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6

家的呼唤(1)

沐木

得来片刻的安宁,掐指一算,父亲从发病到住院,至今已经是第九天了。之前,我是没有心思去计算的。

刚好,这几天有闻讯赶来的朋友和同学,还有父亲早年的得意学生,嘘寒问暖,给孤寂的心灵带来了一点亮光和色彩。

更有,好多的微信好友也在手机里问道:为什么不见你的踪影?就连朋友圈都消失了!

还有我供职的公司,大家只是心照不宣,轻轻给出了不是答案的答案:李哥急匆匆地就从公司走了。之后都是在考勤的表格里工整地写上,“请假”二字。而老总却深明大义地告诉我,照顾好老父亲是大事。生而为人,拼命工作,到底为了什么呢?还有我们的直属领导也是在百忙之中,打来电话万般关心。在此对你们表示深深的感谢!

所以,能够静下心来,哪怕片刻也好,还是拿起笔来,诉诸于文字。尽管此刻手中的笔好重,好重……

因为,我知道,世间匆匆,总有那么多人都是为你而来,同样的那么多人也都是我的牵挂,应该有必要给大家一个交代,我心心所念的工作呢?我那希望的田野上,各色的水果呢?我的书法呢?我的文章呢?都去了哪里?——它们都被爱召回了。

本来,上次回家,就应该带父亲住院的,可是看着他精神尚可,饭食尚可,就备了药物托付给母亲,又奔到了自己心爱的工作岗位上来。从那次回到公司到这次母亲的电话,我天天和老师奔波在田间地头,几乎没有片刻的办公室里逗留。因为果农太需要我们了,也就在这次离开,还是没有把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多有歉疚不提。人世间都有好多的不得已。

父亲住院后,通过各位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才得以平稳,才得以好转,在此对我家乡的医院说一声深深的感谢!曾经和主治大夫有个简短的对话,我说,三十年前,父亲陪我来到县城送我读书,我活蹦乱跳,充满新奇。三十年后,我陪父亲来到县城是送他住院,他却迷迷糊糊,什么都不清楚,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样一种人生感触!大夫平静地只回了我一句:这就是你养我小,我养你老。是啊,生命的历程简单到仅此而已。可是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分分秒秒,每一个点滴,都在历练着每一个人,或者美好,或者艰辛,或者苦厄……


本来,像这样的一篇文字是应该有几张照片的,或许更能说明问题。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有心思。望能够得到大家的谅解。淡淡的文字,如同清清的白开水,有时却是生活的必须,无可替代。

有句话说,我来了,你在!如此甚好。反之,你来了,我却不在,就是我的不对。衷心祝愿,我们的未来都会更加美好!我们的明天都会更加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