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故事优选C】一则故事

林柳青儿会员扶持计划

今天我要讲的,是一个小女孩的故事。

小女孩不是卖火柴的,也没有继母和恶毒的姐姐,没有说谎就会长长的鼻子,没有一顶红色的帽子,没有水晶鞋,没有和动物说话的能力,也没有被王子选择过。

但小女孩一直梦想着能做点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事。

她想弹钢琴,想象中,在黑白的键盘上敲击出音符,在流泻的岁月里挥洒汗水,肩膀在音乐激昂时微微抬起,汗水顺着脸颊和脖颈往下流淌,曲毕是金色的舞台和红色的幕布之下,战术静默之后的如雷掌声。

家里有一台小钢琴,是那种可以搬着随便能放到哪张桌子上的钢琴,按了上头的某一个按钮,自动的音乐流泻出来,悠扬婉转,小女孩按停钢琴,用自己稚嫩的手指摩擦琴键,断断续续的刺耳音调冒出来。

可惜的是,do re mi fa so la xi在小女孩面前,永远是1234567。

她懂得的谱永远是那一首,用两根手指就能弹出的“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有一天小女孩望向窗外,她听到小鸟欢快地歌唱,狗们翻滚着嬉戏,猫在廊沿下舔舐爪子。她突然不想弹钢琴了。

她想滑滑板,就是脚上踏着轮子,从街道上呲溜一下滑下来的那一种。

于是她拥有了一双轮滑鞋,她穿上去,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扶着墙,腿在发抖。

其他人像火箭一般从她身边窜过去,在溜冰场一圈又一圈地绕。小女孩抖着腿向前迈了俩步,然后噗通一声瘫到了地上。

到滑板上,也是一样的结局。她看到朋友的背影流畅迅速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而她害怕地坐在滑板上,用手扒拉着地面,一点点地向前移动。

朋友划回来,看着将近放弃的她,给她看腿上深深浅浅的印记,说,“瞧,都是刚开始练的时候摔的。”

小女孩笑了,“你真厉害。”然后她放下了滑板和轮滑鞋,她坐着滑过一对下着象棋的老人时听到他们高谈阔论车马炮,她现在想下象棋了。

于是缠着家长教会了自己马走日,象飞田的规则,小女孩兴致勃勃地把棋盘带到学校去。

她觉得自己有这个天分,她天生适合使用智谋,这么想着,她拉着自己的同桌和她酣战一场。

课间休息还没结束。

小女孩红色的“帅”孤零零地在战场上,左右和前面包围着同桌黑色的“车”“马”“炮”。

同桌的嘴咧开到和太阳肩并肩,“放弃挣扎吧。”

小女孩撇着嘴,憋着眼泪,悄悄地按着自己的帅又移动了一格。

同桌把黑色和红色的棋子往中间推得散成一团,“不玩了,你早输了。”

上课的铃声打起,小女孩默默地收拾起自己的棋子,死去的尸体,被归到还活着的帅的脚下。黑色的阵营中,几颗失去生命的小兵并没有影响到将军庆贺胜利的雀跃。

“帅”跪坐在尸体中痛哭起来,“将”举着杯子,笑声冲破云霄。

小女孩认真抬头看老师在讲什么,然后发现自己的作业被投影展示在大荧幕上,老师夸奖的声音好像从遥远的海中传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朗,慢慢盖住了将帅的痛哭大笑声。

小女孩开心地下了一个决定,她想要成为一个书法家。

宣纸,毛笔,临摹贴,工工整整地被摆在书桌上,小女孩提起毛笔,捋起袖子,有模有样地蘸起了黑色的墨汁。

提笔,下笔,写横的时候要加两点还要勾笔,那是笔锋,写竖的时候要钢劲有力显得气派。

小女孩写满了一整张宣纸,在阳光下抖动起来,直到风干。

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觉得那些字都拥有了生命,越来越漂亮,越来越生动。

于是她铺开另一张宣纸,提笔,落笔,她在宣纸上画起了一只小鸟,一只黑色的墨水小鸟。

她见过这种画,在美术课本上,她知道这叫水墨画。

她看看字,看看鸟,窗外传来小贩卖冷饮的吆喝声。

她想学画画了。

学校开设的美术兴趣班,她和好朋友一起去上了,记得了老师所说的“近大远小”,于是在画纸上画了一排的树,从小到大。

她充满自豪地指着给好朋友看,“你看,近处的大树,远处的小树。”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好朋友的头上滚下一颗汗珠。

