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的今天

初雪过后,空气中带着潮湿的阴冷。

他躲在被窝里,这冬日的圣地,有谁能够摆脱这温暖的束缚呢?

但是桌上的闹铃不断,那嘀嘀的电子声,像只聒噪的小鸟,明明没有悦耳的声线,却总是扯着喉咙不断吟唱,自我陶醉般地招惹着他的不耐烦。终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没错,只有一只手,因为没有眼睛的帮助,所以这只手开始向外摸索,终于在几个回合之后抓住了那个扰人清梦的闹钟。那只手,犹如凯旋的将军,挥舞着自己胜利的果实,然后,狠狠地砸向墙边。与此同时,被窝里还传出了一阵得逞的笑声。

“幸亏没买那只会跑的。”

说完,手完成了使命,班师回朝,整个清晨,再次陷入宁静。

“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节奏感十足的乐声响起,那只手,又开始出来活动,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刚刚那么风光,紧抓着一个方块物体,迅速地拽进被窝,“喂?喂?说话啊?!”

歌曲《小苹果》依旧不停歇地唱,而被窝里,被扔出来一样方块物体,看不清楚,不过,绝对不可能是手机。

他终于掀开被子,几番折腾下,在枕头底下找到了电话,及时地划开了接听键,立即听到一声怒吼,“赶紧给我到公司来!!”接着,就是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他摊坐在床上,耳膜被穿透的痛感不可小觑,在几分钟的缓冲下,他重新启动,掀开了被子。新的一天,终于,在同被窝争斗的胜利中,缓缓袭来。

不过,清晨的美梦被叫醒,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事,直到洗漱,他整个人都还沉浸在一种与美梦生生分离的伤痛之中。这个梦可了不得,他在梦里举办了一场个人画展,在画展上就连平时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好脸色的艺术总监也都是一脸崇拜,那感觉,简直就一句话,这FEEL,倍爽!!

可一看镜子中的自己,邋里邋遢的模样,“嗯,果然是一副艺术家的气息!”在如此的自我安慰下,整了整领带,拎了公事包,就奔向公司。

他,是广告公司的职员,也算是属于创意人群,关键的是,他是个有梦想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够开一个画展,至于,展出什么,抱歉,还没想好,你问他特长是哪一方面?抱歉,他的绘画也只是高中突击的那一年程度而已,大学?你问大学?大学根本就是天堂好吗?还需要做梦?!于是他就这样,长成了成天在亲戚的公司混饭吃的废柴一枚。至于,他究竟是为什么能够重拾梦想的火焰?那就要问问他们的艺术总监大人了。

那是工作三年之后的事情,公司里新来了个艺术总监,这样的新人对于他这种有着稳定关系的人,只要是老板没换,就不需要有任何担忧,可是,就在那个人走马上任的第二个星期,那个总监,就把他的设计摔在了桌上。

“这就是你的创意?”

“驳回!”

“你也算是学设计的?”

“你是怎么进到这个公司来的?”

“废柴一个,以后凡是我接手的案子,你就不要插手!”

就这样,他还算忙碌的生活,就被迫腰斩了。虽然他本身就懒散,但也没有能够容忍自己被如此敌视还不动摇的,于是,他决定,要在总监面前,一雪前耻!!他听说那个总监当时画画挺好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被迫停止了,那我就开个画展来鄙视他好了!!于是,画展,就成了他放在口头上的梦想,可是,究竟什么时候开始画,倒是从来没见着过。

