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永不再来

   

我是粉妖,用心写爱恋

    “ALL the bad memory that came up          to me ,that can even make me cry          just  like before......”每当卡尔.卡本            特的这首《Yesterday Once More》            在耳边响起,我的心中便会涌起一种伤        感,人也仿佛在慢慢地往下落,落入那        个多少年来都在拼命忘却的故事中。

      那年我十四岁。十四岁的我爱想,爱            笑,爱哭。我不安静,甚至有些所谓            的反叛。认识她,便是在那时。

      她是一位不一般的女孩,有着同龄人未        有的成熟。她爱写诗,爱唱歌,关心、        体贴别人,对我就像一位姐姐似的。

      我喜欢和她呆在一起,喜欢同她一块儿        读诗、唱歌,喜欢告诉她我的一切烦恼        与快乐。

      与她相处的时间越长,对她也越发信            任,渐渐地,她成了我最知心的朋友,        成了我心目中一个近乎完美的人。

      半年过去了,到了冬季。那天早晨天很        冷,我一下课就冲出了教室,到操场上        与同学追逐游戏。不经意间,我看见几        个同学聚在一起,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好几道目光直射向我。我不知道他们的        言谈是否与我有关。

      迟疑了一下,我走过去拍了拍一位同学        的肩膀,问道:“喂!你们在说什么?        可不可以让我听听?”“没,没什么,        我们只不过在谈昨晚的电视节                      目。”“对,昨晚的那部电视剧好精彩        喔。”他们纷纷解释着,不自然地笑            着,又开始谈看电视心得了。我本能地        感觉到他们在说谎,可又不好再问,只        哼了一句“不说拉倒”,便转身走了。

      下午我刚跨进教室,就看见一些同学围        成一个圈,在说着什么。突地一个同学        嚷了一句:“她来了!”那些聚在一起        的同学便立刻散开了。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没人进来,那么那        个同学口中的‘她’无疑就是指我了。        我想到了早晨发生的事,心中更加疑            惑。我想问她,可她还没来。于是我问        另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这是怎么回            事。

      听着朋友所说的,我禁不住咬紧了嘴            唇,脸气得发白,身子也在打颤,我只        觉得所有的人都在嘲笑、议论我,一种        从未有过的愤怒和耻辱的感觉象火一样        灼烧着我的心。

      我再也听不下去,大吼一声“够了!”        便冲出了教室。

      那天,我没去上课。

      一个人回到家,躺在床上,朋友的话又        开始刺伤我。

      他们是在谈论我,谈论我的秘密,谈论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现在,他们会        怎样鄙视我?嘲笑我?甚至攻击我?我        不知道,只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很深        的伤害。

      伤心了很久,我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        开始去分析心中的那个疑问:他们怎么        会知道这一切?

      苦苦思索间,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是她        告诉别人的!我使劲摇着头,想甩开这        个可怕的想法。可它却象一条毒蛇一样        紧紧缠住了我,怎么也摆脱不掉。

      我对自己大声喊着:“不会是她!不            会!”喊着,眼泪也不住地落了下来。

      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只有她知道我        的秘密,除了她,我没告诉过别的人。

      老天真的太残忍,和我开这么大一个玩        笑,我最相信的人竟会背叛我,伤害我        如此之深,这难道不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吗?

      想着她平日对我的关爱,想着我对她的        信任,再想想现在,我由悲伤变得愤            怒,再由愤怒变得冷漠。对着镜子,我        惨然一笑,自言自语地说:“我再也不        会相信她了。虚伪!”

      第二天一到校她就问我昨天下午为什么        没来上课?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要她        帮忙?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目光接触到的是        一片真诚,可在我看来,那是假的。我        没理她。

      从那之后,我再未同她说过一句话。可        她却仍然关心我,无数次地问我为什么        会这样。可每次我都不回答,只报以冷        冷地嘲弄的一笑。

      几个月过去了,她要随父母到一个遥远        的城市去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消息传来,我一下呆住了,不知该做什        么。我这才发觉自己虽然恨她,但却深        深地依恋她,我从没想过她会从我的生        活中消失。

      走的前一晚,她特地到我家来向我告            别。她说她会永远记住我这个妹妹,永        远记住我们一起的快乐时光。我听着,        什么也没说。她又默默地坐了一会儿,        便起身告辞。

      我把她送到门口,她突然转过身,眼圈        有些发红,声音哽咽着说:“送我一句        临别祝福好不好?我真的希望你能对我        说一句心里话。”

      那一瞬间我想哭,我想告诉她我为什么        会这样,我想打她,想责问她,可最终        我什么也没做,我认为这样不值得。我        实在无法使自己原谅她,因为这是我第        一次被伤得那么深,而伤害我的人偏偏        是她。

      轻轻地说了一句“再见”,我不再有任        何言语。她咬着下唇,一双眼深深地盯        着我,那目光含着失望、伤心,还有一        份哀怨,刺得我心痛。一颗泪珠顺着她        的面颊滚下来,落在我的心里。她最后        看了我一眼,猛地转过身,跑远了。

      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我觉        得有许多幸福都已离我远去了。就那样        呆呆地站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            怕,在那样一个原本炎热却让我感觉冷        得刺骨的夏夜。

      那以后,我再没有她的音讯。

      又过了好久,一次和朋友闲聊中,我才        知道泄露我秘密的人不是她,而是因为        我不注意将日记本放在桌上,被同学看        到了……

      一刹那,我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人仿        佛麻木了,想哭却无泪。

      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为什么结果会是        这样?

      那么多的日子,我竟错怪了她,使她伤        心、难堪,甚至离别时也让她失望、痛        苦;

      那么多的日子,一直咬着牙努力维护自        己的尊严,却在无意间将她那颗善良的        心伤透;

      那么多的日子,一直以为自己是受伤害        最深的人,可实际上受伤的人却是她,        也许她至今仍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对她那        样;

      那么多的日子,我竟狠心地将那份最为        宝贵的感情毁灭。

      为什么我会这样?为什么我当初不问她        事情的原委?

      我恨我自己!!

      几年来,总拼命让自己忘却那个故事,        忘记那个被我深深伤害过的人。可越想        忘却却偏又记起,时间的流逝也医不好        我心中的痛。

      忘不了,忘不了临别时她的那对目光,        忘不了目光中的那份哀怨,更忘不了那        无声滚落的泪珠。总对着夜空忏悔,忏        悔我所犯的不可原谅的错;总向着远方        祝福,祝福她会过得快乐。

      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找到一个像她那样        关心、爱护我而又让我信任的朋友,没        有人能代替她。

    《昔日重来》这首歌听过一遍又一遍,          可却无法寻回那段闪亮的日子。只因当        初的我不懂得珍惜,让美好的友谊随风        逝去,而逝去的又永不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