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还没有想好(第一次写小说)

  一,梦回 

        自从传出码头附近曾出现过沉船人们就相约到了河滩上淘宝,大个小个的坑铺满了河滩,深的足有1到2米。鹅卵石被被一堆一堆的放在地面上“禁止挖采,小心炸弹”的绿色标牌倾斜的插在河滩旁,听说是因为抗日战争时期扔下的哑弹被人挖到过政府相关部门为了群众的安全将牌子立在这里,不过看来大家对这个牌子是置若罔闻。走在河边本意是忘掉烦恼,忘掉结婚一周的丈夫失踪的事实。28岁的女生在人看来已经不适合在谈爱情了,应该安安稳稳的找个人家嫁了,家庭聚会上七大姑八大姨会反复的说:“女孩子,年纪大了以后就不好找对象了。”回忆掺杂着苦涩的味道。河风吹得头发十分的凌乱,穿着单薄的针织衫崎岖的走到了河边,望着水面的波纹陷入了回忆的漩涡。记得,和他第一次吃饭也是在这江边的餐厅里,他叫集途,带着一副细框眼睛看起来倒像是一个老实踏实的人在博物馆文物研究院工作,在家人的反复撮合劝说中,我妥协了,没过多久便举行了婚礼。可就是在结婚一周不到集途就失去了踪影,手机关机,单位请假,完全的人间蒸发,面对家人的追问,心里的疑惑压得芷乐喘不过气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河滩上寻宝的人们挖出了钱币高兴的样子竟然心中有一丝窃喜的感觉闪过。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失踪让我有一丝解脱的感觉,也许本就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不够爱罢了。

      正想得出神脚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一个踉跄往后一跌顺手扶住了一旁挖宝的男孩。“你要买钱币吗?”男孩问,“我看看你都挖到了什么宝贝?”顺势回答道。男孩将挖到的篮子递给我,翻看了一下,一个半边生满锈迹的铁块映入眼帘,苦笑问道:“你这个也是宝贝吗,看起来不像啊。”男孩抠了抠脑袋,笑着对芷乐说:“要不然你要了吧,我给你便宜点?”我上下审视了一下男孩,一双耐克的帆布鞋整洁的放在书包边上,身上的衬衣感觉虽然有些旧但洗得发白。“大姐,就30块钱,看得上你就买了吧。”我拿起铁块仔细端详,觉得实在锈得离谱但看在刚才扶住了他才索性没有跌倒里就买了吧。“小伙子,我买了。”

      夜幕渐渐降临,芷乐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沙发上,房间里弥漫着郁金香的味道。闲来无事便拿出了铁块用集途的放大镜观察了一番,红色的锈迹布满了表面还有一些绿色的苔藓,突然一条细长的缝隙出现在眼前。好像铁块里包裹着什么东西,这样的想法突然出现在脑海中。这一条缝隙勾起了好奇心,从集途走后就终日心烦意乱,正好现在可以找点事情做让自己忙碌起来时间就不这么难熬了吧,想着想着便翻出了工具箱。用钳子掰开了一层铁皮,里面好像真的有个什么东西,拿过一个小电筒往里面一看一缕金色的反光闪过,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真的是捡到宝贝了?忐忑了一下还是决定打开铁皮。用钳子夹住铁皮用力一扳瞬间弹出了一块东西掉在地上,走近一看惊奇的发现是一个手可以握住的圆球形的小木盒,整个木盒看起来是丝绸般的质地,金丝浮现有淡淡香气,如果猜测得没错这应该是金丝楠木做的。看起来这么昂贵精美的盒子里面究竟会放什么东西呢?这是什么朝代的东西?心里充满了疑问。球形小木盒的顶端有一个小洞看起来是插钥匙的孔,可是那么细的孔是需要一把多小的钥匙才能插进去啊?用力掰了一下根本不可能用蛮力打开这个盒子。折腾了半天还是放弃了,便将盒子放到了床边。

