招了吧!我依附在一朵云彩上洋洋得意。忽见石墙内冲出一队身负重甲的武士,蒙古军队的刀枪竟然无法穿透,被对方的刀长力猛打了个措手不及。更悲催的是,两边兵刃相交,大部分都以蒙古刀剑折断落败。

转眼又有一队弓箭手在武士的掩护下靠近搁浅的大船,吐着火舌的飞芒钉子般深嵌入骨,箭头上涂得都是鱼油,一着一片。我的笑容还没有收,蒙古船只已是一片火海。

黑烟滚滚,热浪逼人,我这风神再使劲就成了帮倒忙的了,眼前只能一片白光。

-8-

宫廷巍峨,飞檐下银杏树枝繁叶茂,正是当午,地上斑斑点点如浩夜繁星。

雕梁画柱的石亭,四个圆石凳,一张圆石桌。镶嵌宝珠的燕翅官帽置于桌上,细颈大肚的酒壶边半杯黄酒,一位身着紫色官服头顶发簪的男人伏案疾书。

我是他笔旁边的一堆小棍,自己数了数,应该是50根的样子。

自己的形态真是越来越奇葩,实在想不出这个样子能有何表现。不过不能小觑师傅的法力,之前的三次都还是有机会改变历史的,我需要静观其变。

我不时被这个有着一缕长髯的男子抓起来扔下去,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对撒落在桌子上歪七扭八的样子仔细端详,然后用毛笔在旁边的本子上勾勒简图,再赋诗一首。

很有艺术细胞的样子,写日记带插图,这难道是剧组休息,演员在写日记吗?哪为什么要扔棍儿?

李淳风?

-9-

当我瞥到本子上已经写到第三十九回时,更坚信这是到了唐朝,面前这位应该就是著名的天文学家、数学家、易学家李淳风大师!

那本子就应该是《推背图》喽!

电光石火之间我又被抓起来扔到了桌子上,一瞬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应该做什么才能改变历史?不知道我的造型对不对,但李大师面带笑容,唰唰点点写下了几句话。

“鸟无足,山有月,旭初升,人都哭。十二月中气不和,南山有雀北山罗,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这是预言抗战胜利的几句话,我想着至少给未来留些好的念想吧,坚持抗争,静候胜利!

对了,还有我中华复兴、日寇衰败的第四十五回!我的舞姿更加精湛,空中翻腾着优美弧线,大师更加欣喜。

“有客西来,至东而止,木火金水,洗此大耻。炎运宏开世界同,金乌阴匿白洋中,从今不敢称雄长,兵气全销运已终。”

不知何时一个年长些的男子踱步身后,看我和大师配合的天衣无缝浑然不觉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由得猛地一拍:“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大师幡然醒悟,而我被扬手弃置一旁。

又是白光一闪。

-10-

头有些痛,但熟悉的花香鸟鸣环绕身旁,有种如释重负,死里求生的感觉。睁开眼,师傅笑呵呵的站在我的对面。

“阿正,如何啊?”

惊涛骇浪无法阻挡求仙,政治的黑暗难以置信,战争考验真正的实力,预言竟然是靠把戏编写。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历史,究竟是日本伤害了我们,还是我们自己在伤害自己。

“师傅,我明白了。一切皆有因果,一切自有定数,否极泰来阴阳流转,靠机缘巧合是改变不了历史的。“

“阿正,你领悟的不错。但为师也要提醒你,其实历史可以改变,但需要先改变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