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悬念的抢劫案

发生在你家的,原本是一宗动机单纯的入室抢劫案,没什么悬念。

案犯是个新手,第一次作案,蹲点倒是蹲了很久。晚上看准了你妻子一个人在家,冒充快递员骗她开了门。用自己带来的绳子和胶带,把她反手绑在椅子上,胶带缠了好几圈试图封住她的嘴。

那个新手对劫获金额与物品数量均供认不讳。他很懊恼,说都怪自己没有经验,惊慌仓促中可能把那个女人的口鼻都封住了,才导致了受害人窒息而亡的惨剧,案件性质也由此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我只是想弄点钱,绝对没有杀人的意图…

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鼻子也被堵上了…

我真蠢…真他妈蠢…


人人都知道你老婆,一个远近闻名的女强人,你家的资产从一条内裤到一间厂房没有一样是花你的钱买下的。你依赖她,以至于经历这样的噩耗,哭得像个被强行断奶的娃娃。

没有你,叫我以后怎么活下去…叫我一个人怎么过…

你呜咽着把头埋在两只手掌心里,警局里的实习生不断地给你递纸巾,为你们结婚那么多年却仍然生死相依的爱情唏嘘不已。

你怅然若失的表情像一张面具,你带着它从无数安慰声中穿越而过,再次打开家门,房间和客厅里都空荡荡的,你舒了一口气,跌坐在她被绑的那张红木椅子上。你闭上眼睛,想到很多过去的事情。你们结婚后的生活,一开始的窘困,她开始创业后没日没夜工作的艰辛,你一再得过且过的懒散,她失望地大声摔门而去,得知她和雇佣司机暧昧却不敢言的窝囊,一次次被颐指气使地指责不求上进,开着她买的奔驰车却要避开亲朋好友那些奇怪的眼神和语调…

还有好多好多,贯穿在你的灵魂深处,那个专门盛放垃圾的地方,平时仿佛被一个无形的盖子盖住了,那天晚上你回到家里,看到被绑在椅子上挣扎的妻子,你本能地冲上去想要撕掉封在她嘴上的胶带,可不知为什么,你的手突然停住了,妻子的喉咙深处不断发出呜呜声,示意你快点快点,你知道胶带撕开以后,免不了又要听她一顿破口大骂,可能会骂到大半夜。

你停着的手慢慢地收回来,又再次伸过去,撩开一半原本封在嘴上的胶带,又重新绕回去紧紧封住了她的鼻孔。然后你就站在椅子旁边,看着她从剧烈挣扎到渐渐平息了身体的扭动。至始至终,你不去看她的眼睛。

你再度撕开所有胶带时,她瘫倒在椅子上,你的眼泪流了下来,不明所以地就这样不停流淌着,流淌着。

但不管怎么样,警察说了,这原本是一宗动机单纯的入室抢劫案,没什么悬念。一切的一切都怪犯人的作案手法不娴熟,搭上一条人命,只能说是天数。

往后的日子还很长,你要振作起来。办案的警察一遍遍鼓励你。要相信美好的生活还在后头等着你呢,他拍拍你的后背,脸上满满的积极向上与正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