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金瓶梅》(21)

96
我是冯雷
2018.08.04 06:24 字数 703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

这一回作者有意要结束西门庆和吴月娘之间的不睦,所以西门庆在妓院发现李桂姐正在陪别的客人,一番大闹,气愤愤回到家中,却听到吴月娘正在焚香祷祝,祈求子嗣,着实让西门庆好生感动。众位看官都清楚,同样的话,若是在背后让人听到,总是让人觉得更有可信度。于是,吴月娘一心想要与西门庆和好,就要有一个一击奏效的方法,祈求子嗣当然最能走心,所以西门庆听到之后也是大感其惭,跪求和解,这当然正中吴月娘下怀。此时的吴月娘演技极佳,故作嗔怨之状,借坡下驴后,最后和好。

想必大家都记得,李瓶儿的三千元宝几箱珠玉都在吴月娘处。对于吴月娘,金银珠玉来者不拒,但李瓶儿进门着实有些懊恼,这里并不是她能接受潘金莲接受不了李瓶儿,而是在潘金莲之前并无这等人物,但是在李瓶儿之前却有了潘金莲了。根据张竹坡的分析,吴月娘好佛必有蹊跷,许多主意都来自她所结交的王姑子等。所以,我在这里也要强调,僧尼并不能代表佛教,僧尼一旦心怀叵测,对于笃信的人也是遗害无穷的。

本回后半部分的内容主要通过孟玉楼寿诞完成。西门庆瞬间就违背了誓言,禁不住应伯爵和谢希大的撺掇,还是去了李桂姐处,但还好,终是在晚上回到了家,与众妻妾共同完成孟玉楼的生日宴会。表面上孟玉楼是主角,但其实仍是潘金莲穿针引线,极尽挑唆卖弄之能事。个人感觉:潘金莲自从进了西门家,就在短时间观察了每个人的特点,不论是大老婆吴月娘,还是孟玉楼,就连后来的李瓶儿她都尽在掌握,所以拨弄是非是她,妒贤嫉能是她,尖酸刻薄仍然是她。这是一个令人生厌又忍不住偷瞧,令人恨之入骨又不能忽视的人物形象。

当真:

雪中祈子藏私心,西门跪地只会淫。

玉楼寿诞千般巧,金莲必将献殷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看《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