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合伙人》:不能保护女人的男人不算男人

一直对印度心向往之,提起对这个国家的印象,会想起很多词语:赤贫,奢华;肮脏,洁净;灰暗,绚丽;保守,进步等等,这些二元对立的形容词放在一起竟然毫不违和,看来印度是个很有魔性的国家。近年来印度拍了不少好电影,叫好又叫座,让许多对印度充满好奇但又无法亲自踏足前去的人们,得以从电影这扇窗户一探究竟。今天又有一部新电影《印度合伙人》上映,我毫不犹豫的买票进场。


《印度合伙人》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没有在情节上处理得特别出彩,但不会让人感觉沉闷无聊。电影讲述一个叫阿克希米的男人,看到妻子葛雅特莉在经期用又脏又破的布条当成卫生巾时非常吃惊。他连忙到小卖部去帮妻子买卫生巾,才发现这个女性用品很贵,身上钱不够。但他一想到自己连擦自行车都不会用的脏布,妻子却要放在私处,立即借钱买了一包。葛雅特莉先是很高兴,但得知这么贵,惊得要丈夫马上退掉,说家里几个女孩都用它,以后就没钱买牛奶、黄油了。经过这件事,阿克希米决定自己制作卫生巾,为了妻子,为了家里的两个妹妹,也为了其他买不起卫生用品的印度女性。故事梗概就是这样,预告片也写了,这是一部励志电影,后面的情节主要描述阿克希米制造卫生巾机器的艰辛创业。


创业故事比比皆是,阿克希米的创业到底有多艰难,以至于值得拍一部电影?答案是,非常难!难于上火星!说到这里不得不梳理回顾一下印度种姓制度和印度女性社会地位。印度四个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种姓制度已有三千多年历史,每个种姓有自己从事的行业,绝对不可以跨界。婆罗门是祭司、教师和学者,刹帝利是武士、统治者和官员,吠舍是普通劳动者、商人、农民和工匠,首陀罗是奴隶。还有一类人排除在种姓之外,叫贱民,只能从事污秽工作,如屠杀动物、制作皮革、收集垃圾、处理尸体。前两个是高种姓,后两个是低种姓。高低种姓之间已然壁垒分明,互不通婚。种姓阶级和贱民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前面提到的几组对立形容词,就是分别形容天堂和地狱的。


而印度女性地位之低,如同草芥。在数千年间,女性没有财产权,甚至没有人身自由,她们本身就是男人的财产。“贱民”阶级的女性更为凄惨,随时可能受到强暴不得反抗。直至英国人来了,在印度普及教育,施行政令让贱民有机会读书,并提供奖学金让他们到英国留学,第五等阶级才有机会翻身。


1947年,印度脱离英国殖民后,首当其冲废除种姓制度,印度政府甚至提供奖金,鼓励不同种姓之间互相通婚,但人们深根蒂固的观念不可能随着法律修改而更迭。印度人视贱民为不洁,在乡间,别说不愿意触碰,就连走在路上影子都不可以与他交叠,更不要说通婚。今年9月份发生一件惨案。贱民阶级的男孩库玛尔和吠舍阶级的女孩瓦西尼相爱,并早在今年一月自行结婚,没有告诉家人,就怕家人不同意。库玛尔家人渐渐接受这位媳妇,在她怀孕后为他们补办婚礼。但瓦西尼家人认为这是耻辱。9月14日,瓦西尼被人用大刀砍杀,伤势过重,无法抢救。这样的悲剧不是个案。我们常常看到印度的种族仇杀,妇女遭到性侵。德里黑公车轮奸案的凶犯之一曾对BBC的采访记者说,女孩晚上九点还在外面闲逛,必须受到教训。凶犯们采取的教训方法是用残忍手段折磨被害人,导致她器官移位但不让她马上死去,他们认为自己是在“维持印度社会秩序”。所以,尽管种姓制度已被废除,但人们仍然严守这种制度。印度依然是父权制国家,女性地位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


回到电影,印度女子月事期间必须住到屋外,因为经血肮脏,身体也肮脏。阿克希米不顾千年旧俗,执意为心爱的妻子制作便宜干净的卫生巾。他说,不能保护女人的男人不算男人。没经费不要紧,但是妻子和亲人的不理解,村里人的鄙视和悠悠之众口才是阻当之巨石,阿克希米众叛亲离。阿克希米竟然为了肮脏的东西费劲心思,大家都以为他疯了。在这样社会语境下,阿克希米的行为堪比印度史上任何一个大英雄大豪杰。但也是他创业艰困的最大原因。


男人创业必须有红颜知己相助,情节老套但是十分受用。真正女主角帕里在阿克希米遭遇重重困难时像个天使般出现了。最后他到底选择谁,糟糠之妻还是红颜知己?我就不剧透了,总之走出电影院时我眼眶红红,鼻头酸酸。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印度政府宣布取消卫生巾进口关税,这部电影功不可没。最后,以影片中阿克希米的一句台词作为结尾:“母亲强、女性强,则国强!”(咦,好像不久之前有人讲过“中国之堕落归咎于女性之堕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