他兴冲冲地来到公司,首先,打开电脑,然后,点开新闻,嗯,接着……

“终于下班了!”一天工作时间终了,也该讨论业余时间的安排问题了。

“喂,去喝一杯怎么样?”小利攀着他的肩,两人关系不错,这个案子里,他也暗地里帮了小利不少忙,所以,这次邀请,也算是谢意。

“才不去,我要回去好好画画!我要开画展!!”说的声音很大,像是说给某个人听的一样,其他人看他耍宝的样子也都被逗笑了。

“好好好,就知道你野心大,但是在冰山总监的面前你也不小心点,你还穿不够他给的小鞋啊?!”小林笑骂道,浑然不知他口中的冰山总监就站在他身后。

“这个案子委托商非常满意,所以,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去HAPPY。”总监一脸的平静,虽然说的内容应该很雀跃,但是,在那张脸上,从来没有除了平静的表情,不过别人倒是都习惯了,只要有好消息,用什么表情说不一样?!办公室顿时欢呼起来。

“太棒了!”

“就知道总监不会是那么小气的人。”一连串的恭维和赞美,我们的大总监仍旧是一副“与我何干”的样子,连推诿的话都不说,就站在中央坦然地接受,简直就是只自傲到极点的公孔雀!他在心里闷闷地吐槽,面上,自然也带上了情绪,没想到,那只被他形容做孔雀的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你呢?去聚餐,还是回去画画?”

“去去去,当然要去啦,一天不画我也少不了一块肉!可是我要是不去,总监可就能省一大盘子肉了!”总监听完后,什么都没说,只斜了他一眼,就了出去,留他在原地琢磨着,那是称之为不屑的表情?

聚餐结束,各自回家,又是同样的一天,继续养老的模式,他撑着肚子趴在床上,今天太晚了,明天吧,明天再开始好好画画!!有研究表明每天画个三四幅,几年之内就能达到大师的水准!嗯,没错的,不过现在,先让我歇歇。

第二天,难得清静的一天,没有闹钟,好像是前一天摔坏了,没有电话,竟然都懒得打电话叫去公司了,就连太阳,也都没有,灰蒙蒙的天气,像是随时准备滴下水来。

没有了一切阻碍,他反倒是睡不着了,没有了美梦,睡眠也只不过是让身体休息的方式罢了,没有什么可以沉溺的。他麻利地掀开被子,开始一天的行程。

路过画室,那配置齐全的画室,正如这个天气,灰尘掩盖了一切,他匆匆看了一眼,一股遗憾涌出,突然就想进去将放置在中央的那幅画完成,可是,转念一想,究竟要画什么呢?还是下次吧。

在不算晚的时间到了公司,他按部就班地来到自己的座位,心中有些疑虑,公司的人最近都很奇怪,以往虽然他也没什么任务,但是从来没人把自己当空气啊,他转了转手中的茶杯,发出吱吱的声响,果然,吸引来了不少目光,可在他想要说句话的时候,那些同事又都惊恐地回过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这种遭遇,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孤立游戏,那个时候孩子们总会跟着一个孩子王去孤立一些不怎么合群的小朋友,实在是没想到,多少年后,在工作场上也能够遇到这种游戏,不过当初的他作为领导者,这次反倒成了被孤立的人,而主导这场游戏的,不用他想,肯定又是那个总监!

闲暇的工作生活总是过得很快,而丰富的业余生活,好像也没有他的份了。同事们陆陆续续地走出大门,像是身后有恶鬼追踪似的,就连小利也没打声招呼。他哀叹地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

城市,华灯初上,七彩的霓虹将夜晚装点得比白昼还清晰,路上的行人匆匆而过,不知是要去到什么地方,家还是,一个居住的房间?他在街上游荡着,没有人相伴,没有人认识,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得到他,那些陌生的面孔,不断闪过,而他,在行人的眼中,似乎连出现的机会都没有。

突然,一位大师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那大师身着淡蓝色的袍子,头发倒是正常人模样,“回家去吧。”大师的声音缥缈难觅,甚至连嘴都没动过,但是他清楚,这位大师,是在叫自己回家。

“大师想要给我算一卦吗?”他疑惑地指着自己,明明这个街上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给自己发这样的讯号?

