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也会咬人

如果要问干我们这一行的,最怕的是什么?

我告诉你,我们最怕的是错别字!

目视前方,牌打正张,人间正道是沧桑。这个大的原则和方向,一直是我们心里的舵。

即便,哪天思想上开个小差,在稿子里捎上几笔“书生意气”,那也绝对会见光死,是根本见不了报的。

因为后面还有总编的火眼金睛,副总编一双力挽狂澜的手,正挥舞着拨乱反正的大砍刀时刻准备着呢!

所以,我们真正怕的是那些无处不在,稍一疏忽大意就容易出现的错别字!

那时,每个月的月底都有工作总结,也就是开一场批斗大会。

分管业务的副总编,先公布一下本月评出的好通讯、好消息、好标题“六好”,然后就是开始批斗,这个月张三出现了几个错字,都是什么样的错;李四写了个什么样奇葩的句子……

当时,不论是记者还是编辑,人人脸红心跳,恨不得桌子上有个洞,只要能把头拱进去,管它露在外面的屁股怎么样被人踢!

每月这样的“过堂”,丢人不说,还得挨罚!

那时的考核机制是这样的:

印前普通的一个错字,记者写错了,要被罚款5元,如果编辑没有发现,连带着编辑也补罚款5元;到了总编签字发排时再发现,校对和副总编也是要跟着挨罚的。

这只是一般的小错。如果是涉及到专业名词、人名、地名(普通的)错字级别就上升为黄色预警级别的了,罚款金额为50元;如果是印后差错,上述错别字的罚款金额是要翻番的。

因为一个错别字要诛连九族,所以搞得报社里人人自危。

每天即便总编签字发排了,编辑也不放心,还要从头到尾再过两遍筛子,甚至晚上下班时还要带一张大样回家,这样心里才踏实。

也正因为如此,在我们这里有些玩笑是开不得的。

比如,早上上班后,没事不要拎着一张报纸哗啦哗啦地走来走去,否则你走到哪里,哪里就会被吓倒一片。

又如,同事之间半夜三更的尽量不要打电话。大家都怕传来改版、挑错的“凶信”,估计单位的电话一响,很多编辑和美编脆弱的小心脏会受不了。

比起这些还机会补救的差错来说,还有重量级别更大的bug让人不寒而栗!

即那些红色预警级别的错别字,比如,把当地领导,dang和guojia 领导人的名字写错了,那就上升为不讲政治,离下课可就不远了。

曾经有一年,一期报纸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第二天,几万份都发行下去了,结果被门卫给发现了个“灭门”之错。

副刊版上,一个作者写道“这些年,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国家,看过很多异国风景,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台湾。”

天啊,报社当时就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全员集合,去阅读栏、报刊发行点,还有沿街商铺,全力围堵收缴已经发出去的报纸!

大家忙活了大半天,最后只差三五份没有找到,便一起祈祷,这几份报纸最好进了公共厕所,而不是流出。

那个版的女编辑哭得脸都花了。我们全员被整顿了三天,每个人都上台做了严肃而深刻的检讨。

也许是那时候种下的后遗症,到现在,我还是特别地怕错别字!怕一不留神,把那些金句的字词给排列组合错了,怕自己一不小心,被这些错字给咬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