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 幻想)梦幻泡影 (60)跳楼者是……

      那名男子身材高挑,脸部轮廓分明。年龄大约在五十岁上下,一身黑色西服完美衬托了他的好身材。施兰因一见到此人便想起了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电影中那些帅气十足的联署专员大多是这身打扮。

      中年男子小声回应吴睿:“最初,我们机构是为了调查前总警司葛柏潜逃案而成立的调查委员会。就在今年,百里渠爵士曾指出反贪污部门必须完全脱离警方而独立存在。这当然也得到了现任港督的首肯。两个月前也就是十月初,他宣布将建一个独立的反贪污组织。而作为其中的一员,你以留学回归人士的身份去接近曹雄还是比较安全的。另外,我们的部门还未正式对外成立。现阶段你主要负责搜集一些华人探长贪污受贿的直接证据……。”

      两人说话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小。中年男子还不时朝四处张望。当他来回扫视那些或路过或停下脚步的行人时,原本站在远处偷听的施兰因索性直接朝他们的方向走来。他的这份淡定与从容源自于在上海十多年的从警经历。

      若无其事的施兰因正在等候吴睿主动和自己打招呼。果然,吴睿很快便认出了他:“明叔,都已经那么晚了还在楼下闲逛?“其实吴睿也就比迦明小六七岁,只是他的父母常与这位大明星称兄道弟。

    “哦,你妈咪去购买宵夜的食材了。可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爹地有些担心,特意让我到楼下来接她。”施兰因觉得自己还未露出马脚。他在说完之后,假装自己才见到那位冷眼旁观的西装男:“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待会记得一起上来吃宵夜。”

    “谢谢,不用啦。你就是迦明吧?常听吴睿提到你。而且你演的几部电影都相当不错。只是我没有想到迦明先生在生活中同样镜头感十足。刚才,你对我们视而不见的表演简直就是滴水不漏!难怪你是吴凯文的朋友,凯文那些左右逢源的天赋和你比起来也只能算是打个平手。不过,吴睿还年轻。你这个做叔叔的应该尽量提点他、保护他!至于我和年轻人之间的胡话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好了,以免给自己惹祸。”西装男的话相当直白。

      他既点明了施兰因已经听到他们的谈话却又欲盖弥彰的事实。同时他也是在警告施兰因,希望这位不速之客能对刚才的所见所闻守口如瓶!

      施兰因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只是笑呵呵地回应道:“我没想到你对演戏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力。而且,如你这般的洞察力也令我佩服之至!不过说实话,我对你们的谈话并没有兴趣。更何况此事与我无关。你们好好聊,就不打扰两位了。”

      与西装男握手告别后,施兰因继续漫无目的地到处闲逛。他依然对吴睿的真实身份感到疑惑。既然那位陌生男子能一眼识破自己,那么他在廉政公署的职位必定不低。施兰因甚至有些自惭形秽,但他却对这两人多了几分好感。令他感叹的是,吴凯文虽然在黑帮做事但儿子吴睿却是廉政公署专员。他突然想起在天道时朱小梅曾说过,他们的独子死于1990年。临终前还留给他们一个嗷嗷待哺的外孙女。难道年纪轻轻的吴睿在十七年后就已经去世了?另外作为罪大恶极的黑社会,吴凯文凭什么可以在寿终正寝后投身于天道?难道……他和儿子一样是廉政公署指派出去的污点证人?

      正在街上胡思乱想的施兰因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职业的敏感使他加快了步伐。很快,他看到街边某幢破房子的楼顶上站着一个男子。该男子大约在二十七八岁左右。

    “小心,大家都不要再往前挤过来了!我求求各位了,就让我快点跳下去吧!你们都散开啊,我不想临死前再连累任何人的!”疑似自杀者大喊大叫。

      在月光中,施兰因凝视自杀者良久。他总感觉此人的容貌似曾相识。但自己又实在记不起这位年轻人的具体来历。粗看此人,他应该比迦明(施兰因)还要小六七岁。假设他认识2016年时的施兰因,那眼前的年轻人在四十多年后已经是位耄耋老人。他会是谁呢?施兰因打算先劝他走下楼顶。

    “年轻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是想不开的!你看这房子那么矮,任谁往下跳都只会半死不活地去承受更多苦痛。更何况生命一旦结束也并非意味着一了百了。只要你还留有各种执着,痛苦依然在你死后的世界如影随形!”施兰因很诧异自己能说出这些话。他感觉自己是在现身说法。或许他很早就觉得,一个人哪怕能在死后去往天道享受永生也只不过是一轮新痛苦的策源地!而所谓解脱与一了百了的涅槃之路却真有些遥遥无期。

    “走开,走开!你们统统给我走开!我既然不能和刘月娥结婚还活在世上干嘛呢?”自杀者的情绪相当激动。

    “刘月娥?刘……姨?脖子上有块黑痣的刘姨?”施兰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所认识的刘月娥正是香港商人梁学康的结发妻子。

