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一个故事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

朴树个人原创歌曲《生如夏花》,2003年岁末,横空出世,耀眼歌坛,词曲之优美,简直美得让人窒息,美得不可方物,深受大家的喜爱,经典咏流传,翻唱永不断。

歌词表达了人生短暂而又匆忙。瞬间划过天空的火焰闪耀夺目,夏花绚烂,鲜艳,它们虽有不一样的亮丽多彩,却像昙花,太过短暂,易逝,所有的生命亦然。

岁月倥偬,韶华易逝,时间宛如白驹一闪,但时间永远不会为任何人驻足停留,人也不可能挽留季节而不往。如果想不枉此生,不负“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唯有珍惜当下,不负韶华,以梦为马,归来仍是少年。

“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繁华总有落幕的时候。年少不懂忧愁的滋味,喜欢登高望远,佯装怅然若失,长吁短叹,却浑然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青春如诗如画,月亮似水如歌,生命历经了沧海变桑田,过去的温柔与甜蜜终成回忆,生命就此终结。人们不能让时光倒流,就像不能阻止花朵凋谢一样,半点不由人,仰天长叹。

时间的足迹映衬着四季更迭,星辰交替,这是大自然给人们流逝的感觉,生命虽有自己独特的姿态和色彩,但终会流逝,犹似“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去不复还。

“天高云淡,望断南归雁”,又经年,凋谢了一树灿烂的花朵,留下了一片深秋叶,树叶静静的,静静地在寒风中飘落,世间静谧之美不过如此,就在于此,“这是一个多么美丽而遗憾的世界”啊!

大家不妨来听听,史上一个追求美的故事,着实让人感慨非凡。

汉武帝时期,帝王选美使得民间比美成风,愈演愈烈,倡伎这种职业得到了迅速发展。

《汉书》里记载:"倡,乐人。伎,谓技艺之人”。倡伎,就是唱歌跳舞的人,现在指的是文艺圈的人。

在古代,倡伎是女子以姿色飞上枝头的一种职业,也是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方式,她们需要专职人员来层层挑选,方能入围。

汉武帝的夫人李氏是色艺倡伎,李夫人当初是以倡伎的身份被选进皇宫的。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说的就是李氏。她并非花瓶式人物,不仅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是位集姿色才艺于一身的女人。

李氏深知自己出身低贱,能得到皇帝的宠幸,全靠她的姿色,她还明白色衰爱弛的道理,加之,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的推荐,才得立足于后宫的,李氏特别机智聪明,她并非一出生就是上天注定的皇后。

李氏病重期间,汉武帝刘彻亲自去看望她。李氏用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了起来。说生病久卧在床上,不成人形,容貌有损,不能参见皇上。还一味地劝皇帝要爱护自己的龙体。李氏松弛有度,让人又爱又怜。

汉武帝刘彻贪爱李夫人美色,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再三要看李氏一眼。尽管刘彻赐以黄金万两、封她兄弟高官厚禄,李氏还是以各种借口婉言谢绝见刘彻,哭泣不说话,把头转向墙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刘彻爱江山更爱美人,姑且不谈李氏有没有其它目的,直到生命终止,她依然保持美丽如初,她把美丽留给了最爱她的人。

每个人都要活成自己的一束光,光够亮之时,就福泽四方,光微弱之日,就惠及身旁,而不是做一个追求完美的孤独者。

人过中年,平淡无奇,波澜不惊,尝尽了忧愁的滋味,生活的酸甜苦辣,想说什么呢?还能说什么呢!只叹好一个凉爽的秋天啊!人生就是一场旅行,不在乎目的地,而在乎沿途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懂得了人生就是一次次无可奈何,俗人难挡的生离死别,以后之后无以后,再见容易再见难。

人走过了怕黑的年龄,又到了怕黑的夜晚,倒不如另辟蹊径,换个活法。

不再得瑟,不再打扰,不去迎合,减少不必要的应酬;不再张扬,不续膨胀,不必赶场,减少无谓的组局。何尝不是一种静态之美呢!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人过中年,不妨静下心来,多读些书,读书能让你看到不同的生活,得到些不同的生命感悟,脚步丈量不到的地方,文字可以,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文字还可以,读书才是最低门槛的高贵,才是恰到好处的美好。何不把美的空间,美的一切留给爱我和我爱的人!那也是一种美。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于秋叶之静美。“于心有戚戚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