“可否到你家去?”大师轻微地点了点头,可是嘴巴还是紧闭的,但是他依旧能够接受到大师的意思,难道这就是“隔空传音”?虽然狐疑,不过,这漫漫长夜,总要有事情用来消磨。

“哎呦,还要连带风水一起看啊,好啊,我也正好想把房间改改。”他走到前面,给大师引路。

“大师,你来看看,这是我家,怎么样,酷吧,这些都是我作画的工具!!可是很齐全的!”他引着大师来到他的画室,这是他在这个“家”中最骄傲的地方,大师审视着这个不小的房间,各种绘画工具与画板陈列似的摆着,但是,就好像缺少了一样更为重要的东西。

“这里的画呢?”大师终于开口发问,因为在路上他曾跟大师讲过,自己是一个决意要开个人画展的有抱负的青年,而画室中,没有画作,难道不令人奇怪?

“额,”他摸着脑袋,有些窘迫,心想,大师就是大师,果然一针见血,“画,还没有开始画呢。”

“一副都没有吗??”大师掐指,启唇,念念有词,他却完全听不懂,难道自家的画室有问题??若说画,还真是有一幅!他越过画架,从窗帘后面拿出了一个满是尘土的画框。

“嘿嘿,让你说中了,确实有一幅,不过,没有画完,我想啊,要是到时候开画展,这一张还不知道搁哪儿呢。”那画框被白布遮着,他迟迟不愿意扯下,竟有一种无言的羞涩。

“?”

“让那个人看到了还怎么得了,他肯定又回连嘲带讽的!!”

“原来这是一幅人像吗?”大师一直端详着,有一种你不揭开我就亲自动手的架势,无奈,他只得亲自动手了。

满是尘土的画布被掀开,一幅细腻的人物素描便呈现了出来。

“这个人是?”

“哦,是我们公司的总监啦。虽然人长得不错,能力也吊炸天,可惜就是不喜欢笑,所以,脸我决定留着,等到什么时候看到他笑的时候,再填上去。”他傻笑着,虽说那个总监总是针对他,不过,平心而论,那人长得确实合他胃口!知道自己又犯痴了,想跟大师略表歉意,却发现大师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他本能地就觉得这大师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立马给出证据道:“大师你可不要不相信哦,我可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的呢,大学毕业设计的时候,那个方案,我就偷瞄了一眼,嘿嘿,你猜怎么着?优秀毕业设计就到手了!”

最后,大师也没给什么意见,人就走了,只是中途给那幅画拍了张照片。他狐疑地看着大师的背影,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翌日,傍晚,又一件让他怎么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总监居然跟他回!家!了!!

当时正下班,他已经出了公司的门,却发现被尾随了!肯定是小利那家伙,平日在公司不敢跟自己说话,指定是来跟自己解释的。他心里这样想着,也就心安理得地走在前面,头也没回,没料到,在一个拐角处,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身后的人,竟然是那个平日里对自己指手画脚的总监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总监,现在能说话了吧,你为什么跟我回家?!”他就跟在那人身后,声音也比一般时候高了许多,可面前的人,竟然还能装作没有听到一样,一个劲儿地往里屋走。

“喂!”

“我问你话呢!”

“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一连几个问题都被忽视,让他觉得事情似乎不对头,这个人莫不是耳朵出了毛病?他伸出右手去拍那人的肩,准备在他晃神的时候趁机闪到他面前,好好吓他一下。他贼贼地笑了一笑,然后立马付诸行动!只是,手,伸了出去,却怎么都拍不到他的肩膀。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摸不到?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交错的纹路,宽大的骨节,是自己的手没错啊,怎么会?

他眉头一跳,立马又追了上去,因为那个人已经进了画室了,他绝对不可以让他看到那幅画!

“我不管你究竟是听不到还是摸不着,这个房间是我的私人领域,闲人免进!!”

