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的名字

旅人不肯说出名字,满腹犹疑。


她说,她曾走过深巷,

高墙大院的心事,次第打开;

烟雨朦胧的流连,栏杆轻拍。


她说,她曾见过瀚海,

赤炎灼热的理想,草木俱枯;

银钩高悬的寂静,如怨如慕。


旅人终于自称爱情,一脸笃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