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三百年】第三章 多事之秋(四)背后的那个男人

96
一只支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6.02.17 23:33* 字数 3345

4.1.努尔哈赤背后的那个男人

如果说张居正是李成梁心中的神,又敬又畏,那李成梁对戚继光有的只是尊敬,在李成梁没有袭职没有崭露头角没有名满天下的时候,戚继光17岁袭职20岁崭露头角35岁名满天下,那时候的李成梁还只是一个整日不知前途为何物的穷逼武生,就是个满怀志向的屌丝。

即使后来李成梁青云直上,渐渐追赶上了戚继光,甚至并驾齐驱,李成梁对戚继光的尊敬也没有丝毫减少,不过那种尊敬已非之前的小人物对大人物,而是一种平等的尊敬,带有几分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味道。

张居正、戚继光,都是李成梁佩服的人,前者身居庙堂中枢,运筹帷幄,公私分明,以一己之力操控整个大明王朝;后者战功赫赫,灭倭寇,御北虏,天下闻名。

但前者死后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与其关系甚密的大臣武将无不遭受牵连,改革的功绩只字不提,改革的功劳却被尽收囊中,改革的弊端被无限放大,全盘否定张居正;而不同于李成梁的是,后者正好是前者“关系甚密的大臣武将”,所以戚继光被调回故乡,半年后因言官攻击旧事重提被罢官,1588年1月在贫困与重病缠身的情况下,一代名将就这样黯然离世。

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成梁,心中久久不能自已。

如果说张居正的经历让李成梁开始“堕落”,那戚继光的经历便使得李成梁的“堕落”无法挽回,李成梁抛去了自己之前坚信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他心里,阴暗面正在逐渐扩大。

“我为大明做的已经够多了。”

这是他的内心想法。

这个“堕落”,在我看来是不可避免的,无关李成梁。

首先,李成梁认识到了群体的重要性,他之前也知道因为自己战功赫赫客观上很多官员都沾了自己的光,倒张运动中这些人也没有攻击自己,李成梁开始拉拢他们,送钱送东西,结交朝里的王公大臣,维系自己背后的利益集团,形成了一种传统意义上的“官官相护”,用金钱换取朝中官员对自己的庇护和支持。

其次,在用兵上,李成梁一改之前的方针,对于俘虏和百姓也痛下杀手,以此夸大战果,史书中常常见到“杀掠人畜几尽”的描述,因为李成梁在辽军中密布的势力,很少有人知道,即使知道也畏于权势不敢上报,即使上报也有兵部等官员来负责打扫。

最后,辽东问题。李成梁兴于辽东,一切功劳都建立在辽东,这让李成梁深刻的意识到,辽东是他的护身符,辽东的兴衰是他个人荣辱的晴雨表,辽东必须掌握在他的手里。

这个问题,不仅考验智商,也考验情商。

男女朋友怎么维系关系呢?两个人天天在一起,或许甜蜜,或许恩爱,或许可以增加感情,但有过经验的朋友想必都知道,这种模式很快会造成分手。

那冷淡处理呢?一个星期不打一个电话,三天不见一次面,除非必要就不联系,这种模式的结果就是没有经验的朋友都可以想到。

辽东问题就是这样,按照一般人的思维,自己为了向朝廷证明自己的重要性,把辽东整治的一片肃然,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俨然一片乐土,没有战火,百姓安居乐业,李成梁就应该这样做。

首先,这个难度很大,保证女真和蒙古不劫掠,这是办不到的,即使李成梁可以办到,但也万万不会这样做。

狡兔死走狗烹,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从某种程度来讲商鞅韩信张居正这些位就是以上的各种动物;其次也是同样的性质,但结果比他们要好,那就是飞鸟尽良弓藏,遇到个好皇帝,例如赵匡胤杯酒释兵权。

在某些事情上,如造反、改革、打江山等等中国古代史上没几个人干的事情一旦完成,他们也就失去了其相应的价值,或是身死或是隐居或是做个安乐翁,自己退出历史的舞台或是死在历史的舞台。

如果这些事情只做了一半,他们会死吗?起码不会因为以上原因而死,因为他们的价值还在。

如果辽东安稳,对明朝来说是好事,但对李成梁来说却是一个噩梦,因为他的价值不存在或者说无法体现价值,那时候等待他的只有飞鸟尽良弓藏这一条路了。

那李成梁反其道而行之,让辽东遍地烽火,狼烟四起,然后自己亲率大军平定战祸,这样就显示出李成梁的价值。

首先,这样做不是不可以,但那得是嘉靖隆庆时期,不能是万历时期。

嘉靖隆庆时期,辽东和蓟州大同等地,经常受到蒙古的劫掠,这个情况被张居正在重用李成梁戚继光的战略下平定了。

可如今李成梁镇守辽东,突然狼烟四起,之前李成梁屡败进犯的蒙古各部,说明了李成梁的才能,这样一来不等于自己打自己脸,自己否定自己?或者说你李成梁老了,控制不住辽东了,那朝廷让李成梁退休吧。