说完,挡在那幅画框前,寸步不让。

可是,那个人还是看到了那幅画,还是掀开了那块画布,还是与画中的人面对面地相视着,

而他,则被穿透,像是一层幻影一般,被毫无阻碍地穿过。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会穿过我?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在那个人面前惊呼,却得不到那人的一丝关注,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不是故意不理他,而是他们根本就看不见?!!

“你已经死了”远处又传来了那个缥缈的声音,他知道,又是那个道士在给他传讯,且转瞬间,自己就被移到了门外。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装神弄鬼?我的身体也是你搞的鬼吧?!”他语气笃定,心里将事情从头到尾理了一遍,虽然很多脉络还不清晰,不过肯定都与这个假大师有关!

“我是个道士,道士自然是来收鬼的。”

他想跟眼前这道士动手,却发现浑身坚硬,连抬起手臂都十分困难。

“你又在耍什么把戏!”

“不是我的把戏,而是你死了太久,你的魂魄已经支撑不住了,若是你再执迷不悟……”

“谁信你那一套!”确如这道士所说,自己身体总是觉得疲惫,他暗地扶着墙壁坐下,嘴上却决不饶人!

“你信或不信,都与我无关,我只是拿钱财与人消灾罢了。”道士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掏出了一根烟,点上,烟雾缭绕中,这道士的身形同他的传讯一样,愈发缥缈。

“你,你拿的是谁的钱?!”

“你公司里的人,”

“是他是不是?”他向屋里指了指,一股怒气冲上来,“他就是妒嫉我活得太滋润了!”

“不是他,”

“那是谁?”

“你老板。”

“?!为什么”他眼中露出一种疑惑与不信,老板是他父亲的好友,也从没听说他们有什么恩怨……

“你还是不相信你已死?”道士终于看向他,眼睛里,似乎是一种怜悯。

“除非你拿出证据!”

听他说罢,道士没来由地将烟头朝他头上按下来,他身体正虚着,躲不开,只能闭着眼睛去承受。

火焰熄灭的嗞嗞声从身底传来,而他却丝毫没有感觉,他惊恐地转过身,原来,那灼烧的烟头,穿过了他的身体,按在了墙壁上,洁白墙壁上那一小块乌黑的印记,对他来说,竟是如此的可怕。

“证据你刚刚已经看到了吧。”道士的声音冰冷而又没有感情。

总监看不到他,他也触摸不到别人,就连烟头也都能穿他而过,这,就算是死去的证明吗?他抵着墙壁,不冷,也没有灼热的感触,他就像是一个失去感觉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失去所有感觉,只要生命还在。

“前夜你出了车祸,之后却一直徘徊在公司不去,叨扰了他们,才会找到我,”

“前夜我们去聚会喝了很多……”

“之后?还记得?”

“我,喝多了才会不记得,我记得我和总监乘了同一辆车,可是为什么他没有事情!!”

“因为,是你,替他挡了一劫。”听到这话,他顿时没有了反驳的言语,垂下头,对于这种死亡的理由竟比死亡的事实更让他深信。

他再次抬起头来,面上已只剩哀伤,“大师,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能完成,我还有梦想,我还要开画展,我,还有心爱的人,没追到手……我不能死,我怎么能死呢?”

他不断重复着这些话,而道士则是安静地听着,这种话他听得多了,每个鬼都不曾想过自己会在这一瞬间就离开人世,他们懊悔,遗憾或者怨恨,但是人类不就是这样的一种生物吗?出生就是为了不期的死亡,而最美好的一生,也只不过是将遗憾,留得少一些罢了。

屋里发出奇怪的声响,他艰难地进去,发现,自己还未完成的画正被放在画架上,而那个人,一脸认真地拿着笔,他的总监一向如此认真。身侧的夕阳洒在那个人的面颊上,打出一层光晕,像是圣洁的光辉,整个人看上去也都柔和起来。

“你可以说完你想说的再走,我在门口等你。不过,记住,他听不到你说的话。”道士的声音在耳畔回荡着,他知道,这是那道士的善意吧,看起来冷酷的人,其实,也都是有良善的一面啊。

“喂,总监。”他趴在画架上,近距离地看着那个人作画。

“我,有想过,到时,在我的画展上,一定要把这幅画,当做压轴!”

