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5年的恋人回来了!

文|禾甜

图|网络

写在前面的话

8月30号,我在公众号上发了一篇《有多少爱可以等待?》的文章。很多读者要求写出结局。其实,我并没有写结局的打算,一个开放式的结局,让大家自己去想象,去感受。

但最终拗不过大家的热情,才有了今天这一篇《消失5年的恋人回来了!》。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上一篇的结局,更象是姊妹篇,有内在联系,又相互独立。

消失5年的恋人回来了!

01

午夜的街道,街灯、穿梭的汽车和雾气笼罩的街道。这是11月底的一天,她又是最晚离开公司的那一个。

风很大,北方冬天的大风,直接透过围脖灌到脖子里。她觉得冷,但更觉得无聊,于是从包里掏出一根香烟,背过脸,点燃了。这时候,背后有个声音喊她:“Mary,真的是你啊!”……

Mary呼吸一窒,这个声音已经刻入骨髓,深入肌肤,流入血液,五年来魂牵梦萦。mary想竭力控制住全身的颤抖,可是她不能;眼泪将要夺眶而出。

“不能,我不能在他面前流泪。一定不要。”

MARY抬起头,阻止正在奔涌的泪水。大风肆虐过的天空,冷冽空阔,星星点点,它们,见过五年前的浓烈,也在见证五年后的疏离。

MARY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狂嚣,慢慢转过身去。

路灯下,站着五年前的爱人,那个情正浓时不告而别的爱人:青阳。

02

十多年职场生涯,已经练就MARY临危不乱波澜不惊的淡定;但此时,MARY还是没能控制住泪水的奔流。

模糊中,青阳高大挺拔的身形依然如初,他的微笑依然温暖,他的——

渐渐地,MARY 的微笑僵硬了。青阳右胳膊间,一双小手在路灯下越发白皙。那白,刺得MARY双眼疼痛。

“啊,好冷!”MARY将双手举到嘴前,哈出热气,然后在脸上揉搓了一下,将流下的泪水也顺带抹去,然后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到青阳面前。

青阳苍老了许多,瘦削了许多。

“青阳,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青阳半天没说话,只深深地看着MARY,眼里闪过一道微光。直到身旁那个娇小的女孩子轻轻推了推他,他才如梦初醒。

“正巧路过这里,还以为是眼花了呢?果然是你!”青阳的眼光一刻也没离开过MARY。

“你们这是——”MARY觉得每一个字都有千斤重,难于启齿。

“MARY姐,我们——”

青阳旁边的女孩子开口了,声音年轻有活力。话没说完,青阳打断了她。

“我们路过这里回家。你呢?是在这里上班吗?”青阳抬头看看夜色下高耸的大楼。

“是啊。今天加班,刚准备回去。”MARY在心里反感着女孩的说话,讨厌她的自来熟。

“MARY姐住哪里呀?我们送你回去?”女孩子又一次说话。

青阳用胳膊阻止女孩说话的小动作,让MARY心中一痛。她咬了咬嘴唇,极力放松发紧的喉咙:“不用了,我住得很近,一转弯就到了。太晚了,我先走了。青阳,很高兴还能见到你。”

说完,MARY 转身离去。激动、欢喜、失望、悲痛、愤怒,种种情绪在胸中,憋得她快要爆炸。她需要大声喊出来,大声哭出来,但绝对不可以在青阳和那个女孩的面前。她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

03

MARY仓促离去的背影,一直在青阳的眼底跳动,直到她消失在前方转弯处,全身的力气象被抽掉,女孩勉力支撑着青阳身体的重量。

“青阳哥,你——唉!MARY姐会伤心的!”

青阳颓然地坐在路灯座上,眼睛依然注视着MARY离去的方向,沉默不语。

过了好半天,才对女孩说:“小鱼儿,我们也回去吧!”

小鱼儿把胳膊伸向青阳,青阳借助小鱼儿的手,站了起来。

夜幕下,青阳一瘸一拐地向前走着,小鱼儿看着青阳严肃的脸,把准备说出的话又憋了回去。

04

楼间的穿巷风似冰刀,冷透了MARY的身体,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被凝固,连带着声音和呼吸。

五年来,她经常设想着与青阳的重逢,有喜悦、有埋怨,从来没有想到过背叛。

“噢,应该不算背叛吧。他不告而别,本身就说明了他的态度。——那,这五年,我在等什么,等什么呀?——不!青阳不是这种人,他不是的。他肯定是有原因的,肯定是的!——可是,那个女孩又是谁呀?他们刚才说到了回家!"

MARY拢紧巴宝莉纯羊毛大衣的领子,从克罗伊挎包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放在唇间,拿出打火机,抖抖索索地点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对着夜空吐出长长的烟雾。

这也是在青阳走后,无数个不眠之夜养成的习惯。

05

”MARY!这里!”