    “嘿,你胡说些什么!月娥今年才二十一岁。你……你三十多岁的人有什么资格叫她刘姨?”自杀者依稀望着楼下比他还大好几岁的施兰因,脸上略有怒色。

    “小兄弟,我看你还是先下来吧。在这里寻死觅活的毫无疑义!再说了,她未来的真命天子叫梁学康并不是你!”施兰因走近了几步。

    “你……你不要过来!虽然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为何会认识我,但我知道你在安慰我。梁学康这个穷小子哪有那么好的命啊!呜呜呜呜呜。我真没用!”自杀者居然哭了起来。

      难道他就是梁叔本人?对啊!在自己还是施兰因时,梁叔就不止一次地说过他的往事。一九七三年时,他曾是迦明的化妆师。就因为有过这段短暂的经历,他名气越来越大。因此刘姨的家人才会答应这门婚事。而且楼上这位年轻人的脸部轮廓确实与梁叔一般无二。原来,这光怪陆离的幻境世界还真能如实还原每个人的前世历程啊!

    “梁叔……梁……学康!你听我说,月娥是一定会嫁给你的。千万别去做傻事!你要是真的跳下去了,我的第一个前世之旅就要重新来过了……。”施兰因也有些语无伦次了。

    “她怎么可能会嫁给我?我身无分文,刘家人都不愿让我进门。”年轻版的梁学康已经把一只脚跨在了半空中。

    “年轻人,你快点下来吧。虽然你并没有什么经验,但定妆技艺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公司破格录取你了。“说话的女子正站在施兰因的身后。

      施兰因刚回头就看见郭坤郭老大、姜彤和一位十分眼熟的美妇。他们各自拿着几袋食材齐刷刷地站在自己身后。

    “干!你是不是男人?为了一个相好就去寻死觅活。你不就是缺钱么?好好跟公司里的老人多学几年,满大街的姑娘还不是随你挑。”郭坤一脸不屑。

      施兰因急着想先把人给劝下来。他趁热打铁道:“梁……老……弟,你在楼上根本看不清我们是谁。我就是迦明。坤哥和姜嫂你应该都认识的。我现在就当着他们的面许诺,从此由你来做我的专职助手兼化妆师。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来公司上班。一旦你有了稳定的收入,月娥父母也就没有理由反对你们的婚事!更何况,二十多年后的你也会是位优秀的企业家!”

    “梁学康,你在楼上发什么疯!还不快点给我下来!即使爹地不同意,我这辈子也跟定你了。”人群中走出一位容貌清秀的姑娘。施兰因一望便知她就是刘姨刘月娥,梁学康未来的妻子。

    “月娥!我不想失去……。”梁学康口中的“你”还未来得及吐出嘴,整个人却已经往前倒了下来!

      “啊,快救救他!谁能来救救他!”刘月娥大惊失色。望着清新脱俗的刘姨,施兰因第一次在幻境中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玄妙。同一个人为何会在不同年龄呈现出完全相反的气质与风貌?其实,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已不知“死”过多少次。原先那个万分尊贵的“我”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烟消云散。这样的“死亡”毫无痛苦。但往昔的点滴早已成为“过去心不可得”的梦幻泡影。

      此时,不知是谁请来了两位正在巡逻的警察。

    “阿sir,快想办法救人吧!我看上面的年轻人支撑不了多久的。”姜彤身边的美妇向两名香港警员央求道。

      她……不就是天道之中的朱小梅么?此刻,施兰因才刚刚猜到美妇的身份。如今的她在举手投足之间,依然透着几分优雅与高贵。这与四十多年后的朱小梅如出一辙。只是如此优秀的女子为何会嫁给吴凯文,一个中年古惑仔呢?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这小子自己要爬那么高的。我看,他即使摔不死也多半残废了。大家散了、散了、都散了。”其中年长的“阿sir”拿着警棍开始驱散围观者。

      郭坤顿时怒火中烧:“你特妈怎么说话的?干!叫你们曹雄曹老总来!”

    “即使曹老总在现场我们也这样说!你叫我们怎么救?再多啰嗦就统统跟我们回警局!”那年少的“阿sir”见了坤哥居然毫不示弱。“有眼不识泰山”的他怒目圆睁。

      现现场变得异常尴尬,而姜彤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大叠钱交给那年老的“阿sir”。她讨好般地微笑道:“阿 sir们晚上出来巡逻也是件苦差事。务请两位长官发发慈悲,先救人要紧!“

      两个 “阿 sir”彼此交换了眼神,最终还是那个年长的“阿 sir”先开口道:“好了好了,我们先去车里拿自动扶梯。但之后你们怎么去救他与我们无关。”

      他们慢慢吞吞地往小巷子里走去。两人有说有笑地谈论着昨晚酒吧中的艳遇,而现场即将坠楼的梁学康已然支撑不了多久。郭坤怒不可遏,他突然朝警察们的方向拔出了手枪。姜彤见势不妙,极力用整个身体去阻止。做惯老大的郭坤极不情愿地收起枪。他竟然在大街上用南山家乡话破口大骂。

      施兰因是听得懂南山话的。他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前世今生,不知眼前这个郭坤与自己曾经遇到过的南山老村长郭绍林是否是本家。而那时是一九九八年。似乎郭绍林比郭坤更年长一些。正在他极力思索这两人可能存在的关系时,人群一阵骚动。抬头再见那梁学康,他此时只有一只手抓住了房檐!

