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幸福,无关金钱,关乎心灵

很多人在说到个人兴趣时,都会说,哎,我喜欢音乐哎。是的,我们很多人都喜欢音乐,不怕暴露年龄,我在二十多年前上大学时(有没有吓到你们,可能很多小伙伴那时还没出生),那时物质匮乏,科技远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可是年轻飞扬的心,任何时代都是相同的,那时的我就沉迷音乐,我的一位家境优越的女同学是同学中第一个拥有那种象小砖头似的,叫walkman的随身听,我为了也能拥有这个小匣子,从本就不多的生活费与零花钱中,很是节衣缩食地抠巴一段时间。那时我们听音乐都是买卡式磁带,一盒卡带分AB两面,价格从七八元人民币到十几元不等,每盒卡带大概收录十二三首曲子吧,就通过这种方式反复听。记得最早是听从台湾流入的邓丽君的歌,还有刘文正的台湾校园歌曲,齐秦的外面的世界、北方的狼等,后来,又渐渐流行起香港的谭咏麟、张国荣、张学友,最初都是这些华语流行歌曲。

图片发自简书App

犹记得课间,会有帅帅酷酷的男同学,靠在教学楼走廊的柱子上,两手插在裤兜,一脚撑地,一脚弓起来抵着后柱,双眼散淡地投向远方,嘴里漫不经心地哼唱着: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们忘了还有明天,忘了保留一点时间,好让这种感觉永远…一阵风吹来,飘逸的长发向后飞舞,真是一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况味。

后来,随着国门打开,西风渐进,又迷上了欧美流行音乐,像卡伦卡朋特、迈克尔杰克逊、迈克尔波顿等,都曾是我的心头好。在聆听欣赏音乐的这条路上,我的口味也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既与时代、个人的年龄、阅历有关,也与个人音乐鉴赏品味的提升有关,再后来,慢慢地,又接触到一些无人吟唱的纯音乐,像凯利金的萨克斯风,理查德的浪漫钢琴曲,爱尔兰空灵唯美的风笛音乐等,听的越多,音乐口味也越来越刁,已不满足普通流行音乐带来的情绪宣泄,而追求音乐对身心的滋养所带来的快感。我会在运动时放上进行曲,瑜珈时放新世纪音乐,文学阅读与习作时,配上柔曼的轻音乐,打扫卫生做家务时,播放欢快流畅的圆舞曲,脚步也如旋转的华尔兹般,滑动起来。我和先生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样,但在对音乐的品鉴上,却气味相投,认识他之前,我听音乐注重的是旋律好听,用的还是那种老式的录音机与卡带,认识他之后,才发现他对音质的挑剔,到了一种苛刻发烧友的地步,为了追求高保真的优质音效,他会精心挑选试音碟,会搜索、比较各种不同品牌的功放、音箱的声音参数,恋爱初时,他说他是音乐发烧友,我说我也是,当他发现我用卡带听音乐时,忍不住笑着说,这种声音,你也听得津津有味?后来,每当他淘到一张好碟,就邀我到他家里一起欣赏,听他说着乐曲演奏中的某个小细节,比如说到某首圆舞曲中间某一处的处理,他会一边做着一收一放的手势,一边随着节奏,嘴里发出嘭、叭的声音,我那时觉得,呀,这个男孩好洋气好有趣啊,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当他把那张由美国音乐才女Denean唱作的《The  Weaving》(织梦)的CD翻录到磁带上给我时,那一首首像Angels  Calling  Me等如天籁般的音乐,瞬间秒杀了我,他在我心中也立马树立品味不俗的形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音乐跟我们任何物质享受一样,随着品味的不断进阶,会越来越挑剔,寻寻觅觅,反反复复,最终,我发现,还是那些历经时间考验的音乐大师创作的古典音乐,最是养人,长期听,身心真是像被调理过一样,很享受,而且,听音乐并不需要技巧,不需要基础,只要热爱,慢慢地,你就会自然而然地懂她的语言,体会到她赐予你的如琼浆般的甘露,就好像我听萨克斯音乐《回家》时,脑海中总是浮现《西雅图夜未眠》电影海报的画面- - -世界如此喧嚣繁华,而我的心如此孤独清冷,需要你的靠近温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意大利作曲家鲍凯里尼

听过了那么多的进行曲- - -回旋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内新年音乐会上《拉德斯基进行曲》、耳熟能详的《土耳其进行曲》,还有我们伟大的国歌《义勇军进行军》,雪枫老师带领品鉴的意大利作曲家鲍凯里尼的这一首《马德里龙骑兵的回营号角》,你真的不一定熟悉,而她,真的是很好听很特别,没有这一点与众不同,雪枫老师能赢得音乐传教士的美誉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