当MARY走进这家小火锅店的时候,闺蜜小希已经到了。正好是晚餐时间,小店内已经满座。

MARY穿过“咕咕”冒着热气的桌子,走到最里面,被一扇屏风隔出来的半单间。里面除了小希,小希的男朋友,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来来来,坐下再介绍。”

MARY脱下外套,一只手伸了过来,这只手骨骼分明、手指纤细,来自那个陌生男人。

“给我吧,我帮你挂上。”

MARY趁机打量了一下他:身高180CM左右,平头,发质很好,根根油黑;眼睛大而有神,上眼皮处有一道细细的疤痕;鼻子英挺高耸;嘴唇有些厚。此时这张嘴正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右嘴角还有一个浅浅的酒涡。

MARY突然脸上一红,连忙把外套递了过去:“谢谢!“

当时的MARY没有想到,这会成为她与青阳八年情感纠葛的开始。

06

MARY只记得那天,自己很开心,青阳很幽默。听着他与小希男友聊着部队里的事情,互相调侃,互相抹黑,咯咯地笑个不停。

当天晚上,青阳踊跃提出要送她回家,MARY左右为难。她的矜持不习惯自己与刚相识的人走得太近,可又舍不得与青阳告别。

小希知道她的脾气,佯装厉害地对青阳说:”送就送,不许有什么歪心思!“

青阳玩笑似地举起双手:”我保证,与她保持一米的距离。“

那个晚上,MARY觉得回家的路特别短,短到青阳的声音她还没听够,就要分别。

她转过身,青阳也正看着她:”我还有四天假期。如果明天你有空,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爬君山?“

MARY笑了:”好的,明天上午9点,不见不散!“

呵呵,不见不散!在他们的恋爱中,有多少次约定”不见不散“,可最后又有多少次都是约而不见,或者是约时不见的。

MARY知道部队的纪律,从来没有给青阳很大的压力。只是,这最后一次,青阳,你太过分了!

07

路灯下空阔的街道不似白日里的拥挤,一辆越野车以与它标榜时速不相符的速度行进着。

小鱼儿小心翼翼地驾驶着对她来说,体积过于庞大的车辆,用余光瞟着副驾上的青阳。

路灯的光影在他脸上、身上投下忽明忽暗的光斑,而他面色沉静。

小鱼儿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心里,此刻正在经历一场海啸。

从受伤到现在,青阳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好几个来回。在摘除一个肾脏,切掉右小腿之后,才保住了生命。

小鱼儿受命照顾青阳的这几个月里,MARY的名字经常从昏睡中青阳的嘴里蹦出来,小鱼儿熟悉得犹如自己的名字。刚一清醒,他便拜托小鱼儿去打听MARY的消息。

两天之后,小鱼儿将MARY五年来的生活行迹交给了青阳。

青阳一页一页地看得非常仔细,看完之后,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又拿出来看了一遍。那近十页的A4纸,被青阳翻得起了毛边儿。

小鱼儿专门为他找来一个文件夹,将纸张放进塑料袋中,青阳便把文件夹放在了床头,有空就翻翻,百看不厌。

每到此时,小鱼儿就非常羡慕那个叫MARY的女孩,能得到头儿如此的深情。

有时,小鱼儿也会偷偷拿过文件夹,在脑海中推演着那个幸福女孩的工作生活轨迹。在一遍遍描摹之后,小鱼儿惊出了一身冷汗。

08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女孩了,现在的她干练冷静,成熟妩媚,再也不是那个时时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女孩,再也不是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轻声叫着她的名字,就能抚平她身上尖刺的小女孩。

这五年里她经历了那么多事,成长得如此之快。我还能拥有她吗?我——还配吗?

青阳看着前方未知的黑暗,他的心如火在炙烤。以他经过训练的犀利眼神,他看到了她的颤抖,她的挣扎,她的眼泪,她伪装的坚强。

那一刻,他多想走过去,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她,安慰她。可是,右腿被假肢折磨的疼痛,提醒他不能再有任何的冲动。

只是在她面前,他总是会乱了方寸,半年前在米兰是,这次只想偷偷看看她,却情不自禁叫出了声,也是。

09

那次晚间重逢过去了两天,一个陌生电话打断了MARY的思绪。

这两天,对每一个打进来的电话,MARY都满怀期待,可每次都以失望告终。

渐渐地,她也不抱任何希望了,就象以前一样,他会时不时地消失几天,回来的时候都很疲惫,有时还带有淤青和伤痕。MARY除了心疼,什么也不能做。

这次也一样,她只有等待,等待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喂,,MARY姐。我是小鱼儿,那天晚上我们见过。“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对,那个挽着青阳胳膊的女孩儿,MARY的情绪突然很烦躁,声音干涩冷漠。

“你好!你找我有事吗?”

“我想见见你,你有空吗?”

MARY犹豫了一下:“中午12点半,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10

焦躁不安中,MARY走向约定的咖啡馆。

小鱼儿坐在一个角落。好年轻呀!比自己五年前还年轻。现在的青阳喜欢这样的女孩子了?

