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6

                                                蚊子

      时间渐渐逼近七月,气温一日高似一日,我本不惧怕高温,因为温度带来炎热的同时毕竟也带来了美丽的服装、多样的水果和美味的冰激凌。可是,夏天有一样东西比高温更让人厌烦,那便是蚊子!

傍晚,太阳携带很大一部分暑气下山休息,晚风轻抚,树叶发出刷刷拉拉的声音,呼唤在房间里憋了一天的人们赶快出来纳凉。但若你响应这呼唤,欢天喜地地跑出家门,那便要遭殃了!因为这个时候,所有的蚊子已经整装待发,决定好好犒劳一下一天都无比干瘪的肚子啦!当你露着小白胳膊小白腿清清爽爽走下楼来,立即就会感受到蚊子的热情。它们忽地一下全部围拢来,紧紧地将你搂在它们怀里,作为回应,你便登时动作起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噼啪之声不绝于耳,真个是合乎桑林之舞,中乎经首之会,好不美妙!当然,那是别人的感受,此时的你正在为保卫你领土不受侵犯而与蚊子做殊死地战斗,纳凉的心情早已逃到了九霄云外,但不久,你还是败下阵来,落荒而逃,带着满身的包躲进小楼独自疗伤去了。

但你别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了,其实真正的战斗在你上床之后才算打响。劳累了一天的你正准备好好地和周公约个会,忽然一阵嘤嘤之声穿透你浓浓的睡意之墙传入你的耳膜,你迷迷糊糊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蚊子的高射炮射中,一番手指运动之后,你想继续你的睡觉之旅,可是那该死的蚊子又吹着进军号来了,围着你的脑袋不停地叫嚣,真个是蚊叫脑袋东,蚊叫脑袋西,蚊叫脑袋南,蚊叫脑袋北啊!黑暗中,你好不恼怒,挥动你的手掌,一阵乱打,可惜,这种还击命中率太低,但打痛自己的几率却高得很,一番折腾下来,蚊子没有打着,睡神却被赶跑了,想着明天的工作,你又重新闭上眼睛,和蚊子谈判起来:老兄,拜托你,请你悄悄地来,扔掉你的行军号。贡献点血,我没意见,只希望你吸血时安静点,有点职业道德,不要吵醒我,好不好?可是蚊子呢,似乎不为所动,继续大张旗鼓地攻击,你恼羞成怒,打开灯,誓死也要打死这只该死的蚊子,瞪着高度近视的眼睛,不放过任何角落,只看得你老眼昏花,却依然是遍寻无果,又困又累,颓然躺下,只好自己安慰自己,想想人家林语堂,聚蚊成雷,安然静卧,全凭心境。好了,蚊子,今天姐姐我不陪你玩了,拜拜了!钻进被窝,将头蒙住,任凭蚊子在外轰鸣,悠然睡去(其实,是太累太困,顾不上了,哈哈)!

记得小时候,有一对城里的小姐妹曾是我们取笑的对象,她们是来农村看望奶奶的,不曾见识过农村蚊子的水平。在城里时,他们夜夜躲在蚊帐里,可是,奶奶家没有蚊帐,他们躺在没有任何防御措施的床上,将自己的躯体完全暴露给了蚊子,蚊子当然不放过这美餐一顿的机会,一哄而上,开始了饕餮盛宴,小姐妹实在受不了了,便躲在了床底下,试图和蚊子来个藏猫猫游戏,没想到蚊子依然紧追不放。第二天,她们浑身是包的找到奶奶,说:奶奶,农村的蚊子眼睛真尖呀,我们躲在床底下它们都能找到!这对可爱的姐妹只住了几天便回城了,想必是被蚊子给赶走的。从此农村的几只咬过小姐妹的蚊子可以有炫耀的资本了,它们可是吸过城市人血的蚊子哇!

人和蚊子的斗争每年都会上演,不管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也不管你是王公贵族还是平头百姓,蚊子一律平等对待,且近千年来从未爽约,真真恨的人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人类让那么多物种都灭绝,面对着这小小的蚊子,却只能徒唤奈何,岂不可笑?也许蚊子顽强地活在人世间,就是为了给自大的我们一个警告!