      施兰因暗叫一声不好。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居然不要命地跑向前想用自己的整个躯体去迎接随时都会坠楼的梁学康。与此同时,他还下意识地伸出了自己的双臂。随着一阵惊呼,梁学康应声坠落在施兰因的整个身体上!而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施兰因在倒地后的瞬间晕死了过去。

      幻境中的施兰因在渐渐苏醒后发现周围一片混沌。他如同梦魇一般浑身动弹不得。难道我作为迦明的一生就这么快结束了?可是,历史上的迦明并非是被人活活砸死的啊。那么我是否又从幻境中转回了天道?可是,我第一次从幻境回到天道时的情形与现在的遭遇截然不同。

      混沌中的施兰因感觉自己像极了盘古。如果他此时有一把足够大的利斧,一定会把眼前的朦胧世界搅个天翻地覆。他又想起了年轻时的梁学康,是自己或自己的前世迦明救了这位昔日的长者如今的小辈!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在施兰因这一世时,商人梁学康会对他屡有恩惠。

      “廷芳!佳华!快来!你们的迦明哥醒了!果然如大夫所说,他不会有事的。”施兰因隐约听出这是赵淑芬的声音。他感觉到自己正在缓缓复苏。

      我到底在哪?难道我或者迦明还没有死?也就是说,我还要在幻境中继续走完迦明的一生?

      施兰因尝试挣扎着移动自己的身体。就在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鬼压床一般的束缚时,有人却用力摇晃着自己:“迦明哥?迦明哥你醒了吗?我是廷芳啊。你已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了。刚才,周艳芳姐姐与姜彤副董事长都来新家看过你了。”

    “大哥!大哥!我是佳华啊!你除了右手骨折外,其他并无大碍。要没有淑芬与廷芳这对母女的悉心照顾,我只能先把你留在医院了。”施兰因听出那正是孙佳华的声音。

      刹那间,施兰因在被晃动中顿时摆脱了鬼压床那般的束缚。他终于睁开了双眼。略感疲惫的他望着自己那缠满石膏的右手几乎是以呻吟的口吻问道:“我们现在是在哪里?梁……梁学康还好吗?”

      赵淑芬抢先回答道:“这里就是你去年刚买的别墅楼啊?医生说病房外的记者太多,你更需要在家中静养。至于梁学康,他根本没事。这小子在出事那天就已经奇迹般地出院了。可是你却被他害惨了。但梁学康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两夜。直到今天早上他才被佳华强行劝走。我们让他先回家休息去。”

      孙佳华接着说:“这小子也算是有情有义。他再三要求留下来照顾你。另外周艳芳请求我在你醒后的第一时间转告她助理。今天,她就要动身去海外拍戏了。咳!原本等未来嫂子回来,你们曾计划好要去法国度假的。哦对了哥,既然你已经醒了我就先和淑芬去电影公司签约。他们已经正式录取廷芳了。现在是下午两点,晚上我们就赶回来。廷芳,你留在这里陪我哥说说话吧。”

      施兰因突然想到那颗夜明珠:“佳华,你走之前帮我把那颗夜明珠拿出来。密码你应该知道。你比我年轻,将来这颗夜明珠还是要交给你来完成老爸多年的夙愿。”

    “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先替你把夜明珠拿过来。密码我只能先试试。“孙佳华走出了房间。……。

      当整套豪宅只剩下施兰因与盲女赵廷芳两个人时,屋内变得出奇的安静。

      施兰因躺在床上用左手不断把玩着莫友三留下的夜明珠。他敢肯定,这颗“夜明珠”就是在天道之中能使人长时间沉睡的“睡冰”。天道、人间、睡冰、夜明珠!面对这不知哪朝哪代才有的睡冰,施兰因浮想联翩。根据“天道博物馆”的系统描述,这一定是“天道人”重返地球时留下的。

      “迦明哥,妈咪临走时给你打了盆热水在床边。我虽然看不见,但可以扶着你起来。水应该不烫了,多泡泡脚对身体有好处。”赵廷芳在床沿边摸索着迦明所在的方位。

      施兰因连忙把夜明珠放进睡衣口袋里。他用左手尝试支撑着自己坐起来:“你不用动,我能坐起来的。脚盆、毛巾就在我的脚边。等洗完了脚,我扶你去隔壁房间。你睡完午觉他们也该差不多回来了。”

      就在说话之间,夜明珠突然从施兰因的睡衣口袋中落到了水盆内。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睡衣口袋是破损的。

        “什么声音?”廷芳也往声源的方向移动。

      突然,夜明珠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水盆中自转。而它周边的水都在避开它的同时喷泻而出!直到盆中的水全都“争先恐后”地洒落在地板上,夜明珠才停止了速度极快的自转。然而,它很快又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午后的阳光下,那光芒不断变化着颜色。而置身于其中的两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灼热感。

      施兰因刚想极力避开那种无以言表的灼热气场,就听赵廷芳大喊道:“迦明哥?迦明哥!你……你原来有那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