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

和从前一样,早上醒来,我和他各自都没有碰对方一下。1.5米宽的床两个人睡显的还有点宽。自从他去了某地,他回来就是这样了,他根本就不需要我了,讲话语气也是冷冰冰的,只是他讲话声音向来不大,所以,即使冷冰冰,也看不出来他是生气了。但我是个善于捕捉细节的人,我感觉他这是对我有很大意见了。而且,他这样对我,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七八年了。

所以,本来就对他冷冰冰的我,对他就更加冷冰冰了,虽然表面上还是挺礼貌挺客气的。

早上六点多一点,他起床去洗手间了,一边刷牙一边借题发挥,说牙膏盖子怎么不见了,我说我扔了。他说牙膏盖子为什么会扔呢?我说买了个自动挤牙膏器,被我弄坏了。他不再说话了。

我问昨晚我睡觉有没有打呼噜,有没有吵到他,他说,有啊,呼噜不断。

我说,好吧,那今晚我去工作室睡。他表示默认。

还记得他上次回来,在家待了10个晚上,我去工作室睡了10个晚上,那时候,我是明显对他有气,至于生气的原因,当然还是因为钱。现在,那个原因还在,只是,我不再追究了。那件事情我之所以很生气,是因为我遇事认理——一个在外面赚钱的人,没有钱拿回家还把家里的钱倒往外拿,哪个女人能忍?

我想,他已经很看不惯我了。只是为了孩子才忍耐着维持这个家。

而我,纵使他再优秀,我也从未对他有半点爱过。所以,他爱不爱我我压根不在乎,或许他从前爱过我,所以我才嫁给他,但是后来 他跟我一样,早就不爱了。

他对我冷,我就更有理由不用装了,我们已经好几年没那方面的事情了。他说他不行了,我说我也早没那方面的要求了。

其实,谁信呢?姐那方面正常的很,他比我还小两岁,他怎么可能不行呢?哄傻子去吧。

不过姐真的真的不在乎,因为这年头,谁缺了谁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反正就一个字:熬。

看谁更有耐性,看谁寿命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