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卧薪尝胆 | 银狐复仇记

银狐复仇记

文 | 典典的蟹妈

(一)

西域,慕士塔格峰下,入冬的第一场雪刚刚降落,薄薄地散落在苏巴什草原上。天空碧蓝如玉,地上的草已变黄,散乱地点缀在一马平川的雪原中。不远处的卡拉库里湖,水平如镜,倒映着慕士塔格峰上的皑皑白雪,还有天边飘过的白云,如丝带一般。

忽然,如镜的湖面抖动起来,山峰、白雪、飘云,一时间抖得变了形。一队人马从远处疾驰而来,旌旗猎猎,马踏草原,腾起了连绵的雪雾。马蹄声,狗叫声,骑马人鞭抽马背的嘶吼声,打破了草原的宁静。

“大王,前面就是慕士塔格峰了!”一个声音喊道。

“好,布阵,上山,左右包抄,赤古獒带路,一举拿下那三只银狐!”一个魁伟健硕的男子应声回答。他身披铁叶铠甲,头戴紫金盔帽,手持雕弓,箭在弦上。

慕士塔格峰半山腰的银狐洞中,狐王、狐后和他们的女儿雪姬刚刚享用完一只冬储的野兔,准备出洞晒一会儿太阳。忽然,一只红毛赤古獒率领三只黑狗闯进洞中,瞪着血红的眼睛,咆哮着。

“西域王来了,快出洞,往山上跑!”狐王和狐后带领雪姬,左躲右绕,避开了汹涌而至的狗群,冲出了银狐洞。

洞外坡下,传来士兵的喊杀声。狐王、狐后和雪姬奋力往山顶跑去,山顶前面是万丈雪坡。就此滑下,瞬间可至谷底,那里是连绵不断的雪松林。

这时,一只箭鸣镝而至,射中了狐后,狐后应声倒下。雪姬痛叫一声“母后”,欲回头,被狐王往前一推,滑下了万丈雪坡。雪姬回首看来处,狐王颈部正中一箭,与狐后一起倒在血泊中。雪姬痛彻肺腑,她长嚎一声,如裂帛一样划破长空,忽然间雪山崩塌,漫天遍地的雪遮住了她的目光。她撞到了一块岩石,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雪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困在雪的包围中,她努力刨开层层积雪钻出来,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刺得眼睛痛,她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整个世界都是冰冷的。

她望着雪坡,努力地回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吹起了雪坡的雪,如沙子一样扑面而来,她蓦然明白,天地间,再也没有她的亲人了,她将孤独地面对这个世界。

她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雪,沿着雪坡,艰难地往上爬去。到达山顶的时候,眼前的惨相让她惊呆了:两具剥去外皮的狐狸尸骨,丢弃在雪地上,已然冻硬;周围淋漓的鲜血,凝成了晶莹的冰血珠。一条碧绿的雪山冰蛇,正蜿蜒在两具尸首间,啃食。空中,一只秃鹫怪叫一声,似乎在等着什么。

“父王,母后!”雪姬痛得心都碎了,她仰头望着那只秃鹫,拼尽全身气力嘶吼:

“西域王,你杀了我的父母!你不得好死!我要让你全军覆没,片甲不留!”

秃鹫吓得拍拍翅膀,飞走了,很快无影无踪。

雪姬低头看着那条冰蛇,无动于衷,兀自继续啃食。她箭一般飞扑过去,尖锐的牙齿咬住了冰蛇的七寸,冰蛇登时一命呜呼。她不解恨,继续咬,鲜血流过嘴边的感觉,让她感到快意。她把冰蛇咬成一段又一段,段段成片。鲜血的味道突然变怪,混合着一股苦味,进入她的口中。

“不好,是蛇胆!”雪姬惊叫一声,还未来得及吐出口中血肉,浑身上下开始钻心地疼痛,意识渐已混沌,她努力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仿佛在梦中,她见到了父王和母后……

(二)

西域王帐中,灯火照得通明。西域王正在设宴,与众将官庆贺猎狐成功。

一个中原面相的谋士举起酒杯,向西域王道贺: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多亏老天赐予的神箭,助我王一举拿下那慕士塔格峰上的狐王狐后!得其皮者,得天下!”

西域王哈哈大笑,命人给谋士赐酒。坐在西域王身边的王后冰妃,抚弄了一下围在颈上的白色狐毛,说:

“项谋士,我只听说,狐善修炼,狐毛佩带在身,保暖、养生、辟邪,令人长寿而已。这得天下之说,从何而来?”

“娘娘不知,这慕士塔格峰上的狐王狐后乃是经过千年修炼的狐仙,他们吸食了千年的日月精华,凡人近身不得。那日,大王在戈壁滩上捡到两只神箭,上刻‘后羿之箭’,我就知大王的造化来了。想那后羿之箭,曾射过天日,在戈壁滩现身,必有神昭。故我向大王献策,先拿慕士塔格峰上的狐王狐后试箭,果然得手。这不是要得天下的昭示吗?再说,娘娘不是一直想要那雪山银狐之皮吗?”

