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典与凌霜华:情到深处成知己

字数 2342阅读 1021

《连城诀》的主线是寻宝,这样的故事太多了,一点儿都不重要,主角戚芳与狄云的爱情像是岳灵珊与令狐冲的副本,也不新鲜。这本书中最珍贵的莫过于丁典与凌霜华这一段古风盎然的爱情,至纯,至真,至死不渝。若论爱情的品味和格调,私以为这两位可排金书第一。

这两个人因赏菊而相识。菊花,既暗合了女主角的名字,也暗示了这两人的遭遇和气质,霜雪交侵,但是傲骨不屈。

凌小姐出身清贵的翰林家庭,品花赏花当属常事,难得的是丁典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的江湖草莽竟然能对菊花如数家珍,其实,丁典早年间也是个家财丰厚的世家弟子,骨子里也是个风雅之士。当他在菊花会上品评优劣指点江山时,估计早就被凌小姐注意到了。

一个人的爱好常常能反映他的性格,比如我这么个重辣嗜肉的人,肯定不会活得讲究精细。菊乃花中隐逸君子,喜欢这种花的人,其品格心性大概也会与花之品格相近,丁典与凌霜华都是这一类人。

谈恋爱到底应该找个互补的人,还是优先找个“同类项”呢?从金书来看,“同类项”最好是做知己,互补型的更适合做情人,且看郭靖与黄蓉、赵敏与张无忌、杨过与小龙女这三对经典官配,不都是显而易见的互补型么。而丁典与凌霜华这一对“同类项”,在我看来,他们最好是做知己,而不是情人。

丁典对凌小姐一见倾心,像个二八少年一样跑到凌府外的石板上坐在一夜,丫环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要约小姐出来散个步谈谈心看看月亮,而是请求看一下她家的名种绿菊。他的含蓄正对应凌家小姐的矜持,他要是说想见小姐的话她反而不好露面了,当他请求看一看菊花,她也正好借着摆花的契机,露出半张芙蓉粉面来与心上人一见。

从此以后,丁大侠就成了凌府后园外等候“赏花”的痴心小子,他风雨无阻去凌家仰望小姐的闺房,凌小姐风雨不改地在窗槛上每天换一盆鲜花,在换花之际,顺带看他一眼。注意,她只看他一眼,绝不看第二眼。但是就这么一眼,不用微笑,不用招手,不用说话,两个人已经心满意足。以丁典的武功,只需轻轻一纵,便可跃上楼去,但是他竟然从来没有这么做。他们只需要这样遥遥地看上一眼,就胜过人间无数。

他们认识两年以后才说上第一句话,在他们久别重逢之后,凌小姐玉唇轻启,问候了他一声“你生病了么?”正式开启了他们的恋情。

一个江湖豪侠,一个知府千金,他们恋爱的方式很武侠也很古典。他们互通心意以后并没有急着滚床单或者组建个小家庭,丁大侠每天夜里去凌家接凌小姐出来,二人携手在荒山旷野漫游畅谈。他晚上去接她出来夜游,也只是跃到她的窗外,绝不自行进她房间,一定要她推窗招唤。清风明月,长夜漫漫,金风玉露,天上人间,四野无人,孤男寡女,这两位有情人却只是清清淡淡地盖棉被纯聊天,半点犯规动作都没有。用丁典的话说,“我们无话不说,比天下最要好的朋友还知己。”是的,他们的关系始于知己,也终于知己,他们两人因菊花相识,死后合葬长眠于菊花丛中。一段生死相许的恋爱,谈成了真正的君子之交。

再来说说他们关系中的“第三者”——小丫环菊友,听这名字,凌霜华暗喻菊花,丁典是爱菊人,而小丫就是菊之友人,这三位的关系堪称金书里的“风尘三侠”,同时也是金庸的故事里唯一一次出现了“红娘子”式的角色。菊友对丁、凌二人的恋情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二人的相识因为菊友的一句“小姐,这人倒知道绿菊花。”当丁典在楼下徘徊苦等,也是小丫环施施然走下楼来,问道“傻瓜,你的灵魂儿也不见了吧?”丁典入狱,小丫环探监,以性命殉了二人的感情。“红娘”如此卖力卖命,两位正主却并没有把恋爱谈得像张生和崔茑茑那样实惠,而是走了形而上的古典路线,简直是没有天理。

我曾经十分想不通,为什么这两个人不果断私奔?他们不在乎对方的出身,不在乎对方的容貌,没有家族恩仇,没有第三者。丁典闯荡江湖多年,凭他的武功和社会经验,完全可以安排好退路,带着凌霜华离开,把连城诀留给凌退思,这样大家各得其所。当然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谁能想到凌退思会那么老谋深算不择手段呢?《连城诀》里的坏人离我们太近了,它的阴谋不像《笑傲江湖》那么宏大,坏人也不像成昆那么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就在你眼前身边,这样的人像金波旬花一样令人难以防备和招架。就算他们结了婚,将“连城诀”献给凌退思,估计还是会被老狐狸暗算。

可是我依旧很遗憾,当凌退思撕破脸皮以后,这两个天真纯良的文艺小青年竟然没有丝毫反抗,凌霜华宁愿毁容不嫁独居一生,丁典宁愿把牢底坐穿。我甚至一度怀疑,他俩到底是否相爱。别的情侣们的主题都是“死也要在一起”,可他们之间的主题是“我一定不能辜负他(她)对我的信任”。如果她爱他,怎么舍得让他在牢狱里郁郁终生。如果他爱她,又怎么舍得让她独居高楼寂寞终生。可他分明又是爱她的,与她相比,人人求之不得的财宝都如粪土一般。她分明也是爱他的,否则她不会为了他在自己如花似玉的脸上划上十七八刀。

后来我想,也许是他们太爱对方了。他们爱的方式就是绝对的尊重对方,完全的换位思考。凌霜华因为在母亲灵前发过誓不再见面,丁典就真的答应她不再相见。丁典没有主动自愿告诉凌退思寻宝口诀,凌霜华也就决不向父亲透露半个字。

尊重他人,这本是一个常识,但是我敢说,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尤其是父子夫妻之间。很多人会打着爱情的名义,行自私自利之事。郭靖没有尊重黄蓉隐居桃花岛的梦想,而是拉着全家为了一个王朝陪葬,杨过没有尊重小龙女隐居古墓的梦想,才有了那么多年的两地相隔。然而,他们都终成着属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也许,恋爱是一件不必太讲道理的事情。但是,丁典和凌霜华这样的君子是做不到的。不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境下,他们宁肯自己身受乱刀之苦,也不会强加对方一丁点儿自己的意愿。王徽之雪夜访戴,到了门口尽兴而归。这两位似乎也是如此,不管我们周围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在相爱,有此意境,便可足矣。

也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