近乎透明的手,抚上画里的人,“等你来的时候,送给你,然后,问你,可不可以,跟我交往。”

说到这里,他垂下头,明知道自己这个想法现在讲出来有些可笑,不过很快又恢复精神,这已经是最后一次在这人面前说话了。

“还算浪漫吧,他们说对付高冷的人就要采取浪漫唯美的攻略,呐,你说,我那么英雄地救了你,你会不会也对我动心?或者,以身相许也好,说出来好不好?反正,我已经死了,你也只是口头上吃点亏,死者为大嘛,说句来听听好吗?”

“其实,”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人竟然真的开口了,眼睛还是看向自己的方向,他连忙躲到一边去,“看到你的时候,倒并不觉得讨厌,虽然一身不学无术的样子,但是,很热心,”那人的模样平和,像是在回忆一次美好的回忆,可是马上,面上严肃起来,就是这种表情,每次见到自己都是这种恨不得咬下自己几斤肉的感觉,他吓的打了个寒颤,“可你怎么可以做出偷别人毕业设计这种事?!”

这句话让他大悟,原来是,一切,都有了解释,为什么总监从头至尾都对他“另眼相待”?原来毕业时候的那个设计,是他的!!“总监,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那个设计是你的!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拿这个梗去找你献殷勤,怎么会去盗用呢!!总监,听我解释啊!”他极力地想去解释道歉,可惜总监是听不到的。他颓废地瘫坐在地,心道:都说这世上有因果轮回,真的是没骗我。

画已终了,那个人的情绪似乎越发浓重,他躲在画板后都能感受到那股愤怒,“你,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偷!!”耳边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没错没错,是他偷了人家的毕业设计,可是,“不折不扣”从何说起啊,他冒出头来,偷看着画架前的人。

绷紧的双唇被蹂躏地有些泛红,脸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挂上了两滴清泪,这是,在为自己伤心吗?虽然已经是鬼了,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难道,“总监,你……”话未开口,那人像是听到了一样,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幅人像画。

他挪到画前,画中的人,风淡云轻,虽然不是他想象中的面带笑颜,但是这种表情,才更像是总监的风格,“如果我没死,会不会?……”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死了。”

他转身瞧着这个房间,想见自己曾经喊出的豪言,和心底藏匿的那段美好告白,不会到来,一切,都不会到来,死了的今天,就再也没有了明天的可能。

“大师说得真有道理。”

落日西沉,夜幕即将袭来,有些人的今天即将开始,有些人的今天,已经结束,但明天都同样是遥不可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晨,穿透了夜的束缚,日光正柔和地洒在每一处角落。 他睁开眼睛,白色的窗帘中透出一条缝隙,让光亮倾洒,他不自觉地想用...
    月懒西楼阅读 60评论 3 0
  • 步履蹒跚, 走过一路的悲凉。 墙角边的青苔, 一茬又换了一茬。 敞开的生了锈的铁门, 封锁着人的一生。
    落城Angel阅读 113评论 0 0
  • 于无涯的时间里, 你静默着,一言不发; 于流转的万顷碧波中, 你藏匿着,不动声色。 任由凡尘俗事, 来来去去,兜转...
    乍暖阅读 98评论 0 1
  • (文/明月) 我的一位老师,在四十多岁时,失去了丈夫,恰逢唯一的孩子又出国读书。 偌大的家里,剩下她一人。 ​她身...
    明月说阅读 247评论 2 3
  • 工作忙,下午的会议没有参加,上午的会议还是有收获的;一方面是Homekit的分享,会后自己马上申请了gokit;另...
    nonoBoy阅读 17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