冰妃笑了笑,不再言语。

忽闻帐外有兵士来报:

“营门前有一条黑狗在咆哮不走,兵士们箭射不中。特来请示大王,该如何处置?”

西域王呸了一声,大骂:

“混帐东西,连一条狗都对付不了,如何跟随本王出兵打仗,争得天下?拿上我的弓和神箭,项谋士,随我去看看!”

营门外。西北风刮得紧,雪扑面袭来,让人睁不开眼。

西域王就着营前灯光,看到了雪地上一只浑身墨黑的狗,正在风雪中咆哮。它看见西域王走到营门前时,忽然停止了咆哮,摇着尾巴,狺狺低诉,像是在哭。

西域王弯弓搭箭,刚要射出,项谋士伸手阻止了他。

“大王,且慢!这分明是慕士塔格峰上著名的雪山黑狐犬。定是大王上山猎狐,惊动了它。大王神威,令它折服。良禽择木而栖,良犬择主而事。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西域王命兵士打开营门,黑狐犬跑到西域王身边,且蹦且跳,如见了久别的亲人。

西域王冷笑一声:

“本王只要有战斗能力的狗,可不管它是什么黑狐还是白狐。把它给我关进营内狗寮,明日看它能否活着,再决定是否留它。”

营门口的兵士用皮带拴住黑狐犬的脖子,牵着它往狗寮走去。

这一夜,雪下得很大,仿佛整个天幕都遮了下来。狗寮中时时传来撕咬声、惨叫声,声声不绝于耳,兵士们听得心惊胆战。

天亮的时候,雪停了。

帐内,西域王与冰妃经过一夜缠绵,尚未起身。此时帐外有兵士前来报:

“大王,黑狐犬咬死了赤古獒和三只黑狗!”

“什么?”西域王大吃一惊,匆忙穿戴好,与冰妃一起来到狗寮门前。

黑狐犬嘴上脸上都是血,身上也伤痕累累。它威武地站在赤古獒和三只黑狗的尸体旁边,呼着白气,像个得胜的将军。其他狗胆怯地躲在狗寮内侧,瑟瑟发抖。

“好!”西域王合掌一击,说:“本王封你为西域第一犬!”

黑狐犬像是听懂了西域王的话,摇着尾巴蹿到狗寮门口,吓得冰妃躲到了西域王身后。冰妃见黑狐犬从门缝中探出嘴来,目光中并无恶意。她大着胆子伸出手,摸了摸黑狐犬的前额。黑狐犬伸出舌头,舔了舔冰妃的手心,暖烘烘的。

“大王,我喜欢这只黑狐犬,它一点都不凶!”冰妃欣喜不已。

(三)

自此,西域王每次打猎,必有黑狐犬相伴。

那黑狐犬果然不负西域王所望,每次出行,都是跑在队伍最前列。冬天的苏巴什草原上,冰雪覆盖,黑狐犬像一道黑色的闪电,穿行在茫茫雪原。所到之处,野兔、獾、鹿,无不落网。有一次,它甚至叼回来一只活着的小野兔,给西域王最宠爱的冰妃养着玩。

冰妃越来越喜欢这只黑狐犬,她央求西域王夜间不要将黑狐犬关在狗寮,那里太脏太臭,她要将黑狐犬梳洗干净,养在帐中,也算是一个贴身护卫。西域王觉得冰妃说得有理,同意了。

黑狐犬的身份不同于以前了,它现在可以自由出入西域王军帐,连兵将们也对它另眼相看。

这一日深夜,西域王与冰妃入睡后,帐内火炉透露的火光,照在了趴在旁边取暖的黑狐犬身上。黑狐犬并没有睡着,它刚刚跑出帐外,沿着军营巡视了一周。

这会儿,黑狐犬盯着炉内的木炭,目光中无限悲哀。它抬起头,望着挂在帐内的两张银狐皮,在黑暗中似乎闪着奇异的光芒。银狐皮旁边,是那两支传说中的神箭。黑狐犬目光触及银狐皮和神箭的时候,眼中的悲哀变成了愤怒。它跳了起来,叼起一张银狐皮,扔到了火炉上。当它把另一张银狐皮和神箭扔到火炉上的时候,帐内燃起了熊熊大火,黑狐犬钻出帐外,在黑暗中冷冷地盯着。

西域王军帐的火光引起了巡夜士兵的注意,呼喊众人起来救火。西域王和冰妃仓皇起身,躲至帐外。一会儿工夫,豪华的西域王帐化为了灰烬。

此时,守门士兵来报,有敌营军队偷袭,大队人马已至营门外不远。

西域王找了部将的行装披挂在身,慌忙迎敌。无奈准备不充分,寡不敌众,平日训练有素的军队在暗夜中被打得稀里哗啦。混乱中,项谋士被一只狗咬了腿,倒在地上,被一个敌军士兵一刀捅死。

西域王见大事不好,趁着夜色,挥刀杀出一条血路,护着冰妃,策马率领余部一路南逃。敌兵在背后穷追不舍,杀声震天。西域王想着自己多年来争城掠地,攻无不克,总是把其他部落的军队杀得落花流水。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不曾想,自己也有今日!

