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的水塘

前段时间,我从上海回到了离别半年多的故乡。走到村口的时候,水塘已经不在了,取代它的是一条小水渠,看着眼前的这条小水渠,我的思绪飘走了……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在歌声中,一群孩子,沿着水塘,追赶着蜻蜓和蝴蝶,嬉戏打闹,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这个水塘,我们管它叫“大塘”,也许因为它是我们村里最大的水塘,所以才叫这个名字吧!夏天的水塘,荷花开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也许只有这句诗可以描述这番景色了。水塘的另一边,围绕着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微风吹过,稻田犹如波浪一般翻滚,袭来一片清香。“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是它滋润了这片稻田和荷花,才有了秋季的丰收,村民们的喜悦。

那个时候,村里还没有通自来水管,也没有洗衣机,人们洗衣服都是来这里。不禁想起了王维的诗“竹喧归浣女”,尽管没有“莲动下渔舟”,却也充满了生活的乐趣。快到了傍晚时分,村里的妇女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这里。她们各自抬着一盆换下来的脏衣服,身后跟随着顽皮的孩童。她们拉着家常,不时的传来笑声,一天的疲劳在这里消失殆尽了。这些孩子们则你追我赶,在这群妇女中穿梭闪躲,好不欢乐!

水塘,不只是用来洗涤衣服,也洗涤了妇女们一天的疲劳。或许她们并不富有,但是她们精神上却是富有的。在洗衣服的过程中,她们诉说着一天的欢乐与烦恼。若是欢乐,便开怀大笑;若是烦恼,便安慰打气。在这傍晚的余晖里,也便有了轻快的气息。

每到周末,岸边就挤满了很多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来钓鱼的。他们找好了位置,洒好了诱饵,便静静的等待鱼儿上钩。钓鱼也有行家,他们每次都收获颇丰。而有的经验尚浅的人,也会空手而归。不过,他们依然乐此不疲,并没有因为钓不到鱼而烦恼。钓鱼给他们带来了精神上的享受,而不仅仅是一顿美味。

而现在我们大多数人要吃鱼的话,都是直接去菜市场买一条鱼回家自己做,或者干脆去餐厅吃做好的鱼。也许,餐厅里的鱼更美味,可是却少了钓鱼时的精神享受。郑板桥在《道情》里写到:“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扁舟往来无牵绊。”这般闲情逸致,在这忙忙碌碌的现代生活中,真的太难得一见了。

后来,村里通了自来水管,有了洗衣机,好多村里人去了外地打工。人们生活变好了,水塘在村里的地位也就日益下降了,人们也不用依赖水塘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似乎又想起了这个遗忘了好久的水塘。于是,这里便成了“垃圾塘”。人们把生活垃圾都扔到了这里,慢慢的就堆积起来了。每每从这里经过时,都会有一股恶臭味扑鼻而来。这里再也没有了孩童的嬉戏打闹声,没有了妇女的的笑声,没有了垂钓者的低声细语……直到后来这个水塘被填了,修成了一条小水渠。曾经的水塘,就这样消失了,伴随着我的童年一起消失了。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提高,人们的精神生活反而没有那么丰富了。丁玲说:“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最可怕的是精神上的空虚。”也许那时候,人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但是他们在劳碌一天后,走向水塘,融入自然,融入了村庄的氛围,得到了放松。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忙碌一天后,守在电视机前,看着一遍又一遍无聊的泡沫剧,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刷着朋友圈。冰冷的电视和手机,带给我们的是冰冷的感情!所以,走出去吧,即使没有水塘,也会有其他的风光!

精神的港湾,村口的水塘!

原创图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