      “这是哪里?我在哪里?”一道强光射到眼睛上,浑身上下不能动弹十分麻木。勉强睁开眼睛,蓝色的天空,天空中还有什么东西在盘旋?口腔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芷乐努力的回想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的身体竟然被沙包裹着平躺在木筏上。恐惧感油然而生,挣扎,不断的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坐在木筏上,而木筏以外是水准确的来讲是湖!坐起来的同时嘴里溢出更多的血流向喉咙,一阵反胃,才意识到嘴里竟然包着一个东西。拼命的想要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用手伸进嘴里抠发现嘴里的东西被固定在嘴里,固定那个东西的是一根细长的铁丝,而铁丝从脸颊两边穿过在中间固定住了嘴里的东西。瞬间,麻木的身体有了感觉,一阵剧痛从脸颊传递到头皮。“芷乐!”“芷乐,快醒醒!”猛的睁开眼睛,结果是场梦。“艾米,你怎么在这里?”“我是看你最近比较恍惚精神状态不太好,怕你出事,今天早上路过你家的时候就顺便上来看看你,还好你密码没改。”艾米和我是从小到大的好闺蜜,小时候玩过家家的游戏就总是我扮爸爸她扮妈妈,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实习工作曾住在我家。“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敲门,可没想到你睡觉这么狰狞看起来是在做噩梦,所以就把你叫醒了。”“还好你把我叫醒了,刚刚做了一个太可怕的梦了。”长叹了口气说道。“你没事就好,那我就去上班了,桌上放了早点记得吃!我先走了。”“嗯!谢谢你”说完艾米就走了。坐在床上的我整个身体还有些僵硬,便起床洗澡。洗完澡躺在床上想起昨天的球形小木盒,随手将它拿起,吭的一下木盒弹开来了,一颗东西弹到脸上,一下一种灼热的刺痛感在脸上晕开。再去找那木盒里的东西竟怎么也没找到了,难道都是在做梦吗?一阵莫名的头晕袭来,又昏睡过去。

      “这是哪里?”一阵强光射到眼睛,用力睁开眼睛,蓝色的天空,盘旋着乌鸦,嘴里还是一股血腥味道,皮肤被沙包裹着。挣扎着坐了起来,用手抠了抠嘴里,不见了嘴里的东西。环顾湖的四周站满了人,有的人头戴毡帽,有的人脚穿皮靴,有的人腰间还配有弯刀,每个人都很严肃的看着木筏。突然人群中冲出一个女子头戴红色长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向湖里冲到湖边喊道“达娜!别恨父亲,都是月归的错,跟父亲没关系,父亲已经被月归杀害了,我救不了你!达娜!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姐姐我都愿意代替你去献给盐泽!”说完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刺到了心脏倒在了湖里。红色的血液顺着她飘在水里的头巾朝着木筏的方向流过去,红色的血液在湖里发出幽幽道荧光有规律的流动在湖里,周边的人朝着湖面跪下叩头。撑起来朝湖里一看,心里一惊吓得往后一仰连人带木筏翻入了湖里。无法呼吸,呼吸停止,芷乐一下乘着坐了起来,刚刚还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那么真实?我不是我,湖里的倒影不是我。

      达娜,月归,盐泽,这几个词在芷乐脑海里面挥之不去。“喂,艾米你和集途都是在博物馆工作应该知道很多历史吧?”想了几天还是给艾米打了个电话过去,艾米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而集途就是她的同事,当时就是她介绍集途给我认识的。“你有听说过达娜,月归,盐泽吗?”我在电话中问道,“达娜和月归我没有听说过,但是盐泽我知道,待会儿我把资料发给你吧!”“嗯嗯,谢谢”。打开短信:盐泽始见于《史记·大宛列传》。《汉书·西域转》称“蒲菖海”。亦名牢兰海、洛普池、纳缚波、临海、辅日海等。元代以后,称罗布诺尔。即今之罗布泊(Lopnur lake)。公元前126年,张骞出使西域归来,向汉武帝上书:“楼兰,邑有城郭,临盐泽”。心里咯噔一下,盐泽竟然真的存在!难道那不是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序章 暮春三月,正是人间好时节,巫山的山道两旁,古柏参天,苍苍峻拔,挺直端秀,凌霄托根树旁,烟花柏顶,灿若云荼。 ...
    AeneasAnas阅读 745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