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25 黑衣的秘密

96
灵夜狼 Dc6a37ba 53a2 44ca 8500 141fd8865905
2017.04.07 17:45* 字数 2365

目录

←24 掘墓

【科学实验】DREAM

我也不知这夜我是怎么过来的。黑衣让我尽可能地想象田地里满是捕兽夹,自己拿着铁锹慢慢搜索,约一刻钟,回到我身边来,要我再次想象。直至黎明,他没能在田里翻出一个夹子,倒将田地糟蹋得如同被野猪拱过那般。他说重复多次是为了保证实验的科学。

我已挪到墓碑旁靠着墓碑打瞌睡,一夜冷风给我吹成重感冒,黑衣却还精力充沛,勤奋得不像话,踩过一遍田地又蹲到我面前。

这次他不再让我想象捕兽夹,而是提出了新的要求:“田园,最后一次,你想想那些打野鸡野兔的人吧。”

我们这里有交了钱就可持气枪打猎,我早已知道。身为专业动物保护者的我却对现状无能为力,因此黑衣的话一出,意识模糊的我一个激灵瞪大眼睛,脑海中自动展现一幅寒冬狩猎图,有一面目可憎膀大腰圆持气枪与捕兽夹的壮汉正站在田埂上四处眺望;再揉揉眼睛,西北面的田埂上还真有一个!

黑衣二话不说抄起铁锹,像投标枪般把锹投掷出去,正中壮汉脑袋。恼羞成怒的壮汉端着气枪跑来,黑衣空手上前,灵活躲过子弹,见对方下盘不稳,几招将之撂倒,却没进行擒拿,将捕兽夹夺来掰开,往壮汉胳膊上一摁——看着是真货。

与那盗墓贼不同,壮汉的面部表情扭曲起来,跃起一拳挥下,黑衣闪身绕至他身后。壮汉向前几步以防他攻击,见了我,抬枪便射,所幸打偏,子弹落在我身侧触手可及之地,吓得我一身冷汗。此时黑衣若造出杆长枪来完全可以刺穿壮汉,他却不这么做,放弃了大好的进攻机会,绕回来挡在我前方,开始他的分析:“梦场有两套规则共同存在,一套只能用于制造实际而精密的物品,另一套则可以创造怪物——不能称之为‘生命’,只是一种相当虚无的存在,而且只能被同样虚无的物品所伤。匪夷所思的是,这些虚无的物品似乎可以伤人,目前无法知晓具体情况和其原理,但要毁灭它们也很简单……”

壮汉扣动扳机,子弹“嘭”一声出膛,按理说黑衣正对枪口,必然被命中,可他稳稳当当地立在那儿,毫发无伤。我竖起耳朵听着,愣是没发现子弹打去了哪儿。黑衣由着壮汉开了几枪,飞行中的子弹皆凭空消失;他突然上前,手掌紧贴壮汉腹部,没有造成任何创口,却使壮汉在哀嚎之中逐渐消失。气枪与捕兽夹,自然是没留下。

我莫名觉得筋疲力尽,实在支撑不住,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插叙】DREAM

那时候我刚遇见黑衣。他对我持有的手绘地图很感兴趣,我看在他告诉我梦场规则的份上,将那地图送给了他——留着也没用。[注1]

翌日白天,他将那地图好好看过,小心翼翼地改过几笔,观察改动地点的变化,咬着铅笔末端,把它啃得面目全非。

那时候他还坚信着他所了解到的单一的梦场规则,并试图用一套理论解释所有不合理。


【黑衣的秘密】DREAM

一路颠簸使我在车后座醒来,我花了很长时间理清思绪,认为累倒后的自己应当在那漏风破旧的临时卧室醒来,却发现黑衣踩着油门开足了马力狂奔,从车窗几乎看不到清晰的景,只能感觉到该死的夕阳余晖再次洒入这小地方。

车是往北开的,而且已经不知开了多久。我不止没机会跟奶奶说再见,现在要折回去看看外婆都不知得花多长时间在路上。

我坐起身子,通过后视镜看黑衣的眼,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子回过头来努力咧嘴一笑,黑炭般的皮肤与两排白牙形成强烈对比,使那白色跟假的似的。

“田园,我带你回学校——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黑衣的话语中透着兴奋,却又带着一丝担忧。这话他是不愿意对我说的,也许是出于尊重,他还是没有将之隐瞒,只是卖了个关子,想要我追问下去。

我也不打算委婉,直接问他:“奶奶呢?”

黑衣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拐弯抹角地告诉我他做了什么:“若想象产物的成份可以被称作‘物质’或‘力量’,‘她’的密度要比你所想象出的大很多。那种‘物质’跟儿子的组分很接近,我想应该是由于儿子的密度过大,感觉上有所不同。”

“你……”

“那已经不是你的奶奶了。她的一部分在棺材中的骨灰盒里,老房子里烧火的那人再好,也不是她。”

“那她到底是谁?”

“只是幻想。为了证明她是幻想,我先跟她解释过,然后只让儿子下了手。他的古琴已经修复,不但可以阻止新的想象产物出现,还能制约你那套规则下的产物。也许你那套规则‘空想’出的一切都需要某种力量的动态运作支撑,而儿子的琴声克制了它,因此导致产物消亡。”

黑衣的语速有些快,边说边注意着我的反应。作为杀人凶手他明显不合格,我能听出他的紧张。如果黑衣所述成立,另有一点可以推理出:他本人是实际存在的,而非想象产物。假若他对我有所隐瞒或自己就没弄清真相,我并不敢说他存在于现实。这个人强得不太正常,实战经验丰富,即便他存在于现实,也不可能来自什么安定区域。

这时候黑衣又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竟开口讲起自己的故事:“我在现实中杀过人。每一次我都做得滴水不漏,即使有人怀疑,他们也拿不出证据来。我杀人并非出于自身喜好,事实上我很讨厌杀戮,我幻想着能够拯救一切,可我做不到。牺牲无处不在,只有不断牺牲他人,秩序才能得以保存,于是从我第一次下杀手起,我想,如果总要有人做这件事,我希望那个人是我……而不是我深爱的人。”

这话还有一层意思:总要想办法弄清真相的,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由我来做这看起来很肮脏的事情。

我莫名警觉:“那么,在二零一一下半年至二零一四上半年间,你杀过几个人?”我并不在意他开过荤的事实,只是潜意识告诉我,我必须弄清他杀死过几人,这个信息对我而言很重要。

黑衣低声确认:“你真的很想知道?”

我点点头:“告诉我吧,我想我对你的感情,不是空穴来风。”

“两个。”[注2]

我想象出一把没有任何纹饰的短刀。黑色的刀鞘、黑色的刀柄。[注3] 我的能力有限,还原不了刀的锋利,想象出的它没有刀刃。我朝黑衣晃晃这把刀:“我希望你不是他。”

“我也不希望。”

“但如果你是,有些东西就解释得通了。”

“不需要解释通。你就当我不是吧。”

目录


[注1]:可参考之前的【地图】与【手绘迷宫】。

[注2]、[注3]:注意细节而且记得【现世留影篇】剧情的话大概可以秒懂。

灵-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