天蒙蒙亮的时候,西域王一行人马到达了那拉提草原。冬日的那拉提草原,一片荒凉,近处黄土裸露,远处山峰兀立,远不如苏巴什草原有生机。西域王回头一看,除了冰妃,余部只剩不到五十人,个个无精打采。大部分人马已折损,连那条被封为西域第一的黑狐犬也不见了踪影。

西域王长叹一声,正不知下一步作何打算。忽听冰妃惊叫一声:“黑狐犬!”

西域王定睛一看,队伍尾部远远的一个小黑点越来越近,很快追到了西域王马前。真是黑狐犬!它跑得满身泥水,嘴巴里呼呼喘着粗气。

“黑狐犬,好,好,你忠心不二,来得正好!”西域王大笑一声,“给本王带路,本王最信任的,就是你!”

黑狐犬摇着尾巴,点了点头,像以前出猎一样,往队伍前面跑去。

前面是一座山谷,两侧乱石穿空,中间岔路横生。

黑狐犬沿着其中一条路,飞奔而去。众人随行。

路越走越窄,越崎岖。天还没有大亮,四周隐隐传来野狼的嗥叫,西域王心下生疑,举手示意队伍停下脚步。他大声呼唤黑狐犬,却再也没有黑狐犬的踪迹。此时两边山梁上探出了无数条野狼的脑袋,它们的眼睛,冒着绿莹莹的光。

“撤……”西域王话音未落,成千上万条野狼从天而降,扑向这不到五十人的队伍,它们已经饿了很久了。

西域王躲避不及,跌下马来,他挥刀乱砍,忽听冰妃惨叫:“大王,救我!”他回头看到冰妃被狼撕掉了半边脸,血肉模糊,心下大乱,一愣神间,一条老狼扑上来咬住了他的喉咙。

西域王倒在了地上,弥留之际,他看到黑狐犬正卧在山梁上,默默地观望。他想喊,却喊不出声来。他意识开始模糊,想起了那年,在慕士塔格峰,他弯弓射中了三只银狐。不对,是两只,有一只逃跑了,山坡上发生了雪崩……

(四)

黑狐犬静静地观看着狼群在山谷中的厮杀,等到所有人都气绝倒地,众狼开始饕餮大吃的时候,它如释重负,默默地从山梁另一侧爬下,沿着那拉提草原,一路向北飞奔,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风在它的耳边吹过,它跳过岩石,穿过树林,越过雪原,终于来到了慕士塔格峰下的卡拉库里湖,这里才是它生长的地方。

它跳下卡拉库里湖,将头埋入水中,向对岸游去。它在水里浮着,游着,仿佛所有的仇恨、所有的烦恼,都已融化在这碧蓝的湖水中。

卡拉库里湖面水波荡漾,一只雪白的银狐从水中爬上了岸。是雪姬!她抖了抖身上的水珠,一双清澈有神的眼睛望着远处,那是慕士塔格峰上的皑皑白雪。

这一夜,雪姬在银狐洞中睡得非常踏实。她又一次梦到了父王,就像当日在雪山顶上梦到的那次一样。

“父王,我终于为你和母后复仇了!”

父王还是平时的样子,他抚摸着雪姬的头,叹了口气,幽幽地说:

“雪姬,父王曾在雪山顶上为你托梦,劝你不要复仇,你偏不听。当日我与你母后被西域王射杀,这都是我们修行所历的劫数。你误食蛇胆,变身黑狐犬,父王在梦中教你跳下卡拉库里湖,恢复狐身,继续回慕士塔格峰修行。千年后父王与母后将化身吴王阖闾与王后,你仍是父王最疼爱的公主。而我将率兵灭掉西域王的后身越王勾践及其夫人,一统天下,成千古霸业。不料,你的复仇改变了这一切。千年后,你将化身为美女西施,助他完成复国大计,最后却不得善终。唉,这都是命啊!”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三十一期:卧薪尝胆

第三十一期琅琊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前几天电话面试一个应聘公司分店人事的男生,2015年大专毕业,旅游管理专业,半年青年旅社导游工作,一年房地产...
    小小sha阅读 705评论 5 5
  • 以前听闻有家长为劝诫自家孩子上进,便指着路边清洁工或擦皮鞋者,循循劝导:看到没有?你若不好好学习,将来就是...
    炽风阅读 252评论 0 0
  • 赖在床上一整天 让时间都开始糜烂 窗外阳光再刺眼 与我何干 传来孩子的笑声是拉响的钟声 叫不醒我的梦我的身躯 冬天...
    沅芷阅读 10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