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故事:西楚霸王

  1.

  我自幼在江东之畔长大。

  伯父常跟我说,记住,你是楚国最强的项氏一族后人。

  楚国最强。

  我在心底默念一遍,感觉浑身血液被什么牵引着,开始沸腾。

  那年,嬴政南巡。

  铁甲开路,浩浩荡荡,几乎占满了整条大街。

  六十四人合抬的大轿上,那个横扫六国,一统宇内的男人静静坐着,帝冕上垂下的珠帘遮掩了目光。

  “有朝一日,我必将取而代之!”

  十四岁的我,站在不敢直视他的人群中,对一旁的伯父说道。

  “不可乱说!”

  他神情慌乱,一把捂住我的嘴,拉着我逃离了人群。

  可在他眼中,我分明看到了欣慰。

  2.

  二十四岁,我决心起兵。

  时任会稽郡守是楚国旧臣,我带着伯父的书信和大楚玉玺,去向他借一千兵马。

  “复楚?”

  郡守把玩着玉玺,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直不起腰来。

  他拍拍我的肩膀,像是看着一个无知稚子。

  “你知道大秦的疆域有多大吗?你知道秦皇手下有多少万铁骑吗?”

  “江东子弟,个个骁勇,何惧一战?”

    我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拍案而起。

      “更何况,我项氏一族还未绝!”

  他嘴角露出一抹讥嘲。

    “项氏?”

    “姓项很了不起吗?如今还剩几人?”

    我缓缓捏紧拳头。

  一把夺过玉玺,朝门外走去。

    “等等。”

    他从身后赶上前,脸带笑意。

    “听闻你天生神力?”

    “别说我不念旧情,今日你若能举起院中这口礼鼎,我便给你五百轻骑。”

    这算什么?看街头卖艺?

    可我还是停下了脚步。

    我需要这五百骑。

    礼鼎高约八尺,四人合围不下,我少时曾见过异域进贡的大象,站在这口巨鼎面前,我如同面对着那样一只巨兽。

  可那又如何?

  我深吸一口气,双脚叉开,两手扣住鼎沿。

  一声闷吼。

  他脸上的笑意渐渐僵硬。

  当那口大鼎缓缓举过头顶时,我隐约感觉到。

  这个天下,必将会因为我,而有所不同!

3.

  我领着五百轻骑,直取吴中。

  再夺会稽。

  那一日,整个江东都在传着一个声音:

  楚国最强的项氏一族,回来了!

  此时陈涉吴广揭竿而起,天下响应,举兵齐反暴秦。

  我的队伍也迅速壮大,一举拿下江东,领着八千江东子弟,北上逐鹿。

  动荡乱世,烽烟再起。

  我舔了舔嘴唇。

  属于我的时代,来了。

  巨鹿之战。

  八万对四十万。

  号称大秦精锐的长城军。

  我心无所惧,破釜沉舟。

  斩章邯,杀王离,九战九胜,杀得四十万丢盔弃甲。

  天下诸侯,见我楚字大旗,皆开城跪迎!

  彭城一战。

  刘邦袭我大营,我领着三万精骑,追着五十六万汉军猛杀,从徐州追至宿州,最终他只带着寥寥十几人逃走。

  那时的汉军,惧我如杀神。

4.

  起兵八年,历经七十余战。

  我这辈子只输过一次。

  垓下。

  五路诸侯,天下名将,十面埋伏。

  全都是为我准备。

  那夜,四面楚歌。

  加之粮草断绝,军心开始涣散。

  我独饮帐中,明白自己败了。

  她携长剑走进,一身红衣,微微施礼,而后剑随人舞。

  我放下酒杯,不敢看她。

  “骑上乌骓,待我突围之时,寻机逃走吧。”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她看着我,嘴角带笑。

  长剑横过脖颈,几抹殷红在空中绽开,缓缓倒下。

  ……

  当我带着她,骑着乌骓冲出火海。

  忽然间。

  我什么也不怕了。

  我把她埋在了一片蒲公英的花海之中。

  当风拂过,她的灵魂便会随着蒲公英的种子,飘回家乡。

  然后,我看向仅余下的二十八骑。

  缓缓调转马头,嘶声道。

    “死战!”

5.

  “上!都给我上!”

  刘邦看着左右不敢上前的将士,气急败坏。

  “他只有孤身一人,你们还怕什么?!”

  “谁能斩下项羽首级,我赏他黄金千两,封邑万户!”

  马蹄轻踏,人群骚动。

  却无一人敢迈步。

  我拄剑立在河畔,微微喘息。

  身前汉军的尸体已堆积如山,鲜血浸透了脚下土地。

  缓缓抬眼,从他们脸上扫过,看到的只有畏惧。

    呵,一群蝼蚁。

  这时,微风拂过。

  带来一阵熟悉的清香。

  我侧过头,看到一片茂密的芦苇。

  江东的河畔也长有很多芦草。

  幼年时,每过初春,我便成天与玩伴们在其中玩耍嬉闹。

  捉鱼蟹,捕水鸟,捡鸭蛋……

  直至日暮,伯父拿着竹条,怒气冲冲地来寻我。

  真怀念啊,那段岁月。

  汉军看到我脸上渐渐浮现的笑意,纷纷面露疑惑,开始交头接耳。

6.

  忽然,他们的目光都聚向我身后。

    一条小舟从芦苇丛中划出。

  老船家卖力划桨,大声喊道。

  “项王快上船!”

  见我脚步不动,他又急道:“江东虽小,地方千里,男儿十万,皆愿随项王卷土重来啊!”

  我眼眶微热。

  向他摇了摇头。

    八千子弟随我北上,如今独剩我一人。

  羽,有愧江东。

  我迈步向河畔走去。

  身后传来刘邦惊慌大叫。

  “项羽要逃了!上!快上!”

  数万汉军潮水般向我涌来

    逃?

    可笑。

    自我第一次踏上战场,便还未后退过半步。

    我在江畔俯下身,卸下头盔,舀起些许江水。

  一口饮下。

    我转过身,喊杀震天的浩荡大军立时停下,再不敢动。

  我仰天大笑。

  “今日,我虽死。”

  “却还是——西楚霸王!”

7.

  长剑划过脖颈。

  我仰面倒下。

  眼角的最后的一丝余光暼见,殷红的鲜血在水面缓缓扩散开,顺流远去。

    听说这条河名叫乌江。

    向东而流。

    然后,在尽头汇入长江。

    它的尽头。

    就是我的家乡。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