                                                (二)跳蚤

闲时和孩子谈起跳蚤,她甚是茫然,这不怪她,因为从她出生到现在,从未见过跳蚤是何方神圣。但在我的童年,跳蚤却是赶不走、杀不绝、逮不完的铁杆追随者,任你使尽浑身解数要和它断绝关系,蓦然回首,它依然在土炕之上,不离不弃。

北方的土炕是产生跳蚤的温床。为了让土炕更舒适柔软些,人们往往在席子下面铺上稻草、蒲苇或者麦秸,这正为跳蚤提供了藏身之所。白天的时候,它们便藏身其间,任你火眼金睛也寻它不着。一到晚上,它们就集体跳出来,向人类的肉体发起总攻。一旦跳到人身上,它便疯狂地吸起血来,一直要撑得肚皮溜圆才肯罢嘴。跳蚤是吃饱了,人可遭殃了,浑身都是红色的包,奇痒无比,恨不能挠烂才解恨呢。

最可恼的是,白天在地里累了一天了,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吃罢晚饭,往炕头上一横,呼呼到天亮。蚊子再肆虐,还可以把它挡在蚊帐外边,可跳蚤呢,简直没有办法来对付它。小的时候,我和母亲都比较敏感,常常是父亲和弟弟鼾声大作,而我和母亲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打开灯,寻找半天,只看它快速跳跃而去,不知所踪。呆呆的坐在炕上,睡吧,它定会再来作案;不睡吧,你又能做什么。又累又困,不堪其扰,有时候竟至委屈地落下泪来,是那种恨之入骨却又那它无可奈何的委屈。

奶奶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一个小偷到一户人家里偷东西,趁黑潜伏于屋梁之上,想待两夫妻睡熟之后下手。寂寂人定之后,小偷正待行动,忽然,灯亮了,只听得两口子说:快,找一找,找一找。小偷一惊,难道他们发现自己了,于是屏息静听。床上一阵窸窸窣窣之声,接着,女的说:呀,好像在那里一个。男的说:让我看看,若让我逮着它,我定要咬死他,吃了它,谁让它祸害人。女的说:对,就在那里,抓住它,快!小偷在房梁之上越听越害怕,这两口子可真是厉害呀,万一被发现了可咋办呢。这时候,下面男女忽然一齐大喊:逮着它,别让它跑了。小偷一哆嗦,从梁上掉了下来,摔了个半死,抬起头一看,炕上一对夫妻,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男的嘴角还残存着一点血迹,他刚刚把胜利逮捕的跳蚤正法。

逮跳蚤逮出小偷来,也只有深受跳蚤之苦的人才能想的出这自嘲之法聊以自慰吧。可是,逮着跳蚤后将其咬死,确实是当时老人们盛行的方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见人们对跳蚤的恨有多深。不过这种方法年轻人可不敢用,每当看见奶奶拿着一个跳蚤放在嘴边,扑的一声咬出血来,我都觉得很恶心,可奶奶说:自己的血,脏什么?我可不敢保证那些血都是自己的,就算是自己的,已经进了跳蚤的肚子啦,也够脏的了。况且,用手逮跳蚤也实在是收获不大,往往人累的半死,跳蚤是一个也没有逮着啊。

所以,我和妈妈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打扫卫生,然后喷药。首先将被褥全部转移至晾衣杆上,逐一喷上药水,然后,将炕上的稻草取出,放在院子里晾晒,喷药,再然后,将炕上的浮土清扫干净,用器具盛出来,喷药埋掉。最后将家里里里外外喷洒一遍,就算大功告成了。晚上的时候,重新铺炕,换上新床单,就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上一大觉了。不过,与跳蚤的斗争绝对是持久战,不能毕其功于一役,所以,这样的工作,一个夏天就要重复好多次呢!

年年岁岁蚤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们这些小孩子在与跳蚤的斗争中一天天长大,家境也越来越好,家里也越来越干净,土炕换成了床,土的地面换成了地砖,跳蚤忽然有一天绝迹了,夏天除了蚊子,竟不再有跳蚤来骚扰了,每个夜晚都可以安睡到天亮。跳蚤,这种无处不在的小虫逐渐住进了字典里,成了一个名词。

                                                         ()  虱子

 喜欢看动物世界,尤其喜欢看猴子,每当见他们挨挨挤挤地坐在一起,互相梳理毛发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笑起来,总觉得着这温馨的场面特别熟悉,像极了小时候母亲在阳光下给我捉虱子的场景。

 虱子,本是让人讨厌之物,一旦在你身上扎根落户,便很难根除。它特别喜欢人的头发,当年几乎每个小孩都有过头里长虱子的经历。不但痒,还特别难看,因为虱子的卵,我们称之为虮子的白色透明物体,会紧紧附着在头发上,白白的一片,甚是扎眼。长了虱子之后,大人就会命令我们剪短头发,这样便于洗头和捉虱子,小姑娘爱美啊,谁都不愿意将头发剪得那么短,于是便经常上演妈妈前边硬拽着去理发,孩子在后边哭哭啼啼死活也不愿去的惨剧。

