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该有几次失眠是必须的!


失眠

是指有睡意而无法入睡,是指血液的速度所激发的热度让大脑无法安静,并不想胡思乱想,但却无法停止。常常是在嬉闹后的莫名冷静之下,或是在嘈杂的白日后的莫名寂寞中。

全世界失眠陈奕迅 - 反正是我

人生中该有几次失眠是必须的呢?在子夜来临的现在,我问自己。就像当一切烦躁起,我会拿起香烟;就像当一切快乐来,我会拿起香烟。于是,太太好几次跟我说,你就是想抽烟,其实跟你的情绪和你要做的事没啥关系。她说的真对,那失眠也一样吧,真的有必须吗?

为什么失眠会毁坏身体呢?是不是人可以不睡觉,归根结底就是思想可不可以真正冻结。累的是躯体,不想累的是灵魂,于是人们编造一句名言,灵魂和躯体要有一个在路上,最好两个都在。可是躯体跟得上灵魂吗?

思想是灵魂的动力,也是灵魂的载体,有时合二为一,有时灵魂也会去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于是就会失眠。失眠的人是不是很亢奋呢,是不是停不下来,眼睛已经抗议,而大脑还在说不,心却不知道该站在谁的那一边。

必须是说可以放肆还是放纵呢?自由是不是只能夜晚出来跟人来一次私奔,在月光皎洁的田野里裸奔,没有任何负累在身上,所有一直被裹起来的私处都放荡地享受氧气极尽温柔的挑逗,可这种放荡中却带着几分神秘,几分纯洁,几分无奈,几分苦痛。

夜色如牛奶般地倾泄,半人高的野草不再如白天般那么的纠缠脚踝,它成了一片水面,不让你陷入而是托着你去飞奔。混杂着风声吹在草上和自己身上的摩擦声,成为伴奏的旋律,五音不准的你可以放肆地歌唱,而此时传播出去的曲调却是世上最美的声。

隐隐约约能听到的歌词,似乎是这样的。

他们说失眠的人,一定是出现在某个人的梦里,

我知道他们是骗我的,可耳朵是火热的。

他们说失眠的人,一定会找寻到自个儿的梦想

我知道他们是骗我的,可心脏是火热的

他们说失眠的人,一定能看的到老天爷的梦喻

我知道他们是骗我的,可眼睛是火热的

那一阵声音断断续续,却能听到那一刻唱歌的人是愉悦的,因为当所有的悲伤在沉重中踏过泥泞的天地,留下的印迹里却把方向指示的那么明白。也因为所有的忧郁都挥霍一空,留下的只有空空的可以开心的理由。

你能想到的必须的失眠,无非是失恋,逝人,失业,这些是负面的,或许还有加班后的激动,奋斗中的激情,热恋中的思念,这些是正面的。那么好的,坏的,你都要失眠,那你肯定是病了,要去吃药。

哈哈,吃安眠药吗?安眠药唯一的作用是让你一次性睡着,再也不用醒来了。靠它解决一个晚上的失眠,只会让你不断地加量,他们说那叫饮鸠止渴。也许治疗失眠的最好办法,就是去知道一生你该真正失眠几次,为什么失眠。甚或者,你就是每天不需要睡觉的那个人,一个神人。

不睡觉,可以做什么呢?听听音乐,看看白天因为手机而不能看的书,或者就是做做醒着能做的梦。比如幻想自己,跟心爱的女孩在一起看月亮,彩票中奖后该先买什么,升职后第一件事该做什么,度假该去哪里。多美好呀,当你想睡而睡不着的时候。

因为真的进入梦乡,灵魂虽然醒着却未必能制造一个你想要的场景,有可能又会延续白天的噩梦,让你白天已经痛苦,而夜晚更加痛苦。所以珍惜有梦而却不能入梦,看似清醒的自己所拥有的失眠的这个晚上。

人生总该有几次失眠,如果你没有计划好,那么就等着没有提示的来了的那个夜里,开一瓶红酒,倒一小杯,坐在月光下。如果每月月光,可以坐在黑暗里,点起一根烟。如果那天下着雨,那更好了,你可以跟雨滴对话,它滴一声,你想一生。

一个好友说,要离开大都市,去一个真正的小镇活一个平静但又幸福的人生。我想小镇的夜晚应该不会失眠了吧,大都市夜晚太亮还有霓虹灯,小镇的夜晚应该都是漫天的星星吧,数着数着也就睡着了。那像大城市漫天的只有雾霾,而没有人情味。

虽然也很难给人情味定义,因为失眠的人往往会想自己更多,而顾虑别人的很少。也说不定哦,如果两个人相约一起失眠,是不是就会为对方多着想,而不说自己的苦恼呢?那边就有人跟我说了,怎么可能?失眠大多是度不过哪个坎了,总是在徘徊中怀疑自己,于是说的多的就是喃喃自语,即便两个人相约失眠,大概也都是各说各的,期望对方是个听众,还要适时地答语一句。哦,这不是说相声吗?一个逗哏,一个捧哏。

大多时候,夜晚都是单口相声,听众就是黑夜里的黑色,所以再有趣的段子也不会有他人会笑,只有自己心里的两个自己在彼此暧昧,彼此争论,彼此珍惜。失眠是一个人的事情,安静地失眠比较好。幸福地失眠,那更加好。虽然大多数的失眠是因为压力和忧愁,还有一些是痛苦。

淡淡地失眠,才会是长长的,猛一下的失眠,累了就会睡了。所谓细水长流,失眠永在,就是这个道理吧。

在外面再晚,我一定会回家。所以在夜里多晚,我一定会睡觉。这段文字留给失眠的你,慢慢琢磨,而我却要去睡了。因为我知道失眠并不能让我在白天解决什么问题,而我也不会走进你的梦里。

晚安,问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间天堂姑苏, 白墙黑瓦粉黛。 寒山寺宿, 钟声袅袅千古。
    李燕萍阅读 99评论 0 0
  • 邻桌的女士美丽迷人,含情脉脉,简直像一座滋啦滋啦的高压电塔坐在那里,他的心慌乱地跳起来,连忙起身离开,来到门外,微...
    洞庭府君阅读 430评论 0 5
  • 行酒|谈杯 不论是饮何酒,首先要做的就是举杯。酒杯文化,是酒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考验着品酒者的功力。自古便有:“汾...
    酒士多阅读 38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