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记事

    周日,老公说陪我去看病,起初我心里非常抗拒,这一年多的看病经历,使我怕见医生,怕医生说我四十岁的人,六十岁的身体。确实如此,生完二胎,我的身体素质极速下降,气血两虚又加上严重缺钙,导致我睡在床上盆骨压的生疼,一晚上需要不断的翻身来减少疼痛,下楼也感觉腿硬如棍,往往不听大脑指挥,看了多次,疗效甚微。                            午饭后耐不住老公的说教,女儿的软磨硬泡,就连刚刚一岁两月的小不点也来凑热闹,用他肉肉的小手拽着我的裤腿把我往门外拉,嘴里更是咿咿呀呀的说着“婴语”diu,diu,diu。我的心瞬间被萌化了。我们算不上富裕的家庭,但胜在家人相亲相爱,幸福感顿时油然而生。            才出单元门,眼前便一片光明,视野瞬间变得开阔。两个孩子更是兴奋地叫着,姐姐牵着才学步的弟弟跌跌撞撞地跑着,跑进那暖暖的春光里,欢笑声不绝于耳,颇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道。      给我看病的医生据说来自北京军医大学,我无从考证。进门笑脸相迎,嘱咐我们先坐一会儿。他正在跟一对夫妻交流,他们相谈甚欢,时而传来阵阵笑声,应该常来看病,切疗效不错吧!过了一会儿他才给那位女子把脉,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而认真。十几分钟后, 他写好药方,过去抓药 ,那位丈夫主动接过盛药的盘子,分成五份。二十几味药材要抓,还得一会儿。期间,胖胖的医生在认真抓药的同时,还不忘笑着夸那男子是模范丈夫,又会挣钱,又会宠着媳妇,惹得那女子幸福的偷笑。                                    不记得谁说过这样一句话:会看病的医生都很会聊天。或许是这样的吧!   

    终于轮到我了,我说我胃疼,医生抬头看我脸色说,你的肝也不太好。我顿时吓一跳,医生解释说肝气郁结,脸色暗沉。医生的话有点含蓄,其实照镜子我感觉我已经是个“黄脸婆”了。医生又问“你有没有闺蜜”?我顿时有点哑然。老公说他就是我最好的男闺蜜。可我的女闺蜜呢?师范里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毕业后跟着男朋友去了肃南,也许是路途遥远,也许是各自都忙吧,也许各自将重心都放在了家庭,竟鲜有联系。上班后也曾有几个谈得来的好朋友,也都在后来陆陆续续考到了县城,也疏于联系。但那份情,那些一起生活的岁月,着实令人想念。                                              不知何时隐约看过一段文字,大致意思是现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往往不能推心置腹,虽带着友善的面具,但在心中却树起一道心墙。心灵设防以至于衍生出了这样一句话:防火防盗防闺蜜。今日医生问起闺蜜一事,大概是要我多多与人交流,把生活中聚集的洪荒之气统统倒出去。所以我珍惜那份闺蜜情,也请大家珍惜自己的闺蜜情,因为有益身心,胜于吃药!

    周日到校,课代表反映有两位同学的家庭作业一字未动。那男生本周理了发,显得格外精神,不知是不是在二月二传说中龙抬头的那天理发的缘故,透亮的镜片后那双不大的眼睛也炯炯有神。当我问他为什么没做作业时,他扑闪着那不大的圆眼,嘴角往下一扯,微笑的看着我,就是一言不发。那女生印象中自教她以来从来不做作业,问的时候她大眼圆睁,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们对视了一分钟之久,或许是因为我眼睛小,最后败下阵来,但仍然没问出一个字。最后做出让他们在本周补写作业的决定,由同桌监督检查。同时还安排了小心腹站在学生角度给他们讲读书学习的重要性,完成作业对巩固知识的重要性。                      是呀!教书育人十九年,我一直坚守在板桥这片热土,在学生的教育上由原来的得心应手,到现在渐渐感觉用不上力。学生不做作业毫无办法,三令五申强调的问题屡次犯错,这些现象的发生有学生的懒惰,不能自律方面的原因,更有自己工作懈怠,缺乏耐心,不能蹲下身子与学生交流方面的原因。这也是病,得治。这药得是老师和家长经常互动交流,形成育人合力,引经据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行。这药还得添加一药引便是老师更大的耐心爱心,不断创新的教育教学方法,与时俱进的教学理念,更是做良心教育,始终不忘从教初心的当担与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