还没等MARY坐定,小鱼儿就把一个A4大的文件夹放在了桌上。

“MARY姐,我觉得你有必要看看这个。”小鱼儿一脸与年纪不符的严肃。

MARY拿起文件夹,翻阅了几页,心里大惊:“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调查我?”

MARY一激动,站了起来,带倒了桌上的插花瓶。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小鱼儿过来拉着MARY 的手:“MARY姐,你先坐下,你先听我说。”

“这是我们头儿的,就是青阳,不是我的,是青阳哥让我调查的。青阳哥不让我告诉你,我是趁他在做复健的时候,偷偷跑来找你的。”

“复健?他受伤了?哪里受伤了?那天他不是好好的吗?快告诉我,小鱼儿,你是叫小鱼儿吧?”

“MARY姐,你还爱他,对吗?”小鱼儿眼睛一亮,突然明白了MARY的焦急。

“你快告诉我呀,他到底怎么了?”MARY觉得自己一下子回到五年前,每次看到他受伤,心里就会大痛。那种心痛的感觉又回来了。

11

“MARY姐,别急,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先看看文件的最后一页。“

MARY急切地翻到最后一页,上面清晰地印着她最近一次的行程:

2017年2月13日17时,米兰马尔彭萨机场入境

2017年2月13日18时30分,入住米兰达文西酒店

2017年3月10日12时30分,米兰马尔彭萨机场离境

“对,我是到米兰出差。这与青阳有什么关系?”

“青阳哥就是在米兰受的伤。”

“青阳也在米兰?他受伤与我有关?我做错了什么?“MARY不敢置信,这也太离奇了吧。一个五年没见的男友,会在米兰为自己受伤?

”MARY姐,我们有纪律,不能告诉你我们在做什么。你在米兰期间,我们也在米兰执行任务。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在最关键的时候,青阳哥却从隐藏的地方冲了出去,结果对方有所警觉,终止了行动。青阳哥也受了伤。一个持续了五年的行动失败了。”

“他是怎么受伤的?”

“这个——。你只要知道他受伤就行了。至于怎么受的伤?是不是为你受的伤,我也不清楚。

因为他参加过的所有行动,几乎没有失败的记录。那天他为什么会突然冲出去,按他的沉稳和冷静,他不应该犯这样的错。我只能猜测:也许有他很在乎的事发生。

受伤后昏迷,他一直叫着‘MARY’这个名字,再看到你的资料。MARY姐,我也只在猜测。“

12

MARY不敢确定青阳的受伤是否与她在米兰差点遭遇的车祸有关。

那天,两辆相向而行的汽车不知怎么就撞在了一起,反作用力使汽车各自转向,而当时的MARY就在两辆车中间,居然毫发无损。

惊魂未定间,MARY也没在意对面小巷里突然出现的人流,匆忙回到了酒店。

”那天晚上,你却那样对他。你知道吗?他从下午就等在那里了,还让我进去看了好几次,确定你没走,就一直等到半夜。可你却轻飘飘地问一声好就走了。”

“你们不是——”MARY苦涩地说。

“我就知道你误会了。我只是他的一个下属,受命照顾他的。”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阳为什么要故意让她产生误会?难道他——

“小鱼儿,你告诉我,他伤得是不是很重?”

“他——”

“你说呀!你要是为我好,为你的头儿好,你就告诉我。“

”他,他现在只有一个肾,右小腿没有了,装了假肢,正在训练恢复期。“

听到这里,MARY的眼泪止不住了:他没变,他还是她的青阳,那个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让她伤心难过的青阳,那个独自承担苦痛的青阳。傻瓜!

”小鱼儿,他在哪家医院?我要去找他!”

MARY跑出咖啡馆,五年来,她第一次觉得正午的阳光如此明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毕业5年了,由于生娃停了工作一年,没想到重新求职却很顺利,第一天面试就被录取,而且待遇也不错,然而过去这三个月确是...
    长野星辰阅读 4,047评论 54 61
  • 这是2016年的事了。 我们厂一位跟办的男孩,94年的,中专毕业,长相一般吧,刚进厂几个月,我跟他玩得很要好,他就...
    路人甲bababa阅读 1,614评论 6 41
  • 昨天,同学去世已整整九个月了。正好有出差的机会,来看看他的爱人,我的女同学。 见面,彼此相拥,陪着她一起流泪。一直...
    清凉的风H阅读 66评论 0 5
  • 我是在大院的游泳池里注意到她的。我不是大院里的人,但我做代理指导员的派出所和大院相邻,大院属于我们警务范围,所以我...
    七月默涵阅读 7,295评论 64 460
  • 1 夏若云发现丈夫陈小冬出轨,是在他们结婚一年之后,那时候她刚刚怀孕不过两个月。 那天晚上,她倚在沙发上,懒懒地对...
    98Tina缇娜阅读 360评论 3 15