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落尽人归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微微的风,绕着树枝轻快徜徉,只轻轻一颤,一朵花瓣落下,风托着她,悠悠地在空中飞舞,不疾不徐,一只手小心接住了她,她在手心里,安静地躺着。

柳如烟立于凉亭之中,看着手中花瓣,不由心生怜悯,花虽美,绽放却如此短暂,恰如红颜,自古多薄命。

她伸出手,让花瓣轻轻滑落,摇曳几许,静静躺在水面之上,水里种了许多莲花,将开未开。

“怎么,在这发呆,是不是想谁呢?”身后传来说话声,不必说,自是她那个烦人的弟弟,柳青云。

“就你知道得多。”她转过身,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

“哈哈哈,我怎么会不知道姐姐想什么呢,我就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肯定是在想魏哲吧,只是不知道,别人在不在想你哟。”柳青云歪着头,戏谑地看着他这个害了相思病的姐姐。

“找打是不是?”柳如烟被他说得脸颊通红,伸手做出要打他的姿势。

柳青云四处躲闪,嘴里却还是不忘逗他这个犯了花痴的姐姐。

柳云烟突然停住,想起,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魏公子了,不知道他近来可好,可曾想起过她,念及此处,心中不免生了些惆怅,她微微蹙着眉,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整个人忽然就不好了。

“姐,放心吧,魏哲不会忘了你的。”柳青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她。

是啊,他不会忘的,可是要他们真能在一起,希望却也是渺茫的吧,只是能撑一天便撑一天了,或许,会想到办法呢。

说到她和魏哲初见,也算是因缘巧合。

那日,从外地走亲戚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伙黑衣人,二话不说,上来就砍,柳家在江湖上也算有些名气,小姐出门自然有贴身护卫,但显然,这些人有备而来,个个身手不凡,而且,下手狠毒,刀刀致命,不留活口。

“小姐,快走。”护卫挡在她身前,大声呼喊,可还没来得及等到她迈步往远处跑,他就已经被杀了,来人手里拿着一柄利斧,一斧子劈下去,鲜血四溅,柳云烟的身上也粘满鲜血。

她吓得两腿发软,早已站不起来,只能瘫坐在地上,那柄利斧,渐渐向她靠近,血,一滴滴落下,注定,难逃一劫。

“这样欺负一个姑娘,有点过分了吧!”柳云烟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魏哲。

那天,他穿着一身白衣!

那几个黑衣人收拾完了其他人,全都聚拢过来,围着柳云烟和魏哲。

“小子,不想死就赶紧走,这不关你的事,不要自找麻烦,你不是我们的对手。”为首的黑衣人威胁道。

“哦?那我倒想试试,我究竟是不是你们的对手了。”魏哲并未退却,反倒上前,将柳云烟护在身后,他手中的剑,也已出鞘,阳光反射下,耀人眼目。

这世上有许多事,来不及言说,就已结束,我们不知道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何时结束,柳云烟只记得那天最后的记忆,一切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些黑衣人便已倒下,之后,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待到她开始有知觉时,已不知过了几天,眼还睁不开,身体动不了,只觉得嘴唇湿润,一股液体流进她的嘴里,顺着喉咙,流进胃里,是有人在给她喂水。

又不知过了多久,柳云烟终于可以睁开眼,她缓缓转动着头部,发现这是一个山洞,她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在洞口,一袭白衣站在那里。

“多谢公子相救。”柳云烟身体还很虚弱,说话声细弱蚊蝇,不知不远处的人听到没有。

“看到这些人滥杀无辜,任谁见了都会出手,你没事就好,可惜了,没救得了其他人。”白衣少年朝她走来,柳云烟这才看清他的模样,气宇轩昂,有种说不出的侠气,一时间,她竟有些不知所措。

“小女子姓柳,名云烟,不知少侠姓名?”

“你姓柳?你是柳家的大小姐?”白衣少年微微皱了皱眉,突然没了之前的和善,甚至,带着些杀气。

柳云烟诧异这样的变化,可依然点了点头,“是,我是柳家长女。”

白衣少年站在原地愣了一会,说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叫魏哲。”

柳云烟听到他的姓,心里立刻明白,江湖上,柳家和魏家向来水火不容,具体原因,谁也不清楚,只知道已经争斗百年,如今他们独处一室,难免尴尬。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好好养伤,等伤好了,我会把你安全送回去。”魏哲并没有为难她的意思,“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魏哲转身出了山洞,柳云烟感觉体力不支,又躺了下去。

不一会,魏哲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些浆果,还有一只兔子,他把浆果递给柳云烟,“你先吃点垫垫,等兔子烤好了,再好好吃点。”

柳云烟看他手里的兔子,还活着,于心不忍,“还是放了它吧,太残忍了。”

魏哲白了她一眼,“就你是个女菩萨,难道你平常一点荤腥都不沾?不过是没有看到杀时的情形罢了,荒郊野外,能抓到兔子,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了,怎能浪费!”

说话间,魏哲就已经开始处理兔子,不过还是顾及了她的感受,背过身去,不让她看到。

柳云烟一时语塞,低头吃着浆果。

魏哲生火,烤兔子,不多时,香味便充满山洞,纵使柳云烟,也被这香味引得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来,尝尝。”魏哲扯了一条兔腿给她,她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过来。

轻咬一口,真香!

