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爱 之二、三

清平乐 时间与爱 之二、三 

僵持无话,颊上冰凉挂。才说余生都放下,又被时间鞭打。
东滩三月花开,长空一点尘埃。相念不如江水,输他潮去潮回。

伤痕未愈,流落滨江住。暗夜苍冥求守护,月冷也无温度。
心灵几度空间,穿行风雪流年。只恐荒凉末日,泪光倔强依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