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尔古纳河没有岸

一看到《额尔古纳河右岸》这本书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困惑——为什么要写成额尔古纳河“右岸”呢?直到看完这本书我才明白,这个被限定的方位“右岸”和这个被限定的书名本身就带着一种深意,蕴含着迟子建所要诉说的感伤与悲剧的残缺。

就我个人感受而言,这本书应当从三个“悲剧”来解读。

一.鄂温克族的悲剧

“勒拿河是一条蓝色的河流,传说它阔得连啄木鸟都不能飞进去。在勒那河的上游,有一个拉穆湖,也就是贝加尔湖,有八条大河注入其中,湖水也是碧蓝的。拉穆湖中生长着许多碧绿的水草,太阳离湖水很近,湖面上终日漂浮着阳光,还有粉的和白的荷花。拉穆湖周围,是挺拔的高山,我们的祖先——一个梳着长辫子的鄂温克人,就居住在那里。”勒拿河、贝加尔湖、拉穆湖,都是那么的漂亮、澄澈和宁静,可惜现在的“我们(鄂温克人)却只能在祖辈的回忆和世代相传的口头语言中来虚幻出那个真实的存在。“我们”的故乡已经不在那里,现在的“我们”,无论在哪里,都是流浪在外的异乡客,“我”不知故乡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是故乡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故乡。总之,“我”一直都知道,“我”一直都在流浪。


二.中华民族的悲剧

“祖先诞生的地方,是没有冬天的。可我不相信有一个世界永远是春天,永远那么温暖。勒拿河和尼布楚在哪里我并不知道,但我明白这些失地都在额尔古纳河左岸,在一个我们不能再去的地方。”曾经是故土,现在却连去都不能去,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吗?凭什么俄国就可以把我们的名族赶出勒拿河和拉穆湖,让我们的民族只能生活在额尔古纳河右岸,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凭什么日本人就可以侵占东北,侵入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去打扰鄂温克族宁静、幸福的生活?凭什么不是我们占领日本的某个地方或者是整个日本然后再去奴役他们的人民?……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不幸?为什么中华民族就要饱受外族的欺凌和残害?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么?中华民族近百年来的屈辱史说明我的观点并非狭隘,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没能从那些悲哀的历史中走出来。


三.人类的悲剧

“我久久地看着那些用木头、树枝、兽皮组成的木偶,他们都来自我们生活的山林,这使我相信,如果它们真的可以保佑我们的生活,那么我们的幸福就在山林中,不会在别处”。到书的最后,只有两个鄂温克族人留在了山上——一个老太太和一个痴傻的孩子。这些就说明和象征了鄂温克族的没落乃至消失。一个如此美妙的民族尽然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其实,世界各地都普遍存在着这种现象。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许多“弱小”的民族,他们人数少,生活环境闭塞,生产方式落后。在当今这个生产方式和经济飞速发展的浪潮下,他们甚至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只能“随波逐流”。而在这个“随波逐流”的过程中,他们抛弃了他们的故乡、生活方式、信仰、语言、品质、文化,然后被复制成一个个先进的“文明人”,而经过这一趟浑水的冲刷,他们用“文明人”这个假名号换取和丢失了他们最为珍贵的东西。而当他们或者是别人发现时却已为时已晚,就像鄂温克族人的“驯鹿”一样,失去了就不可能再回来。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或一些势力用自以为是乐善好施的愚蠢做法去损害他们认为是对别人好的蠢事,而且乐此不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