辽东一味风平浪静,辽东一味战火不休,等待李成梁的都不是好事,这点李成梁很清楚。

该平稳的时候平稳,该闹腾的时候闹腾,平稳可以堵住有些人的嘴,闹腾可以彰显自己的价值,正所谓张弛有道,女朋友想你了,你的电话正好打来,女朋友觉得你烦了,迅速保持距离,这才是大师。

可平稳好说,不打仗就是平稳,而战火就难办了,蒙古人不听你的,人家吃完饭饭碗一扔拎刀就过来打你,也有可能放牧放半年也不见踪影,这种不可预见性,李成梁没办法。

李成梁的眼光只好放在了女真身上,首先女真势力整体上讲是分散的,易于控制;其次女真首领和明朝有着名义的上下级关系,女真首领很多都被明朝授予官职,自己和女真来往也不会授人以柄。

此刻的李成梁就如同一个导演,握着他自编自导的剧本,寻找一个称心如意的演员,来配合他演出一场好戏,还是连续剧。

看到这里你可能猜到了,李成梁看上了努尔哈赤。

没错,但努尔哈赤不是第一个,第一个应该是尼堪外兰,听话易于控制,可就是脑子和能力不行。

李成梁本来就有顾虑,就想考验考验尼堪外兰,放出风去说自己支持尼堪外兰统一建州女真,看看尼堪外兰办事效率如何,结果被努尔哈赤领两三百号人打的屁滚尿流。

找演员,要易于控制,岂不是越傻越好?为什么要找聪明的呢?

李成梁需要的,是一个在女真内部有一定影响力的演员,这样才能起到效果,傻子确实易于控制,聪明的人往往变数太多,但能做事的只有聪明人,傻子能做的只是坏事。

想要在女真内部取得一定的影响力,就得有势力,明朝支持也罢,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能力。

芸芸众生只会抱怨着社会的不公,一边痛斥二代一边咒骂自己不会投胎,错误的以为背景就可以决定一切,没有能力却看不起能力,这正是悲哀。

所以,李成梁授意放弃毫无能力的尼堪外兰。

李成梁第二个候选人还不是努尔哈赤,是哈达万汗王台的长子——虎儿罕。

可惜虎儿罕也是能力不足,再加上当时哈达内部形势极其复杂,叶赫插足哈达,王台的儿子们内斗,即使明朝三令五申数次公开帮助虎儿罕,但还是大事去矣,叶赫不顾明朝警告吞并了大量哈达的人口财物,这也是后来辽东高层决定对叶赫用兵的一个重要原因,虎儿罕不久悲愤交加而死。

这下,轮到努尔哈赤了。

李成梁了解努尔哈赤,他发现努尔哈赤在行军打仗上极有天赋,头脑灵活,具有创造性思维,不拘泥于兵书。

兵书可以后天学习,但思维并非如此,后天的学习经验可以影响改变人的思维,但穷极一生也无法造就人先天的思维。

李成梁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不过是二十岁的自己,或许是往日的触景生情,或许是爱才心切,或许是如李辅般不愿意看到一个英雄默默无闻,就好像看到了一块璞玉,不雕琢成美玉心里就百爪挠心,李成梁平日闲时就指点一下努尔哈赤,教导他一些兵书战策。

在李成梁这样当世名将的教导,是多少人可遇而不可求的美梦,而李成梁的战术思维也深深影响了努尔哈赤,对于以后努尔哈赤的行军打仗起到了重要的帮助。

正因为如此,李成梁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努尔哈赤,因为除了欣赏和亲密,李成梁知道努尔哈赤的斤两。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可是,他没得选,能力不足的如尼堪外兰虎儿罕,既无法稳定女真的平衡,也无法在个人上帮助李成梁;能力有余的便是如叶赫清佳努,野心极大,对明朝极为敌视,控制不住。

努尔哈赤能力足够,有野心也只是自己的推测,姑且一试吧。

万历十七年,蓟辽总督张国彦联名辽东巡抚顾养谦,上奏建议封努尔哈赤为建州左卫都督佥事。

前文说过,这是因为努尔哈赤的“内向诚矣”“世有其劳”“能制东夷”三个原因综合下的结果。

这些年努尔哈赤的所作所为李成梁看在眼里,他的疑虑也渐渐打消,和其他人一样,他认为努尔哈赤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王台。

“或许,我走了一步好棋。”

只是,以后的变化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

一枚棋子会因为整个棋局的变化而变化,不重要而变得至关重要。

况且像努尔哈赤这样的人是不甘心做棋子的。

(大晚上更新一篇,大家做个美美的梦,睡一个甜甜的觉,一只和大家说声晚安)

上一章:扶持计划

关注专题:清朝三百年,更文第一时间知道

清朝三百年
清朝三百年
25.2万字 · 3.3万阅读 · 15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