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沉醉的夜晚

三月,风向变了。

春风真是有神奇的力量,拂过万物,酥进心里,浸出荷尔蒙,连皮肤上的酶也活跃起来,让肤质变得格外娇嫩。世间上这男男女女似乎也被种下了躁动的催化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单小姐三十有一,大龄青年,是大龄单身女青年,相貌中上,不过大概看的书多一点,有带一丢丢文艺范儿,倒不失为一个有趣的人。这个年龄未嫁,从前父母着急,七姑八姨逢年过节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好的猎物,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她脾气不大好,回回弄得尴尬,以后也就没人敢再提起。据单小姐自己说,倒不是不想找对象,只是从懵懂的学生时期开始身边朋友们的经历给的不是故事,多是事故,劈腿出轨,所以当少女们迷于荧幕上长腿欧巴们不渝且帅的爱情攻势时候,她已经堪破这完全是仅仅为了卖座的套路。偶尔她也调侃自己的姻缘倒是十分对应着自己的姓氏,尽管对姻缘这事情不是那么乐观,说这话的时候,到底是透露出了对单身这事情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忧伤。

单小姐有个小喜好,有时候闲来无事会一个人跑去家附近的影院,找个空闲的场次,看场感兴趣的电影,倒不是没有朋友陪,大抵是电影情节的代入以及电影院的暗光本就掩去了所谓寂寥,无所谓有没有人一起了。

那天晚上,单小姐和朋友们吃完饭,席间小酌了几杯,回去时略略带着的醉意,走在微雨的路上,看看表不过9点,想着时间还算早,不如再去家附近的影院看场电影。选了个最近上映的关于人鱼恋的电影,买票时已开场不久,厅内已熄灯,这个影院名声不在外,所以好处就是比较空绝不会嘈杂。她走过去找自己的座位,挤过与她隔一个座位的看客时下意识地说了句:“不好意思。”

电影的光影打在她的脸上,她看着女主与男人鱼在水中漫舞的情节,表情似有流露出一种特有的红晕媚态,不知是因为今日会友化了个妆还是因为浪漫情节所致,抑或是因为那微醺的酒意。单小姐平日不讲究打扮,算不上很美,但此刻,这神态可以和动人扯上几分关系了。

影毕,灯亮了,荧幕还在放着片尾,她准备起身,却看到离她一个座位远的那位看客眉眼熟悉,而这位看客也正看向她,问到:“你是单姗姗?”

问这话的人,正是她高️一时候的班长程璧,也是当时的校草,只是后来文理分科大家都不怎么熟,高中同学会也是分科后的班级聚会,两人几有十多年未见了。她略吃惊,还不及应答,对方已自顾自说道:“你一进来,我就觉得你眼熟,这里刚才比较暗,看了好久才算确认了,这么多年,几乎没变啊。”

“不愧是当年迷倒少女们的程帅哥,出了名的人帅嘴甜,这么会说话,哪有人十多年不变的。”单小姐腼腆地娇嗔道。

“有点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吧。”

“没事,我就住这附近小区,自己回去就行。”

“附近?心馨小区?那我们以后是邻居了,坐了这么久一起回去散散步也好。”

两人同行,单小姐一向属于内向,不过程生一向也是情商极高,失联了多年两人言语间大约了解了彼此的情况,单程二人此时都是单身,他两加上了微信。再说说高中时代,青春懵懂的年纪,对于程这样的风云少年,少女单小姐怎么会没有兴趣,只是平凡的她与耀眼的他交集不多罢了。

单小姐还有一个小喜好,就是喜欢在本子上,写些只言片语,类似日记。网络大盛,大家都喜欢在网上记录,她倒是觉得这样比较有仪式感。这一天回家,晚风吹过了酒意,她写下。

三月十四日,晴。观影偶遇他,我向来不相信所谓偶遇即是缘分的套路。不过他这样的猝不及防地出现,心里倒是莫明生出点期许,目前似乎也算是有天时地利,不知是不是能有人和?

既加了微信,一来二去的熟络,程生得知上班会路过单小姐公司之后,便每日开车载上单小姐去公司,起初单小姐有些觉得难为情,不过程生会讲话,就敲定了单小姐每天准备两人的早餐,程生每天送她上班。

至于单小姐么,在公司有人调侃:“哟,姗姗是谈恋爱了吗?这两日面若桃花啊,以前不知道,原来你打扮起来倒也是个气质美女呢。”

三月十七日,多云。人生如果是波澜不惊,说起来是有点无趣,但是稳妥。总觉得那些偶像剧的情节现实中发生的概率极低,但是真的到了自己身上,着实让人有些兴奋也有些慌。兴奋是因为让人恍然得有点像是中奖,慌是因为不知未来的走向,毕竟如偶像剧一般的结局多是骗骗人的。

单小姐没什么恋爱经验,接受了过多事故的影响,且自认姿色也不过如此,不相信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故事,这突然闯入生活的程生有些让她吃不准,但却也不想放手。

平日程生下班时间不确定,也就没有接单小姐下班的约定,那日下雨,单小姐正愁又要湿漉漉地去挤公交了,下楼却看到程生的车在不远处停着,见她出门,程生撑了把伞迎了上来,那一刻她的心被打了一针肾上腺,突突地跳得厉害。一路上,她都觉得仿佛踩在了软绵绵的云端上,脑子里又有什么东西在躁动,车到楼下,单小姐不知道哪里涌来的气概,邀了程生上楼吃饭。

她的厨艺尚可,煎了冰箱里存的原切牛排,伴了沙拉。末了,左手端出5J的西班牙伊比利亚火腿,右手捏着两个高脚杯与一瓶桃红莫斯卡托。莫斯卡托的度数不高,但上头有些快,两人谈起那日的电影,皆感于水中舞的曼妙。单小姐脸上有红晕灿灿,程生眼中有闪光熠熠。男女之情到了这本应水到渠成了,不巧程生公司来电,他只得悻悻回家去看邮件加班。单小姐一人觉着无趣,绻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心里却有什么搁不下,迷迷糊糊睡着了。凌晨转醒,拿起笔记本下了起来。

三月二十四日,雨。不知后事会如何,陷进去可能也算是一场赢过命运的欢愉,因为在刚才的梦里我已赢了,在梦里是我们不是再是我和他,这感觉是一晌贪欢也好过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起身往房间走去,去拿茶几上的手机,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微信,打开来看,她的脸上有莞尔的微笑,像是暗夜里的花。

那条微信来自程生,写着:“今日酒甚好,不如再买些配上火腿明日来我家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