三天后,柳云烟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魏哲便送她回去,在离柳府约莫五百米的地方,他便不再往前走。

“我就送到这里了,你也安全了,剩下的路,你自己回去吧,还有,不要提我救你的事。”魏哲立于原地,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嗯,知道了,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的。”这几天的相处,柳云烟也是大概清楚了他的脾性,也不强求。

“那倒不用,后会无期吧。”转瞬间,魏哲便隐没在周围的建筑中,只剩柳云烟还站在原地。

“小姐,真的是你吗小姐。”柳府的家丁看到柳云烟时,激动得手里的扫帚都掉在了地上,他急忙往屋里跑,边跑边喊,“老爷,老爷,大小姐回来啦。”

原来,柳府见柳云烟一行迟迟未归,便派人查看,发现他们被埋伏的地方,但没发现柳云烟的踪迹,这几日,柳府派出了几乎所有人四处搜寻,却没有发现丝毫踪迹,正心急火燎之时,却没想,她自己回来了。

柳云烟果真没有说被魏哲救下的事,只说遇到了一个侠士出手相助,救下她后托付给附近的村民照顾,他便离开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柳老爷上下左右仔仔细细打量她一番,确认没有大碍,老泪纵横。

被魏哲救下这事,柳云烟只告诉了自己的弟弟,柳青云,所以他才会拿这事取笑她,可是想来,回来也已经有半个月,心里,却还是念着他,明明知道,他不会记着她的,更何况,两家还是世仇。

夜里,柳云烟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索性,披了衣裳,到院子里走一走。

刚推开门,见一人影翩翩落下,她心里一惊,难道又有刺客?

“谁?”她喊道。

“是我。”来人也不躲闪,径直走上前来,借着屋里照出的微光,柳云烟看清来人,居然是魏哲。

“你,你怎么来了?”她又惊又喜,没想到他还惦念着她,难道说,他心里有她?

“我来看看你的伤是否还有大碍。”这理由虽还说得过去,可送她回来时他就已经清楚,她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但此刻,不管什么牵强的理由,只要能再见到他,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哦,哦,多谢魏公子挂念,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柳云烟脸颊一红,微微低下了头。

“没事就好,那我就不打扰了,走了。”还没等柳云烟缓过神,魏哲便又翩然而去。

难得见到一次,却只说了这么几句话就又分别,柳云烟不免失落,怔怔站在门口,许久不曾挪动步子。

隐秘处,一双眼睛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随后,悄然隐去。

三日后,柳青云约战魏哲。

两人并没有太多言语交流,上来就开打,柳青云招招往要害处去,大开大合,刚烈无比,魏哲虽处防御之势,但滴水不漏,丝毫没有让柳青云占到便宜。

不多时,柳青云便感觉体力不支,心里暗暗叫苦,看来只能拿出绝招了,速战速决,拖下去没有好处。

柳青云一刀轰然而下,飞沙走石,巨大的气浪席卷而来,魏哲一时没稳住身形,掉下了悬崖。

柳青云见他掉了下去,长长松了口气,总算结束了。

恰好此时,柳云烟得到消息赶来。

“青云,魏哲呢?你们为什么要约战啊?”柳云烟一把拉着柳青云,焦急问道。

“他啊,掉下去啦!”柳青云笑嘻嘻看她,指了指不远处的悬崖。

“你说什么?”柳云烟如五雷轰顶,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她走到悬崖边,发着呆,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死的。”

“死不死,你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柳青云在她身后突然推了一把,她一下子掉了下去。

“好了,收工,回家吃饭了。”柳青云不以为意,仿佛一切轻若云烟。

柳云烟醒来时,发觉自己躺在一间小木屋里,魏哲正坐在她身边。

“魏公子,是不是我们都死了?”

“不,我们都活着,而且,以后都会这样活着。”

我们?以后?

这样,也挺好吧!

三天前,柳青云找到魏哲。

“你喜不喜欢我姐?你要是喜欢,就和她在一起。”柳青云开门见山。

“就算喜欢又如何?我们两家的关系,注定不可能在一起。”

“那你别管了,我有办法,我翻遍了老祖宗的典籍,好不容易找到我们两家为什么结仇,百年前,我们的祖宗,居然是因为喜欢同一个女人而争斗,结果这个女人却跟着别人走了,真是可笑。”

后来,便有了现在的事情。

柳云烟起身,下地,推开门,眼前一片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再看看身边的人。

就这样,挺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记录一下看过的和想看的动漫:数码宝贝爆旋陀螺游戏王铁甲小宝弹珠警察哪吒传奇铁胆火车侠劲爆弹珠人四驱兄弟七龙珠魔动王...
    Gao了个J阅读 616评论 0 1
  • 2047.7.18 太原 晴 香君 导师:胡中海 今天我用新的方法与儿子共处了一天,首先,早上起来做了计划,之...
    幸福妈妈雨后阳光阅读 198评论 0 0
  • 周末快乐愿你的快乐都是源于内心深处的快乐。❤
    丁大露阅读 56评论 0 0
  • 这是一天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是我们在一起150天,150天不算短也不算长这半年的时间足以证明很多的东西,原本以为傻...
    远方有个等你的人阅读 1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