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故事】快餐店里的故事

1

前天,我给弟弟打电话,那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依然听到店里嘈杂声。弟弟说,每天他回到家,都十一点多。

弟弟在省城开店也有十年了吧。那时他高中毕业后,自己打工挣了钱,学了厨师。学成后,在海滨城市里工作。结婚后和老婆在省城租了个店面,每天卖一些炸货,生意不大好。后来,改成快餐店。生意一天天的好起来。每天都忙到晚上十一二点。

女儿放暑假的时候,我们也去住段日子。我常常去店里帮忙,帮着点点菜,收拾碗筷,扫扫地。店里有一些常客。看见我,总是热情地打招呼。弟弟和母亲露出会心的笑。其中有一位李哥和弟弟很熟,每次下午去店里,常常自己拿一个扎啤杯,接啤酒,自己拿张报纸,坐在一旁,喝酒看报纸。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他喊着弟弟的名字,让弟弟记上帐,才摇摇晃晃地回去。母亲总是低声说,客人多,哪记得清,常常少算了。他很少点菜,有时和几个朋友聚聚,才点几个菜,也是喝得酩町大醉。

这位李哥四十多岁,胖,秃顶。他是本地人,因为赶上拆迁,家里分的好几套房子,在省城靠房租生活绰绰有余。听母亲说,他老婆自己开了家服装店,生意不错,家里有一位老母,一个儿子。他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生活衣食无忧,每天他就是喝喝酒,打打牌。

2

弟弟店里还有一个常客,每天也是去了喝酒。这位赵哥长得高高壮壮,只是一脸的红疙瘩,一喝酒,满脸通红,连疙瘩都冒着油光。他的老婆和我们一个地区的,长得胖乎乎的,很可爱。只是两个人没有孩子。赵哥的母亲有时去店里找他,客人不多的时候,也常常说落他,劝他赶紧要个孩子。他总是一脸无奈的的说:“养孩子累啊。”他母亲反驳他,你喝酒不累。然后又朝向门外,絮絮叨叨地走去。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赵哥的老婆也非常喜欢孩子,家里条件很好。为这,她也常常叹气。

3

弟弟店里最长久的客人是一些南方商人。他们会早早的电话订餐,弟弟会提前准备好,炒好菜。他们一进店里,立马上菜。都是些辣菜:辣子鸡块,水煮肉片,香辣鱼,一般一桌有十多个菜,有好几桌。每人一瓶冰镇啤酒,用嘴,或者用筷子轻轻一挑,就打开了,然后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咽下,而后大朵快颐。劳累的身体得到休息,疲倦的脸上有了笑意。



看着他们豪爽的模样,开心地说话,只是偶尔听懂一句二句,他们都说家乡话。吃完饭,他们会在店里喝会茶,打打牌。大多数人老婆孩子都跟着,有的小孩才一两岁,也是带在身边。非常不容易。

后来,他们住的地方拆迁,搬走了。后来他们还是来弟弟店里吃饭,虽然他们有钱,可穿的不好,有的饭店一看他们的穿着,常常鄙夷他们。不但饭菜不实惠,而且没有弟弟家做的味道好。虽然要跑很远的路,晚上他们还会订好餐再过来吃。弟弟一如既往的好好招待,和他们成了朋友,彼此互相帮助。

弟弟的快餐店有生活里的酸甜苦辣咸,有普通人的的百味人生。

4

弟弟的生意很红火,但是这些年也没少吃苦。每天睡眠很少,早晨要早起去进菜,几乎每天都重复着相同的程序。

我的弟弟,他是一个能吃苦,有恒心,执着的人。为了自己的梦想,一直努力打拼着。我为我的弟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