 我妈妈没有给我剪头发,我很感激她。谚语说:虱子多了,不咬人。据我的经验,这纯粹是无稽之谈。虱子多了,当然更痒,除非你被虱子咬麻木了。于是每天中午,妈妈都会将我拉到院子里,让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给我篦头发,对着阳光,将头发披散开了,妈妈拿一把篦子,一下一下给我篦头发。篦子是一种齿特别密的梳子,这样一下下梳下来,大部分的虱子虮子都会被篦掉,太阳暖暖的照着,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着话,我惬意的坐着,看院子里麻雀打架、小鸡争虫、小狗撒欢,懒懒的几乎要睡过去。

 还记得有一次,大娘的外甥来做客,那是一个有着长长头发的漂亮姐姐,吃过午饭,她说头痒,我们便提议帮她松开头发捉虱子。于是拿一个小凳放到大榆树底下,让小姐姐坐下,我们三四个孩子,三四双手将她的头团团围住。虽然阅虱无数,但我们还是被吓住了,轻轻抓起一绺头发,就会发现一个个蠕动的虱子,不大的一个头,天啊,这是多少个虱子啊!我们决定数一数,我们不断地惊呼声引来了大人,他们也都期待着我们的结果,您猜怎么着,我们最后竟然捉了50多只!姐姐神清气爽的离开了,我们大人小孩笑作一团。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候,这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就连现在,谈起那个姐姐,每当我们想不起来她是哪一个的时候,妈妈就会说:就是那个你们给她捉虱子的那个,哎呀,一个不大的孩子,怎么就会有那么多虱子呢!哈哈,这位姐姐,真是抱歉了,把你当年的糗事说出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其实,虱子分好几种,长在头发里的,是头虱,还有长在身上的,叫体虱。古人扪虱而谈,应该就是捉的体虱,在我印象里,我们几乎没得过体虱,有体虱的大部分是一些老人或者流浪汉。他们常年不洗澡,并且那个时候的裤腰总是特别肥,一层层的叠起来扎在腰间,特别容易藏污纳垢。扪虱而谈这个成语,总是让我开怀大笑,你想像一下,一群文人,嘴里谈着四书五经,或者诗词歌赋,双手却解开裤腰带,不停地抓着虱子,岂不笑杀!

老人们晚上脱了衣服之后,就会就着电灯捉虱子,我奶奶也不例外。奶奶眼睛不好,捉虱子时需要戴着老花镜。我们几个孩子戴着眼镜学习,奶奶却戴着眼镜捉虱子,且认真程度绝不亚于我们。有时候我们一抬头,就会看见奶奶歪着脑袋,半张着嘴巴,一寸寸检视着,找到一个,便放进嘴巴里,扑哧咬死。这个时候我们会忍不住哈哈大笑,奶奶就假装生气地大声说:小猴崽子,不好好学习,光知道笑话老人!来,你们眼睛好,帮帮我!于是,我们一哄而上,嘻嘻哈哈地捉起虱子来,就像一群小猴子依偎在母猴子身边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虱子早已退出了我们生活,可现在回忆起来,我竟一点也不恨它,它虽不是好东西,奇怪的是,关于它的记忆却全是温馨美好的。

可见,回忆确实能够美化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基于收缩分析的隐私保护非线性观测器设计; 模拟住宅供热的深度脱碳,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 风险和信息在小世界网...
    ComplexLY阅读 470评论 0 50
  • 最近最热门的话题就是乔任梁。关于他由于网络暴力患上抑郁症,最终选择结束生命的事儿一直被群众热议。今天,井柏然也关闭...
    污老师阅读 584评论 1 5
  •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端阳已经很习惯超新星的时间,但他脆弱的肺还是受不了外面的空气。丽莎来的时候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端阳...
    藉寞阅读 89评论 0 0
  • 一年前的我,上班下班看剧 现在的我,上班下班站桩写字写文 一年前的我,弱不禁风 现在的我,精气神还不错 一年前的我...
    雨林中的阳光阅读 129评论 6 7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年纪越大,对很多事情反而看得开了。不像小时候,总在悲伤里起起伏伏,逃...
    嗷呜大王是也阅读 312评论 0 0
  • 回到目录 上一节:表白 一封情书(上) 就这样,为了一罐健力宝,宋春海冥思苦想,绞尽脑汁,煞费苦心的赔上了今天所有...
    MJ老段阅读 306评论 11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