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四篇:心比天高的晴雯

晴雯

文/兰馨瑶

晴雯,《红楼梦》里的一个丫鬟,曹雪芹笔下的一个小人物。但是这样一个小人物,却为何一直被《红楼梦》的读者们津津乐道?她好在哪里?冤在何处?又缘何抱屈长终?一起和笔者再一次走进传奇名著《红楼梦》,去探寻心比天高的晴雯。

我本人对于晴雯这个人物,不喜不厌,更多的是同情,只能说她太年轻了,不谙人情世故,不知人心险恶。也许正是这一点让很多读者喜欢她这样的率真。有些时候晴雯也确实太招摇了点。往往太过于招摇的人,都是“死”的最快的那个。不管是小说还是现实生活中,皆如此。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并没有直观的描写晴雯如何聪慧貌美,但是读者却可以从字里行间,细细品味出晴雯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也许因为长得美,她的死才更能唤起人们内心的惋惜和不平。

很多人都觉得,晴雯是一个敢于向封建社会反抗的烈性女孩,是一个敢说敢做,敢笑敢骂的性情中人。是《红楼梦》里和贾府诸人截然不同的,一个令人眼前一亮的清新人物。然而,在贾府这样一个封建大家族中,像晴雯这样的性格和为人处事,最后被赶出贾府也是必然。

晴雯的性格集“媚、娇、傲、直、急、蛮、慧,秀”于一身。最能集中体现晴雯性格,写得最精彩的,自然是《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虽是少男少女之间的小口角,却将晴雯的性格刻画得无比鲜活。

晴雯给宝玉换衣时失手把他的扇子跌折,宝玉便训斥了她几句,晴雯自尊心受到伤害,还击一通,把宝玉“气得浑身乱颤”。而宝玉赴宴回来,听说晴雯喜欢听撕扇子的声音,就任凭她将名扇痛痛快快撕尽。最后晴雯将宝玉手中的扇子撕了,又把麝月的扇子也撕了方才作罢,还说自己撕累了,明儿个再撕。这一幕要是被王夫人看到,只怕当天就得把晴雯给轰出贾府。

晴雯心灵手巧,在“勇晴雯病补雀金裘”这一回里,就淋漓尽致的得到了体现。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不仅体现了晴雯带病补雀金裘的“勇”,更多的体现了她的聪慧。偌大的贾府只她一人会补这雀金裘,可见此女也非凡胎,也更加令宝玉对她刮目相看。

晴雯原本是赖大家的丫头,后来被赖大送给了贾母。没有人知道晴雯的身世,也就是说她是一个身世不明的苦命人。往往苦命女都是极有灵气和心气的人,晴雯成为怡红院宝玉房里的大丫鬟后,那训起小丫头时的气势,真是有时候比贾府里的那些千金小姐还要张狂几分。想想看,长此以往,宝玉能包容得下她,别人呢?

抄检大观园时,唯有晴雯“挽著头发闯进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还当众把狗仗人势的王善保家的痛骂一顿。这看看是有个性,其实也是为她自己埋下祸根。

晴雯是贾府里的下人,得罪了主子王夫人信任的王善宝家的,这种老女人那心胸气度是最狭窄阴暗的,纯属于睚眦必报的类型,只要有机会,白的都得说成黑的。像王善宝家的这样的,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会常常遇见的。这种人心往往比主子还狠,要么不出手,出手就想要人家的命。要不说晴雯还是年轻了点呢?

那王善宝家的是省油的灯?不报复才怪呢?晴雯毕竟是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姑娘,要论有什么心计,那是谈不上的,为什么同为宝玉房里的大丫鬟的袭人,得到了王夫人的宠幸和信任,而王夫人却对晴雯如此之狠呢?这就像职场一样,你得遵循游戏规则。而贾府对于晴雯这样的丫鬟身份的人而言,的确就像一个大职场一样复杂,只是晴雯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波涛汹涌罢了。

在贾府这样一个封建大家族里,身份等级森严,别说晴雯这样一个下人,就是赵姨娘这样的小老婆身份的人,照样是要受委屈和歧视的,看那贾环,和贾宝玉虽然同样是贾政的亲生儿子,那地位简单是天壤之别,谁叫贾环是庶出呢?

当被晴雯痛骂过的王善宝家的在王夫人面前告晴雯的状时,王夫人对站在一旁的王熙凤说:“我那日见个丫头在训小丫头,俏肩膀,水蛇腰,眉眼长得像你林妹妹的,可是她?”凤姐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论举止言语,她原有些轻薄。”只是这王善宝家的不依不饶,非得借王夫人的手,出了心中这口恶气,这下晴雯的厄运就开始了。

晴雯这丫头,不仅和宝玉唇枪舌剑,和袭人也是半点不让。她撵坠儿,骂婆子,有时候真的觉得她有点忘了自己的身份。其实,晴雯只不过是任性了些,因为年轻嘛。哎,若是个千金小姐这样的性情倒也罢了,偏偏是个俏丫鬟!所有的任性行事,皆因她想着大家横竖是在一块儿。她并没有想到,在贾俯,只要有人看她不顺眼想给她点苦头吃,那并不是什么难事。晴雯的为人处事,用现在的话,说难听点是缺心眼,说好听点就是没情商。

晴雯笑靥如花,而贾府却四壁如铁,像王夫人这样的主子哪里能容得下晴雯像一只螃蟹般横着来。金钏是王夫人屋里的贴身丫头,只和宝玉说了句调笑的话,便被她一巴掌搧得跳了井,何况是晴雯?且在王善宝家的绘声绘色的描述中,晴雯已经成了王夫人眼里的“狐狸精”,那更是万万容不下的。木秀风雨摧,墙倒众人推,可怜晴雯早把怡红院变成荆棘丛,自己还浑然不觉。

宝玉待晴雯非奴非仆,晴雯待宝玉,也绝非一个简简单单的主子的情感。

晴雯在宝玉房里做大丫鬟,这五六年间,吃的是好饭好茶,穿的是绫罗绸缎。不曾受过宝玉一句重话,如一枝恣意生长的兰花。那指甲保养的比葱管还长,很奇怪她是如何用那双手做针线活的?

晴雯这一下子被王夫人逐出贾府,仿佛被撂在猪圈里,本来病弱之躯已四五天水米不沾牙,想像以前呆在怡红院里那样喝枫露茶、老君眉、六安茶、六安瓜片,那只能做梦去了。细瓷盅子?哪里还会有,就有个黑沙吊子,半碗绛红的黄沙汤子。就这些若不是宝玉来看她,也喝不到嘴里。可怜偏又遇到多姑娘那样一个嫂子,晴雯这连病带气含愤的,想不死也难啊!

晴雯死了!死得挺冤的!这个可怜的女孩,一夜叫的居然是“娘”。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死到临头,“娘”是她精神上最后的安慰。

《红楼梦》中的女儿,没一个是不令人怜惜的。不是像晴雯这般含愤而死,就是如香菱那般忍辱而亡。如一朵娇花,自开自谢,自身遭际,辛酸苦楚,一概无人疼爱。真是“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要不怎么说曹雪芹是一个悲情作家呢?

宝玉在晴雯死后,给她写了一篇《芙蓉女儿诔》。“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其先之乡籍姓氏,湮沦而莫能考者久矣……岂招尤则替,实攘诟而终……自蓄辛酸,谁怜夭折!”

“实攘诟而终”啥意思?意思就是如曹雪芹在《红楼梦》里给晴雯写的判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换来的不过是多情公子空牵念罢了。。。


文|兰馨瑶

笔随心走,坚持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