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决定改命运(1)临时决定

在青岛的最后一个月,我的家人同学都没闲着,北京的同学积极的联系北京的医院跟专家,而我姐则是去北京各大医院挂号咨询,收获了厚厚一摞就诊卡之后,结合北京同学付出的努力,最终我们决定去北京307医院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这件事李同学跑前跑后联系主任帮忙甚多。

终于到了北上的日子,跟我一起的是我爸和我二姐,来到青岛火车站,我们在附近的小饭馆吃了饭,电视台的记者跟我的几个同学也赶了过来,在他们跟火车站的协商下,我们提前进了站,上了火车,火车上,车务人员为我提供了免费的午餐,在到站后,有工作人员为我送来了轮椅,虽然我可以不用,但是工作人员再三的劝说,我只好坐了上去,一直把我送上了出租车,算是正式离开北京站,离开了青岛。

因为已经是傍晚了,先去了住的地方,吃过饭后,我们就开始商讨第二天去医院的事情,这个时候我在病友群里找了很多老前辈仔细的咨询,询问他们的意见,商讨了一番之后,我决定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我要用的是我姐的五个点的半相合移植,而那个时候的307医院半相合移植技术才刚刚起步,于是,最终我做出决定:去我毫无了解的陆道培医院。那个时候都传道培医院是私立医院,不能报销,但是那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命再说其它的了。那么问题就来了,临时改变了决定,而对那里一无所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是去现挂号咨询还是怎么的?最终,我们赌了一把,找到了一位病友,要来了他当时主治大夫的电话,也就是后来我主治大夫周大夫的电话,在通话中,我们说我们就认准了您,别的大夫我们都不认,结果就出奇的顺利,大夫说那你们来住院部直接来住院吧。

就这样,我们收拾好行李,一大早打了一辆车,直奔燕郊而去,摸索着到了医院,东问问西问问跌跌撞撞的我们就来到了住院部的周大夫的病区,在办公室里,我静静的坐着等待着大夫查房归来。

周大夫回来后直接把我领到了病房,踏进病房的一刹那,我去,有电视!我去,有沙发!相对于青岛,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收拾好坐到病床上,周大夫又详细的问了我现在的情况,做着记录。在询问完之后,丫的还要抽血跟骨穿。护士推着小车进来,拿出了一堆抽血管,我去,足足有十几个,之前我从来没这么玩过啊~这抽着我的血还得收着我的钱,这些我都忍了,最不能忍的是你丫抽到一半抽不出来~然后还得扎一针~

就这点事,一上午就过去了,接下来就是要吃来到这个医院之后的第一顿饭了,我姐去办了饭卡,因为在青岛吃惯了俩人十块钱的饭~我姐打饭上来之后我们就感慨:这里饭真贵啊,五十多块钱都没见着点什么实在东西,没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既然已经决定在这安心治疗了,那么接下来事情就多了,得在附近租房子,得买各种生活用品厨房用品等等,这些事情自然由我姐去办了,我爸在医院里陪床。

前面说过我爸吃饭得有酒陪着,在这里依旧~吃饭的时候得来一盅小白酒,直到有一天,被护士发现了,继而被护士熊了一顿~就此断了我爸的病房小酒路。

因为比较久远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有一件事我还记得比较清楚就是有一天中午我泡的方便面吃的,这在现在是绝对不允许的,然而那个时候还是不知者无畏啊~

骨穿结果出来之后,结合之前的情况,已经确定了移植的方案,排了仓之后,继续打一个化疗等待仓位,这次的化疗的方案跟青岛的完全不一样了,好像是说青岛的剂量也比较小,可能是阿糖胞苷跟柔红霉素吧,再次开始了熟悉的日子,每天就是输液睡觉,不过现在还多了个看电视,顿时觉得生活还是美滋滋的,根据医院其他病友的嘱咐,我姐把租房子什么的事情也都搞定了,也开始吃自己家做的饭了,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开始了我生命的涅槃重生之路。这一疗程还是蛮顺利的,不良反应也不是很严重。那么问题来了,住的是双人间,自然会有病友,这次又会是什么样的病友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