她看了看好朋友的画,小桥流水人家,炊烟在藤蔓缠绕的墙后面缓缓上升,隐隐的云烟飘散在最远端的山峰上空,一条金色的鲤鱼跃出近处的水塘。

兴趣班老师绕过来看了看她们的作品,然后小女孩哭着回家了,因为老师说她下次不用再来了。

哭声里小女孩翻开了自己好久没写的日记。

她开始写作文,写日记,写文章。写遗憾的,快乐的事情,写她看见的,难忘的事情。

然后和同学一起参加作文比赛。她觉得自己看过许多许多书,从最早的到最远的,所以一定潜移默化之间就积累了太多的经验了吧。

毕竟她是用了其他人奋力考各种级的时间,奋力地啃了一本又一本喜欢的书。她心满意足而带着迫切地等待着结果。

结果是小女孩的同学,那个通过了古筝十级,常年排名前三的好像都没时间看书的优等生,得了作文的一等奖。

而小女孩自己的,沉入汪洋大海,再无声息。

小女孩这才明白了,她的一厢情愿,她认为的理所应当,她幻想的与众不同,都是泡沫一样不存在的东西。

无论她想做什么,都不会和其他人不一样,都会有比她更优秀的,更光芒万丈的人走在前面。而她不过是人海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小尘埃。

于是小女孩下了一个决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背着背包,里面装了汽水和薯片,出门了。

她想要追寻的,不再是掌握一项人人都有的技能,她想要追寻一场别人都没有的际遇。

她想在寒冷的冬天卖着火柴,然后划亮之后蓝仙女出现问她,要不要参加王子的舞会呀。

她会睁着水灵灵的眼睛,可怜兮兮地对仙女说,不行呀,我没有漂亮的衣裳,也没有合适的鞋子呀。

于是蓝仙女给她变出了一身大红色衣装,头上还有一顶红色的帽子,酒红色的小皮鞋上面挂着大大的蝴蝶结,远处一匹白马走过来,小女孩就跨上去,赶赴王子的舞会。

途中的小女孩被一只野兽拦住了脚步,野兽说,“给我一个真爱之吻,我就能恢复真身。”

小女孩拿出自己的魔法棒,大喊哈瓦达索命。

野兽倒地,小女孩继续骑马前行。

她到了山顶有一座城堡的山脚下,在地上种下一颗种子,种子发芽了,并且迅速长成参天巨蔓,她跳上一片宽大的叶子,顺着藤蔓往上攀爬。

她抓住藤蔓的时候手滑了一下,从高高的云层间掉了下来,掉在一片柔软的羽毛里,原来白马变成了白龙,翱翔在天际,然后把小女孩送到城堡的门前。

她悄悄走进城堡,城堡悬浮在云层里,好像一座海洋中漂浮的岛。

她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堆散落的锅碗瓢盆,却不小心踩到一个铃铛,于是钟声鸣响,书架倾倒,所有的书都掉了下来,砸到小女孩的周围,墙也塌了。

在灰尘中小女孩微眯双眼,看到一座水晶的棺材,里面尘封一个脸色苍白的俊朗男生。

小女孩走上前去,入迷一样盯着男生的脸,她想这就是王子了。

王子醒来了,张开了嘴,尖利的牙齿和血红的眼珠把小女孩吓了一大跳。

这是一只吸血鬼。

拦住女孩的那个野兽从身后蹦了出来,打碎了水晶玻璃,吸血鬼从棺材里冲出来,两个东西向前扑在一起,打了起来。

小女孩惊讶地大喊,“野兽不是被我杀了吗?”

野兽嗤笑一声,“你的咒语记错了,连手势都是错的,我只是晕倒而已。”

吸血鬼和野兽打得难解难分,小女孩出神地发起呆来。

一个一身白的长发女生从废墟里钻了出来,她手上拿着一团红色的毛线,好像还在织着什么衣服,她朝吸血鬼和野兽大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她冲到小女孩身后,趁小女孩没注意,把织毛衣的针从身后插进她左边的胸口。

小女孩的嘴角喷出鲜血,吸血鬼和野兽同时停止了动作,然后小女孩倒了下去。

“对不起,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挽救这个城堡。”小女孩好像听见长发女生如此说道。

再次醒来的时候,小女孩正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阳光从窗棱外面照射进来,已是中午十二点,她想起自己的作业还没有做。

于是她爬起来洗漱,看着窗外的云和蓝天,一边刷牙一边发呆。

嘴角的泡沫流在了衣服上,她低头一看,自己左边的胸口正在往外渗血。

这一次她是真的晕倒了,倒在了天台上。

小女孩睁开眼睛,自己正在床上,是早上四点。

她抚上自己左边的胸口,完好无损,于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想起自己背着背包离家出走的情形,书包里的薯片还剩下一半。她坐起来,发现自己正在某处不认识的屋子,远处的地方亮着灯,警察叔叔们对坐,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他们好像注意到她醒了,于是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走过来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仔细想了想回答,“我只是一个传说。”

她现在突然意识到自己该干什么了,她想做一个演员。

就这样,小女孩找到了her true self。故事也就圆满了。

林柳青儿会员投稿通道:

小岛投稿专栏:https://www.jianshu.com/gt/cefac9481662f5b6

本文由【青 • 故事优选C】收录,荐文编辑:莫鱼aa

【青 • 故事优选C】为简书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仅推荐林柳青儿旗下会员文章上榜。专注于青苗计划,培育会员提升写作能力。详见我们助力||青——故事优选C计划

专题创办:林柳青儿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